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黃埔軍校 “黃埔慈母”廖仲愷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黃埔慈母”廖仲愷
  校黨代表廖仲愷廖仲愷身兼黨政要職,是國民黨的絕對核心人物。從黃埔軍校籌備開始,廖仲愷就極力運籌,不厭其煩的催促蔣介石來廣州主持大局。可是后來蔣介石還是不辭而別離開廣州,廖仲愷只好代理黃埔軍校籌備委員會委員長。
  當時廣東是很富庶的省份,可就是在這樣的省份,軍費開支卻得不到保證。黃埔軍校創辦時,廣東革命政府地處廣州一隅,陳炯明殘部盤踞惠州,鄧本殷軍閥霸占南路,廣州地區則有滇桂軍閥掣肘。這些軍閥橫征暴斂還截留稅款,廣東革命政府財政收入有限,經濟十分困難。經費沒有來源,黃埔軍校的建設和運作總是捉襟見肘,籌款難以為繼,學生一日三餐的伙食都不能保障。
  廖仲愷是著名的革命家,正氣凜然,可是為了解決軍校開辦經費,提供師生們衣食住行所需款項,不讓黃埔學生斷炊,他只好與滇桂軍閥周旋,蒙受委屈。他經常求助于當地軍閥,甚至常常要在夜里到滇系軍閥楊希閔的鴉片床前等他簽字,然后才能領到解決學生吃飯問題的款項,送往軍校。有一天,廖仲愷忙到凌晨4時才回家,廖夫人何香凝燒了3次洗澡水都放涼了,不免有些意見。廖仲愷含淚說:“我晚上在楊希閔家,等他抽完大煙才拿到這幾千元,不然黃埔學生再過兩天便無米食了!”堂堂國民黨大員為了黃埔軍校,真是忍辱負重,連尊嚴都放棄了。如果款項不夠,廖仲愷還拿出自家積蓄,實在不行了甚至四處借貸。但只要軍校經費告急,他卻總是說:“經費由我負責,你們一心搞好學習和訓練就行了。”
  黃埔軍校學生為校黨代表廖仲愷送殯廖仲愷之于黃埔軍校,一如慈母之于其愛子。廖仲愷在大會上對黃埔第1期學生講,“這幾天大家能夠開飯,是何香凝把自己的首飾拿去抵押,才能在東堤糧店買到數百担大米。”何香凝的一顆鉆石戒指值數萬元,所以抵押后能買數百担大米。張治中在《黃埔精神與國民革命》一文中,記載說:“當初我們在那小島上面,第1期學生500多人,都是各省各地的熱血青年,然而可憐得很……我們的教育器材是不夠的,武器彈藥是不夠的,馬是沒有的。這還不講,就是一天三餐的伙食,還是有了早上不知道晚上,有了今天不知道明天……我們常常聽到廖先生同我們講起籌款時種種困難的時候,他幾乎落下淚來。他曉得本校明天的伙食沒有了,今天就會四出奔跑設法,一直到下午八九點鐘,還沒有得到一個錢的時候,他只好跑到軍閥的公館里面去要。”
  為了培養革命軍隊的骨干,廖仲愷經常到軍校親自任課、講演。他語重心長地向學生們講述進軍校學習不是為了做官的道理,說:“大家要曉得為什么進這個學校,并不是為做官,為拿指揮刀才來進這個學校。如果為國家出力,或者做官也是有的。不然,若專為做官而來當本校的學生,縱使畢業出去,當了一個司令、軍長,難道就算革命成功了么?穿了一身軍裝。拿了一把指揮刀,就算革命成功了么?要是革命不成功的時候,我認為就是有穿有吃也是糟。”廖仲愷先生不僅是這樣教育學生,而且他自己就是這樣身體力行的。他身居高位,不擺架子,為辦好軍校,不辭勞苦,做了許多工作。張治中在《黃埔精神與國民革命》一文中這樣綜述道:“大家沒有飯吃的時候,就由他去籌劃,所以我們想到當時的這種情形,廖仲愷先生真是‘黃埔的慈母’。”
  黃埔軍校師生贊譽廖仲愷是“黃埔慈母”,可見廖黨代表為黃埔軍校所耗心血之濃。
 


網載 2013-08-27 16:07:03

[新一篇] 中國黃埔軍校 蔣介石黃埔島上“登高立馬”

[舊一篇] 中國黃埔軍校 孫中山五上黃埔島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