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教我的〔印度尼西亞〕雯飛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當她發現放在旅行袋內剛從銀行提回的數目不少的款項忽然不翼而飛時,震驚得差點昏了過去。怎么不呢?那是她千里迢迢,別離家人遠赴雅加達的主要目的,準備替夫家采辦貨品的一筆會款啊!她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會是誰偷去的呢?她沒有娘家,母親早在她童年時就過世,父親在她剛披上婚紗也走了。她每次回來,就住在二弟家里,二弟尚未成家,從小刻苦耐勞、省吃儉用,雖然讀書不多,卻靠勒學老實頗得老板賞識信任,如今他在事業上已有了一點成就,并且實現了他的愿望——把分散各地的兄弟匯合起來,給予生活上、工作上的扶持。她對這位弟弟早就佩服得五體投地,反之對其大哥自小懶惰成性、好逸惡勞感到極度厭惡。憶起小時候,大哥常帶她和二弟逃學,教他們偷拿停放在路旁的轎車內掛著的裝飾品,教他們偷摘別人家籬笆內的花果,教她們偷表弟妹的玩具,在游泳池的更衣室里偷朋友的錢……。她記得那年她將要隨夫遠飛外島謀生的前一天,接獲大哥因開空頭支票而被捕入獄的消息,她與二弟同去牢里探望,見到穿著深藍色獄服的大哥低垂著頭走出來,她的心有多沉重。此刻,輪到她這個做妹妹的錢被偷了,真是豈有此理!難道大哥竟連兄弟情義也不顧了!傍晚,餐桌上,只有她與二弟、大哥三人一起進餐,不見三弟。大哥像往常一樣,一副吊兒郎當模樣,嬉皮笑臉,說話不著邊際的談東扯西。她緊繃著臉,心中罵道:哼!你別來這一套啦!一副泰然自得無罪狀!她極力盤算著如何開口提穿大哥的罪行,終于……“哥!請你別再假惺惺了!拿來!還給我!”她努力迸出這句話,心激烈的跳著,唇有些抖。畢竟他們已離別了十多年,手足情被歲月所沖淡,本來還有一絲絲的兄妹情,如今因著那筆錢的失蹤使她在極度憤慨、悲痛、沮喪下不能自制而不顧一切了。
                 
  “什么?”幾乎是同時,大哥和二弟異口同聲地說,空氣頓時凝固。
                 
  “我的錢呀!明天我要去采辦雜貨的現款……”她歇斯底里的喊,她的喉頭哽住,委屈、悲憤、難過、痛恨使她再也無法說下去,伏在桌上抽泣。二弟嚴厲地注視大哥:“你?”
                 
  “不是!我沒有拿,發誓!真的!”大哥分辯。忽然,他望著三弟的空位……猛然記起什么,恍然大喊一聲:“是三弟!對!一定是他,我剛才看到他和一群朋友朝XX賭場走去……”果然,他們從三弟的衣柜里搜出XX銀行紙袋,而里邊已是空了。她瞪著窗外,眼前仿佛看到當年的那一幕……她牽著四歲的三弟,漫無目的地逛游著。家中已多天沒有炊煙了,十一歲的她帶著他出去“找食”,有時到親戚家里吃一頓,有時跑去媽媽生前好友家里……。那天,當他們走過巴剎那一排賣玩具的小鋪前,三弟忽然硬拖著她的手,指著地下擺著的那輛木制小汽車叫著:“我要!我要!”告訴他,姐姐沒有錢,他不懂,一直哭鬧著,她靈機一動,對他耳語一會就放下他先走一步。豈料,她剛走五、六步,后邊就傳來三弟的哭喊聲,只見三弟被一個中年人拉著耳朵惡狠狠地咒罵著,她趕緊走回去,試圖幫他“解圍”,便假假地責怪他:“你不可以隨意拿人家的東西呀!”三弟邊哭邊指著她:“剛才是姐姐教我的嘛!嗚……。”

 


網載 2013-08-27 10:54:27

[新一篇] 關心別人〔印度尼西亞〕意如香

[舊一篇] 舊瓶〔印度尼西亞〕莫名妙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