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為連理枝〔印度尼西亞〕高鷹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傍晚,正當敏哥在庭院乘涼,突閃出一個身穿黑衣的彪形大漢,以粗黑的雙手卡住敏哥的脖子咆哮著:“魔鬼!敢再來調戲我媽,我要你的狗命!你別夢想侵占我的住宅。”
                 
  說完,在敏哥臉上猛摑了個巴掌,便走開了。敏哥臉兒發麻,嘴角溢血微帶顫抖。
                 
  “莫名其妙,我又沒做虧心事……”這場風波很快傳開了,左鄰右舍在議論紛紛。一位長老說,敏哥年紀七十多,其妻也死了三四年;而鳳姐也年逾花甲,守寡也快十年了。今日他們倆相好,是好事,應成全他們才對啊!她的敗家子也太過分了,簡直目無尊長。鳳姐得悉后,氣急敗壞地譴責了兒子:“欺人太甚!敏哥是好人,媽做人堂堂正正,我的事甭你管;你不務正業,還是多管自己的事吧!房子屬我,我還沒死呢,輪不到你說話!”說完,氣沖沖地離開了家。她給敏哥撥了個電話:“阿敏,傷勢嚴重嗎?真不好意思,你不必怕他!明天是禮拜三,我們去練'查查查'健身舞,別忘了呀!拿起勇氣來吧!”
                 
  “沒事,謝謝你鳳姐,明晚見。”
                 
  練完查查舞,已是晚上十點多了。歸途中,敏哥有點害臊地將小信封塞到鳳姐的手:“別先拆開,我這兒先下車……”當車駛至家門口,從門前的一棵枝葉茂盛的樹上,跳下了一個可怖的黑影。
                 
  “狗雜種!有本事出來!快出來!”
                 
  “想干什么,吃飽了無聊,給我滾!”鳳姐打開車門跳了下來,擺動著手指大罵。懶漢碰了一鼻子灰后,夾著尾巴溜了。鳳姐回房后,小心翼翼地拆開了小信封,一看,現出四個筆力剛勁的毛筆字:“愛心不移”,鳳姐將信貼在胸口,喜在心頭。這一夜,激動、興奮、幸福交織在腦海中……禮拜拂曉,鳳姐早已起床。這時,敏哥已在車站等候著。他們倆手牽手來到了多情的覆舟山下,參加了“永恒”越野爬山隊的活動,走了約莫一個小時,在松濤的呼嘯聲中,他們倆登上了連旺“少女峰”,在綠色草地上雙雙坐下憩息。眺望那林木蒼翠、萬紫千紅的萬隆山坡,他們倆像有說不完的話兒,時間也仿佛閃電般消逝。敏哥似心事重重,他東張西望后,飛快地在鳳姐紅潤的臉頰上深情地親吻了一下,鳳姐眼疾手快地也將內寫有五個神秘的字的一封信遞給了敏哥,還再三叮囑,回家后才可打開。不覺,天下起陣陣喜雨,颯颯的山風帶來了幾分寒意,他們倆肩靠肩、手攜手,同撐一把雨傘走下了山。敏哥挽著鳳姐的手送她回到了家。這時,兩人的身影遠遠就被懶漢看見了,他自討沒趣地閃避遠去。

 


網載 2013-08-27 10:53:02

[新一篇] 大慈善家的父親〔印度尼西亞〕歌林

[舊一篇] 斜陽〔印度尼西亞〕冰湖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