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小城故事吳儂軟語溫婉人心的力量
字體    

余秋雨談閱讀:用大部分精力去搜尋第一流好書
余秋雨談閱讀:用大部分精力去搜尋第一流好書
jdsyy19612003     阅读简体中文版

http://ebook.tianya.cn/menu/44251.aspx

作品簡介

通過對余秋雨的六部散文集的閱讀和評說,表達自己對于中國文化和世界文化的看法。

余秋雨真正體會閱讀樂趣 才能變成終身所愛

 

 

 
 

    雖然沒有新書,余秋雨仍為南國書香節上的讀者簽名。

    讀者們最喜歡的余秋雨作品,仍然是《文化苦旅》。

 

    南方日報記者 吳敏 見習記者 鐘琳 楊逸

    核心提示

    “快樂的閱讀非常重要”,在南國書香節期間,著名文化人余秋雨與千余名讀者展開了一場有關“快樂閱讀”的對話,他一再和現場的讀者朋友強調,唯有真正體會到閱讀的樂趣,才可能將這個行為變成終身所愛。余秋雨通過自己的閱讀感觸和經驗,告訴了讀者5條有關“如何做個快樂的讀書人”的方法。

    方法一:

    要想快樂先給閱讀瘦身

    余秋雨將快樂閱讀比作瘦身減肥。“如果一個人非常肥胖,不能運動自如,那么他一定不是快樂,讀書也是一樣。”余秋雨如是說。他進一步表示,現代人被要求讀太多太多的書,他們處于營養過剩,這并不是一個健康的狀態。“古代的大師和我們相比大不相同,他們讀的書比我們少太多了。我們現在的身體結構告訴我們,多并不代表就是好,我們必須要減肥,做一個健康快樂的人。”余秋雨認為,現代人早已被煩雜的信息鉗制,失去了生命的自主性,很少有人能夠再去觸碰生命中那些遼闊的空間。

    對于“瘦身閱讀”的重要性,余秋雨做了一個生動的比喻,“人家會給你夾很多菜,你不吃也得吃,這是禮貌。但我們更愿意根據自己的喜好去選擇。”閱讀其實和吃飯是一樣的,每個人都以他的興趣為出發點,“我們現在去搜集大量的信號,生命就耗費在無意義的尋找和比較中。放下手中的書本,看看藍天、看看小河,安靜地思考與回味,才能將閱讀的內容內化為知識和智慧。”

    方法二:

    不要把時間浪費在“平行閱讀”上

    余秋雨認為,很多人都對閱讀存在一個誤區,那就是“平行閱讀”。其實不然,“讀書要讀高于自己的書,那才是一種快樂,人的快樂源于仰望”,余秋雨表示。他笑言,現代人將太多太多的時間消耗在“平行閱讀”上,在這個過程中人們只是感覺到舒適,大不同于快樂。“我們要學會平視,但更要仰視,仰視才是閱讀的快樂所在。”對此,余秋雨給出了他的建議。他認為讀者可以去搜尋第一流的好書,雖然這個閱讀的過程會有點累,但是越過荊棘,方能見到最美麗的風光。“能和人類的一流大師進行交流,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如果你沒有意識到這點,只是對每天網上發生的事情漂亮的語言感興趣,是非常局限的。我的經驗告訴大家,第一流的讀書與第二三四流的讀書,差別很大。第一流的書邏輯清楚、敘述簡明,有非常好的理性結構,可能一開始讀是難,但是與邏輯混亂、前后矛盾的三流書籍相比,優劣便不可同日而語。

    最后,余秋雨表示,文學榜單可供參考,但是千萬不要被榜單左右。“以前,曾經有人問過我,怎么才可以讀這么多書?我的答案是人的目光要放得廣博一點,所有領域的經典都盡量去接觸。”另外,余秋雨表示,榜單上為我們提供的選擇是快樂閱讀的重要借鑒,但絕不是唯一。“我那時讓北大的學生給中國的唐詩排序。每個人都是不同的。最后統計,第一名是李白,第二名是杜甫。第三名有點爭議,白居易和王維,最后因為女生多,王維取勝。第四便是白居易。從這個例子就可以看出來,很多排行都是主觀的。對此讀者可以通過閱讀,感受作家的知識結構,然后再進行進一步選擇。”余秋雨說。

