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艾美兒〔日本〕星新一
艾美兒〔日本〕星新一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那個機器人造得實在好。那是女機器人。正因為是人造的,所以要把它造成什么樣子的美人,就不折不扣,是什么樣子的美人。又因為造的時候,把一切美人的優點都網羅在內,所以造出來的,真是一具完美的美人。當然,這美人多少令人覺得冷若冰霜,可是冷若冰霜不也正是美人的一個條件嗎。想來,大概別無他人會動腦筋去制造什么機器人。制造一個只做和真人同樣也做的動作的機器人,那才是愚不可及的事。要有這么些費用,大可以去制造些效率更好的機器,何況這世上失業的人還真不少。造出它當然還是由于趣味。造它的人就是酒吧的主人。大凡一個酒吧主人回到家里,再怎么也不會想喝酒。對他來說,酒是他的生財器材,絕不是拿來自己喝的。喝酒的酒徒使他賺足了錢,又有的是空閑,所以就用來造這機器人。這純粹是趣味所致。正因為是趣味所致,所以造出來的美人也真精巧別致。尤其那肌膚的觸覺,真像真人的一樣,難以區別出真偽來。猛一看,還真比實在的好得多。盡管如此,腦子里卻近乎空空如也。對于這一點,他倒也真的束手無策了。它只能回答的不過是些許簡單的話,而動作也只限于喝酒。造出了這美人后,他就把它拿來擺到酒吧里。酒吧里當然也有桌椅之類的座位,但是為了怕出丑,他還是把它擺到柜臺后面去。來的客人一看是新來的女孩子,總是要佇足和她談談。如果問到的是名字、年齡,她毫不含糊地可以作答,再下去的,就沒辦法了。即使如此,還是沒有人覺察到她竟是一個機器人。
                 
  “你的芳名是?”
                 
  “艾美兒。”
                 
  “芳齡?”
                 
  “還年輕呢。”
                 
  “幾歲啊?”
                 
  “還年輕呢。”
                 
  “所以啦,到底……”
                 
  “還年輕呢。”
                 
  到這店里來的客人到底都是具有相當的教養,所以也沒人會繼續執拗地問下去。
                 
  “你的衣服真美。”
                 
  “我的衣服很迷人吧。”
                 
  “你喜歡什么?”
                 
  “我不知道到底真喜歡什么?”
                 
  “你喝不喝白蘭地?”
                 
  “我喝白蘭地。”
                 
  酒再多,她都照喝。而且從來不醉。既是美人,又年輕,又是一派冷漠的神情,答話更是直率得可以。這樣一傳十、十傳百,到這店里來的客人也漸漸多了。他們找艾美兒說說話,喝酒,也請艾美兒喝。
                 
  “這些客人里面,你喜歡那一個?”
                 
  “我不知道喜歡誰。”
                 
  “喜不喜歡我?”
                 
  “我好喜歡你。”
                 
  “下次有空我們看電影去。”
                 
  “好嘛,我們就看電影去。”
                 
  “什么時候去呢?”實在回答不上的時候,馬上就傳過信號,于是酒吧的主人就會趕到她身邊來。
                 
  “先生,就請你不要再作弄她了。”
                 
  這么一說,大體上客人也都會苦笑著,識趣而退。酒吧主人偶爾也會蹲下去,從她腳跟上的塑膠管子里把酒回收,請客人喝喝。然而,客人始終還是沒察覺出這真相。雖然年輕,倒也穩重,何況從來不喋喋不休地說虛禮,喝了酒也不及于亂,因為這緣故,就愈具吸引力,來的客人也就愈多了。在這些客人里,有一個年輕人。他對艾美兒迷戀得熱昏了頭,來得更是頻繁,而愈是不能遂心,他心里的愛意就愈變得深。如此一來,欠賬愈來愈可觀,終至于無法支付,到頭來為了從家里偷錢不遂,被他的父親痛罵了一頓。
                 
  “你不許再到那酒吧去了。這些,你拿去,把賬清了。不過記住,沒有下次了。”
                 
  為了付清欠賬,他于是又到酒吧來。心想:今晚反正是最后了,所以自己也就多喝了,同時也為了要分手,所以也請艾美兒喝了又喝。
                 
  “我以后不能再來了。”
                 
  “以后真不能再來了嗎?”
                 
  “你不傷心?”
                 
  “我很傷心。”
                 
  “你其實并不真的這樣吧?”
                 
  “我其實并不真的這樣。”
                 
  “從沒有像你這樣冷冰冰的人。”
                 
  “從沒有像我這樣冷冰冰的人嗎?”
                 
  “我想殺死你。”
                 
  “殺死我吧。”
                 
  他從口袋里掏出一包藥來,倒入杯子里,然后把它推到艾美兒前面。
                 
  “你喝了吧。”
                 
  “我喝。”
                 
  在他注視之下,艾美兒喝下了那杯酒。他對她擲下一句“找死是你自家的事”,掉頭走開,背后只聽一句“找死是我自家的事”,然后在向酒吧主人付清了賬后,走出了酒吧。外面,夜已深了。酒吧主人等年輕人一走,便過來對未走的客人打了一聲招呼,說:“現在我招待各位喝酒,請大家不要客氣。”
                 
  說是招待,在這個時間,能讓他用那從塑膠管子里回收過來的酒招待的,其實也不可能再多出幾個人來。
                 
  “好極了。”
                 
  “來吧,來吧!”客人和店里的人都彼此舉杯互干。酒吧主人站在柜臺后邊,也一樣地舉起杯子喝了一口。那天夜晚,那家酒吧一直到很晚很晚都不曾打烊。收音機仍然在不停地播放著音樂。可是,雖然再也沒有人回去,酒吧里卻一點兒人聲也無。終于最后,連收音機也在一聲“祝各位晚安”之后,歸于沉寂。艾美兒也低聲回答一聲“晚安”,然后仍然冷漠地站在那里,似在等待著有人再來與她交談。
 

2013-08-27 10:4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