墳前〔印度尼西亞〕金梅子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秋云是在子晶逝世后第三個月才來到墳前憑吊。墳場荒草凄凄,蟲聲唧唧,不是清明節,四周一片寂謐。她悄悄地移步墳前,將一雙呆滯的眼光投向墓前的碑石。光潔的云石板上刻著一行秀氣的草書:“在此長眠著,我這一生惟一鐘愛的妻子——子晶!”很新穎的墓碑,很高雅的構思,很富詩意的紀念,死心塌地的癡情……一絲冷笑浮上秋云蒼白的臉龐,冷笑中含著深深的哀怨。子晶,一個活活潑潑的女孩子,曾經是自己如膠似漆的膩友,亦曾是自己反臉相向的情敵;浩與自己交往三年,卻在最后的時刻背棄了她,投向子晶。而今天,三年來情書中頻頻為她歌頌的字眼:“我此生惟一鐘愛的你”,卻很詼諧地鏤刻在子晶墓前。男人……秋云系緊絲帶,打了個寒噤,轉過身,正想離去。驀地——“秋云,你也來了?”一聲熟悉的問訊發自身旁。她舉首一望,失聲輕呼:“浩……?”浩點點頭,臉上掛著笑容,還是那么英俊,瀟灑。
                 
  “子晶走了,先我們而去,她罹了乳癌。”
                 
  “我知道,”秋云微微點頭,視線卻投向一旁站立的少女。
                 
  “這是我的新夫人,”浩笑笑,語音有點不自然:“家里人要我重娶,他們說,百日內不娶,要等三年……”秋云默然不語,一絲冷流掠過心頭。浩回頭牽過少女:“倩倩,過來,我給你介紹……”秋云木然凝視,沒有伸出手去。她默默地朝墓碑投上最后一眼,然后漫開步子,離去。……
 


網載 2013-08-27 10:53:53

[新一篇] 廟內,廟外〔印度尼西亞〕金梅子

[舊一篇] 智擒偷情賊〔印度尼西亞〕林萬里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