    方法三:

    閱讀就是發掘自我的過程

    “閱讀必須要選擇自己喜歡的,你的主觀性并不是你的缺點,反而是你的優勢。”余秋雨表示。他認為,當一個人表現出對某個人物、作家的喜愛,是因為這個人在身體、思想等方面,與這個作家有著同構關系。如果喜歡得不得了,希望抓住他的所有的東西,把他在國外的書、東西都找來。這就是兩個人之間存在著同質關系。“其實找書就是找自己,我們經常不了解自己,那是因為沒有通過閱讀深挖自己。相同道理,我認為,作家不需要因為讀者不喜歡你的作品而感到沮喪,這種同質同構的關系其實有多有少,無需強求。”余秋雨更進一步解釋。所以,余秋雨一再強調,快樂就是對自己的喚醒,對生命高雅之路的探尋。他教誨讀者,千萬不要強迫自己看不喜歡看的書,也不要強迫自己看別人都看的書。這是因為,每一個人的生命結構都跟別人不同,生命的地窖中所藏的東西也跟別人不同。“只有按照自己的標準去尋找書,才會擁有無與倫比的快樂。”余秋雨再三表示。

    方法四:

    少些八卦,多些高貴

    余秋雨認為讀書人要做到透明,擺脫不必要的敏感。敏感是妨礙快樂閱讀的原因之一。“我們現在容易八卦,探究別人的隱私。”余秋雨批評當前國內的文化風氣,他認為這種“敏感”無助于文化的發展,反而削弱藝術創作的靈感:“我們的神經的敏感度是非常寶貴的,你在這兒用了,其他地方就沒辦法敏感了。”

    對余秋雨來說,文化、藝術和人生的苦難之類的問題,才是真正值得人們敏感的對象。“我們的高貴性不是去打聽一個事情的細節,而是我們會在內心深處思考一些復雜的問題。”流行的、多余的敏感,不僅傷害藝術的發展,也造成人與人之間的傷害。當今“造謠”之風盛行,正是迎合了魯迅所說的“看客”心理。人們總是非常期待看熱鬧,就會產生專為好事之徒炮制的謠言。“對大家都在瘋傳的事件、人物、書籍等,大家要警惕,要學會判斷。”余秋雨補充道。

    “流行,一般都是淺層的,很少是深層的。無論是中國外國,一流的大師放在現在海選,沒有一個會選上的。”余秋雨認為,真正經典的文化很少在它所在的時代具有影響力,然而,真正的經典,也是不可能靠流言蜚語堆砌出來的。“我們現在再多的傳聞,也無法把一個人推到大師的位置。”

    “我們要尋找真正有價值的高貴。”余秋雨認為,正如本屆書香節的口號“讓閱讀成為時尚”所言,一個地方只有在認真而快樂的閱讀成為時尚時,它的素質才真正地塑造起來,表明這個地方會有高貴的可能。“我們要把短暫的青春,放在偉大的文化上,而不是那些層次不高的地方。”余秋雨如此總結道。

    方法五:

    “讀萬卷書”和“行萬里路”都不可或缺

    余秋雨大多數作品都是在實地考察的基礎上寫成的,其內容包含不少對人生和社會的思考。在他問到怎樣看待“快樂閱讀”和“痛苦行走”之間的矛盾時,他說,人世間的苦樂都是相對的。他以自己的中東之旅為例,通過不同文明遭遇的對比,對民族文化產生更多的認同感。“所以,我也在快樂當中,不是苦難中的。大家看到我這個人就明白了,我走了那么多的苦難的地方,現在還是快樂的。”

    對于閱讀和行走之間的關系,余秋雨認為“讀萬卷書”和“行萬里路”都是不可或缺的。在他看來,“路就是書,書就是路”,兩者并無區別。通過實地的考察,更能完善個人自己的思考。余秋雨還勉勵青年朋友要更多地去游歷,體驗無法從媒體感受到的現場氣氛,打破自己的局限,獲得更廣闊的視野,也對人生有更深刻的認識。

