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中國黃埔軍校 以俄為師,以爭主義之勝利
中國黃埔軍校 以俄為師,以爭主義之勝利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以俄為師,以爭主義之勝利(1)
  有了政治教育方案、計劃及大綱,還不等于政治教育已具體實施,要把教學方針變為現實實踐,還需要多方面的努力,黃埔軍校的政治教育之所以取得了顯著成就,除了有既定的政治教育方針及安排計劃外,還有一套具體實施政治教育的保障措施及方法和組織。
  當時,國共兩黨的許多重要人物,無論是在軍校任職的,還是沒有任職的,對軍校的政治教育都十分重視。孫中山在開學演說中,明確地闡述了學習政治和研究革命理論的重要意義,指出:“如果沒有革命志氣,不研究革命道理,像滿清末年所練的新建陸軍,都有精良的長槍大炮,海軍有很堅固的戰艦和魚雷艇,卻總不能發揚革命事業。”他還著重講述了學習的方法,說:“要造就高深學問,是用什么方法呢?造就高深學問的方法,不但是每日在課堂之內,要先學先生所教的學問,還要舉一反三,自己去推廣。在講堂之外,要須注重自修的功夫,把關于軍事學和革命道理的各種書籍及一切雜志報章,都要參考研究。”孫中山非常關注黃埔軍校的健康發展,他在日理萬機之余,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到位于軍校中心的“學海樓”小住。軍校本著他的要求,嚴格掌握“政治與軍事并重,理論與實際結合”的教學方針,由環境設施到訓練內容都注重灌輸革命精神。
  政治部秘書聶榮臻中國共產黨人對于黃埔軍校的政治教育,始終十分重視,并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周恩來在主持軍校政治部工作時,更是特別強調軍隊進行政治教育的重要性,他認為:軍隊政治工作,主要是進行政治教育。他希望全校學生要“努力研究主義”,“不要自高自大,要虛心求學,以達到學業成功,而實行革命。”周恩來除了親自講課、作報告之外,還邀請毛澤東、張太雷、蘇兆征等人到軍校講演。課堂上,共產黨人是學生們的好老師;平時,他們又是學生們的好朋友。如“周恩來主任晚上找學生個別談話,不論共產黨員還是國民黨員都一樣找了談。”共產黨人那種平易近人的革命家風度和高尚的革命思想境界,深深打動著學生們的心,激勵著他們努力學習,不斷進步。
  黃埔軍校創建時,“以俄為師”,在校中設立了專門政治機構及政工人員。軍校的一切命令,都由黨代表副署交校長執行,未經黨代表副署的命令完全無效。政治部負責全校的政治思想教育工作,政治部主任是黨代表的參謀長,在特殊情況下,可代行黨代表職權。軍校學習列寧創建紅軍的經驗,建立黨代表和政治工作制度。“這種制度是中國歷史上沒有的,靠了這種制度一新其面目。”這種政治制度的建立,是新軍隊區別于舊軍隊的一個顯著標志。
  軍校政治部專司政治黨務教育宣傳等工作,對學生的政治教育起著最高的領導地位作用。軍校第一任黨代表廖仲愷,是孫中山的親密戰友,新三民主義的忠實執行者,國民黨左派領袖。政治部主任在開始時是戴季陶,不很稱職,致使“政治部很清淡”,由于戴只鉆“奧深理論”,對軍校學生的實際卻了解不多,軍校政治工作沒有什么開展。后經校黨代表廖仲愷、校長蔣中正、軍事顧問加倫3人會商,決定請中國共產黨推薦1名適當人選做政治部主任。1924年秋,共產黨派周恩來到黃埔軍校任政治部主任一職。
  軍校政治部在周恩來領導下,很快打開了局面。他與政治部工作人員共同制定政治教育大綱,明確提出政治教育的要求是“使學生徹底了解他們自己的責任”,“徹底了解軍隊政治工作的重要”,“養成士兵明確的政治觀點”,等等。周恩來除管理政治思想教育工作和積極協助校內國民黨黨部工作外,還建立了中國共產黨黃埔軍校特別支部,在優秀的學生中積極發展共產黨員和青年團員,以黨員、團員為骨干成立了中國青年軍人聯合會,并出版發行會刊《中國軍人》,宣傳馬列主義,團結教育本校師生及全國軍人。1926年1月,共產黨員熊雄接任政治部主任,直到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前夕,黃埔軍校的政治工作一直由共產黨人直接領導。
以俄為師,以爭主義之勝利(2)
  共產黨人在主管軍校政治部期間,軍校政治教育采取了多種靈活多樣的教育形式,軍校面貌煥然一新。政治部對學生進行政治教育,除了黨代表、蘇聯顧問親自兼課外,還專門聘請了蕭楚女、惲代英、張秋人、聶榮臻、高語罕、周逸群、韓麟符、許德珩等著名共產黨員和革命人士到軍校任政治教官。周恩來更是經常給學生們講課,如他在1925年專門作了題為《軍隊中的政治工作》和《武力與民眾》等報告,深刻闡述了軍隊政治工作的意義、任務和作用。同時,政治部還邀請校外政治活動家、著名人士如毛澤東、劉少奇、張太雷、蘇兆征、劉爾崧、魯迅到校講演。政治部還組織了俱樂部,組織官兵開展政治討論與研究,成立血花劇社,油印《士兵之友》,辦壁報以及出版《黃埔日刊》、《武力與民眾》、《帝國主義》、《各國革命運動概況》等政治刊物,宣傳革命思想,推動了軍校政治教育的蓬勃開展。
