懺悔〔印度尼西亞〕竹櫻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我飄悠在半空中,迷惑地看著一群警察及記者,在忙著拍照并查看我那僵硬的軀體;突然一陣凄厲的哭喊聲,從外而入,我往門外一看,一群人哭哭啼啼,呵,是媽媽和妹妹,她們怎么了?只見她們奔向我那躺著的軀體。
                 
  “苦命的霞兒呵,你怎么這樣狠心,丟下那未滿周歲的小雄……”媽媽嘶啞地哭喊著。
                 
  “姊,你錯了,你不該尋短見……你以死了結這痛苦,但你可想到,你給小雄幼小心靈的打擊,將使他純潔的心靈蒙上一層陰影!”這是二妹的聲音。我輕飄飄地往媽媽及妹妹身邊擠,并且大聲叫喚她們,但是她們一點兒也沒看見我,只一味地撫摸著我那冰涼的軀體,一面凄慘地哭喊著。我知道我是真的死了。我那苦命的孩子小雄,他一定在哭著找媽媽了,孩子,小雄,我要孩子,我還要抱他,親他,我大聲疾呼,但現在已遲了,陰陽兩相隔,死神把我們分開了……我飄游在半空,我穿過茫茫云霧,我飛越人群,跨過車水馬龍街道,抵達家門,小雄的哭喊聲頻頻傳來,使我萬箭穿心似的,看見淚流滿面的小妹,緊抱著小雄,小雄已哭得鼻紅眼腫,兩只小腳拚命地亂踢,兩只小手死命地亂抓小妹的頭發;我走近小雄,親他的臉頰,并柔聲哄著他:“乖乖,別哭,媽回來了。”
                 
  小雄突然停止哭聲,兩只烏溜溜的大眼睛,到處尋覓,他聽得見我的聲音,他在找媽媽,呵,小雄,小雄,我的心肝寶貝,是媽害了你……天啊,我錯了,我錯了!我為何要自殺?我為什么不為小雄著想?呵,現在木已成舟,無法挽回……“媽媽,媽……呵……”小雄的哭叫聲。我心如刀割地,緊摟著小雄,遲了,一種無形的力量從后面把我揪開,使我踉踉蹌蹌地離開大門;我拚命掙扎,我大喊大叫,我還要找那黑心男人拚命……“親愛的,我剛才接到電話,我的太太自殺死了,我要去處理一下……”一個熟悉的男音傳來。
                 
  “唔……不,你答應過我,要一整天陪我,我不許你走……”一個女人撒嬌的聲音。
                 
  “我的甜心,我去一趟就回來,她已死了,你就是我堂堂正正的太太了,這時,你要我留多久就多久了……呵,你的皮膚滑溜溜的,又香又白又嫩,我多想整天抱著你,吻著你……”
                 
  “噢……唔……”一陣女人的嬌喘聲。無形的力量越來越大,我跌進了一個黑暗的深淵,遠處傳來斷斷續續小雄凄愴的哭喊聲:“媽媽,媽媽!……媽……媽!……”

 


網載 2013-08-27 10:52:44

[新一篇] 斜陽〔印度尼西亞〕冰湖

[舊一篇] 他只有一百盾〔印度尼西亞〕北雁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