    (圖片由南國書香節組委會提供)

余秋雨就如何做一個快樂的讀書人在做講座。

  南國書香節第三天 余秋雨、倪萍、樂嘉、南派三叔、蔡瀾、季小軍等多位專家應邀到場

  本專題撰文\記者黃丹彤 通訊員聞香 圖\記者倪黎祥

  南國書香節昨天進入第3天,早上8點40分,記者現場看到,步入廣州琶洲展館南國書香節主會場的近百米廊道,被提前趕來的讀者全部塞滿。昨天也是本屆書香節“名家大講壇”、“讀者見面會”集中的一天,余秋雨、倪萍、樂嘉、南派三叔、蔡瀾、季小軍等多位應邀專家到場,與逾10萬讀書人在羊城共度一個讀書大周末,盛夏的廣州琶洲展館,喚起一股售書人、讀書人、評書人、藏書人全民參與的讀書熱。

  盡管主辦方沒有公布進場總人數,但全天駐守現場的本報記者留意到,位于各個展館之間的琶洲會展中心的200多米長的珠江散步道,從上午9點開館到下午5點半,滿眼望去盡是流動的人流。在“名家大講壇”、“讀者見面會”等人流密集場所,工作人員采取多種措施嚴格限流,現場秩序良好。

  余秋雨為讀者“指點迷津”

  “快樂閱讀”要瘦身也要仰望

  專題演講

  “瘦身和減肥,抬頭與仰望,明確的排序,返回到自己,再去除多余的敏感,這樣的閱讀才能充滿快樂。”出席本屆南國書香節“名家講壇”的當代文化大師余秋雨先生昨天上午與現場近1500名讀者進行了兩個多小時的交流,分享他“快樂閱讀”的經驗。這是余秋雨第一次出席南國書香節,他說,本屆南國書香節提出“讓閱讀成為時尚”的口號,事實上,“認真、快樂地去閱讀一旦形成一種南國的時尚,這個地方的素質就塑造起來了,表明這個地方會有高貴的可能。”

  瘦身減肥:

  周邊99.9%的信號與我們無關

  開講之前,余秋雨先講了自己的親身經歷:前年在杭州一張報紙上刊登出一則新聞,有位老太太保存一張余秋雨7歲的照片,我的老師終于找到了!

  老太太80多歲了,她跟我說,當初她才小學畢業,教我們小學是不合適的。我說,從現在的標準看不合適,可我現在閱讀的快樂正是您教給我的,受益終生。您當年帶領我們到山間、到田頭,去朗讀、去造句,我們快樂極了,正是當年我的這位老師,引導我走上“快樂閱讀”的道路。

  余秋雨接著與讀者分享了自己的快樂閱讀經驗。

  快樂閱讀好比身體的“瘦身和減肥”。一個人非常肥胖的話,也很難快樂起來。同樣,我們不快樂很大問題是讀的書太多。我們現在讀了很多古代經典。而古代大師們讀的書肯定比我們現在讀的都少。因為當時沒有那么多書,當時是竹簡,一個竹簡上刻的字是很少的。古代說一個人讀了很多書叫做“學富五車”,那時的車很小,5個小車裝的竹簡,一共的文字是很少的。

  生活中我們會發現,必須要減肥,才能做一個健康快樂的人。網上有各種各樣的信號,看很多肯定是一個不快樂的人。因為你被很多信息充斥著。你以為你占有了這些信息,其實是它們占有了你。

  記得我剛進大學時,圖書館的老館員跟我講,“我從你們借書的選擇就知道你們將來有沒有出息。整天經常借書的,將來基本沒有出息;每天都來借書的,一定沒有出息;而那種循序漸進、慢慢借閱的,更容易成才。”我曾經呼吁為文化做減法,瘦身減肥是快樂讀書的重要點。

  有時候,停止閱讀,看看藍天、看看小河,安靜去思考生命的價值,自然界的黃昏和早晨,這樣的文化感覺就自然有了。美國一項調查顯示:我們周邊的99.9%的信號與我們無關,而且1分鐘之內就會忘掉。

  學會仰望:

  用大部分精力去搜尋第一流好書

  要學會抬頭與仰望。閱讀真正好的書,這也是快樂。閱讀的快樂產生在仰望之中,只有接觸高于我們水平的老師,才能獲得快樂。

  俄羅斯總統普京在他辦公室寫著:我要仰望星宇。康德、雨果都講過這些話,人類的驕傲就是仰望無盡的星宇。只關注跟你差不多的人,你可能會嘲笑他們,實際上,你的快感是非常有限的。

  我建議大家把大部分的精力去搜尋第一流的好書。我們的老師、出版社也要做這樣的工作。要學會穿過輿論的沼澤地、灌木叢,看到美麗的景象。你想成為一個受人尊重的人,關鍵點就必須要看受人尊重的書。如果你只對每天網上發生的事情,用漂亮的語言去評論,這是非常有限的。

  懂得排序:

  在每一個領域都去讀最好的經典

  有人問我是怎么讀了這么多書?我想說,你努力看得廣一點,在每一個領域都去讀最好的經典,不用讀得太多,然后你就可以有與高水平人對話的能力。車爾尼雪夫斯基寫過一本書叫《怎么辦》,里面塑造了一個人有著車爾尼雪夫斯基的理想,他做了工人,想學俄羅斯的詩歌,他就打聽哪些是俄羅斯最杰出的詩人,這些人哪些作品是最經典的,他就重點去讀。詩歌解決了,他就再去這樣找小說。他不斷地在不同的領域搜索最經典、最高層次的星辰,他就成了俄羅斯文學界的高層次學者。

  我們會看到很熱門的書,一排序后,你發現這本書跟你書架中的某本書知識結構相似,那么你就知道不需要了。

  返回自己:

  選擇你喜歡的而不是聽取老師的

  返己也不可少。文學作品中第一流的作品太多,必須選擇你喜歡的,而不是聽取老師的。你要知道強扭的瓜不甜。盡管一本書是第一流的,可是你看不下去,這是不對的。我遇到過很多這樣的事情。比如俄羅斯文學,托爾斯泰、高爾基等;我非常的喜歡,百讀不厭。但是,法國的巴爾扎克,我不喜歡,我知道他們是經典,可是就是不喜歡。

  世界上第一流的作品很多,沒必要選擇第二、三、四流的。當你喜歡古代的一個偉大人物,你喜歡得不得了,希望抓住他的所有的東西,把他所有的書都找來。這就是有著同質關系,你找書就是找自己。

  有人會喜歡希臘的悲劇、歌德的詩歌;有的人很小的時候喜歡《紅樓夢》,你內心中某一些因素被這本小說所提煉。你拉住這些小小的同質因素,找尋相近的讀者群,慢慢地擴大。有些讀者,不喜歡你,你不要傷心,這是正常的,因為同質結構有多有少,無需耿耿于懷。在人類歷史上,快感是淺層的,美感是深層的。我們不要放棄自己,不要懷疑自己,要用自己的坐標去找尋書籍。不要打亂自己的生命結構,既然一個作家讓你這么多快樂,你要慢慢地靠近他。

  擺脫敏感:

  做一個快樂的讀書人

  做一個快樂的讀書人,就要做到透明,擺脫不必要的敏感。帶有太多的敏感,在看書時,你就不會很快樂了。我們現在容易八卦,探究別人的隱私。我覺得這些了解一些也可以。總體而言,要透明點,不要太敏感。

  我的經驗是對大家都在瘋傳的事件、人物、書籍等,大家要警惕,要學會判斷。流行,一般都是淺層的,很少是深層的。無論是中國、外國,一流的大師放在現在的海選,沒有一個會選上的。

  我們現在再多的傳聞,也無法把一個人推到大師的位置,我們要尋找真正有價值的高貴。

2013-08-27 13:3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