  《黃埔日刊》一頁周恩來在主持黃埔軍校政治部工作期間,對全校的政治思想教育工作,進行了分工,制定了工作細則和條例,如《政治部服務細則》、《本校政治部政治指導員條例》、《宣傳隊組織條例》、《政治討論會規則》等。此外,軍校政治部還建立了政治問答制度。上述制度的建立與規則、條例的制定,對于搞好軍校的政治教育并使其走向正規化,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后來,毛澤東在總結第一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的工作經驗時說:“那時軍隊有一種新氣象,官兵之間和軍民之間大體上是團結的,奮勇向前的革命精神充滿了軍隊。那時軍隊設立了黨代表和政治部,這種制度是中國歷史上沒有的,靠了這種制度使軍隊一新其面目。”而這種制度在中國的實行正是從黃埔軍校開始的。
  黃埔軍校在共產國際幫助和中國共產黨人、國民黨左派人士的努力之下,在政治教育訓練各方面都取得了很大成績,其中有一個主要原因是負責管理和担任政工任務者絕大多數是共產黨人。
  軍校黨組織在校中的公開活動基本上是以政治部為公開陣地,因為軍校中共產黨員幾乎全是在做軍校中的政治工作。黃埔軍校政治部是校本部下設的6個部其中之一,其他5個部是教練部、教授部、管理部、軍需部、軍醫部。政治部的職能是掌管全校政治教育、黨務和宣傳。《政治部服務規則》規定了政治部的任務:對于全體官佐、員生、士兵、伕工負有政治訓練或指導之責,使其具有正確的政治知識,增進革命精神,自覺地遵守革命紀律,堅信本黨主義之信仰,完成國民革命之歷史使命。對外負責宣傳組織及政治指導之責,務必使人民確知革命軍為被壓迫民眾謀利益而奮斗,以實現孫中山關于武力與人民結合,成為人民之武力之遺訓,而收軍事行動上得人民幫助之實效。
  政治主任教官惲代英政治部設主任、副主任。主任承校長、黨代表或副校長之命,教育長之指導,受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政治部主任指揮、監督,負責全校的政治教育和政治工作。因此,如周恩來在任政治部主任期間,實際上是受國共兩黨雙重領導,只不過他是以不同的身份出現在不同的場合。政治部機關還有秘書輔助主任及副主任,督促全部部務工作。聶榮臻曾任秘書。在秘書指導下,隨從書記保管及收發重要文件及臨時派出對外交涉等事。黃埔軍校在廣州的中期、后期,政治部下設:編譯委員會、政治指導員、教官、總務科、宣傳科、黨務科,各科下設若干股。在政治教官中,政治主任教官受政治部主任及副主任指揮,同各教官負責實施政治教育,政治教官輔助政治主任教官,分別担任政治課程教學。
  政治教育人員構成大致可以分為4種類型:一是中國共產黨人,多為專職政工人員。如先后任政治部主任的周恩來、熊雄,政治部副主任魯易,秘書聶榮臻,政治主任教官惲代英,政治教官蕭楚女、歐陽建修、張秋人、李合林,曾任組織科長的楊其綱,任宣傳科長的安體誠,政治講師于樹德等。二是當時國民黨黨政要人兼任政治教官,如:胡漢民、汪精衛、邵元沖、顧孟余、丁維芬,還有曾首任軍校政治部主任的國民黨理論權威戴季陶等人。三是邀請當時的一些社會名流來軍校作政治演講。四是教導團連以上單位設立的黨代表直接授課。由以上所述可見,共產黨人在軍校政治教育中占有很大的比重。這一明顯的師資力量對比,也是軍校政治教育得以順利進行的重要保障之一。
以俄為師,以爭主義之勝利(3)
  黃埔軍校廣州時期的第1至第5期學生在軍校中所接受的政治教育,
  黃埔軍校第2期政治部職員合影
  基本上是依照政治教育大綱具體實施的。但是,各期學生由于在校時間不同,所受的政治教育內容也不盡相同,政治教育大綱在科目內容上前后也不相一致,后期較詳實于前期。如在辦校初期,規定的政治課程有8門,詳細科目依次是:帝國主義的解剖、中國民族革命問題、社會發展史、帝國主義侵略史、中國近代民族革命史、各國政黨史略、三民主義、國民黨史。1925年軍校的政治課多達26門。在1926年的政治教育大綱中,科目已多達40余種。但后期科目雖詳細于前期,在內容上則基本上是大體一致的,是以進行最基本的革命理論和革命知識教育為主要內容。總的來看,黃埔軍校在廣州時期的政治教育,在具體實施內容上主要有3個方面:
  1.新三民主義教育
  軍校學生是從全國各地來的,他們的信仰和入學動機并不都是純正的。有為找個人出路來的,有幻想有朝一日升官發財出人頭地的,或是想日后高官榮歸故里的。還有信仰無政府主義的。軍校政治部根據要培養一支深明新三民主義黨義的革命軍隊的要求,首先對學生進行革命精神教育,大力貫徹革命的新三民主義,使全校官長、學生都明白,實行反帝反封建的三民主義是惟一的奮斗目標。政治部在具體進行三民主義教育時,嚴格要求每個學生必須徹底弄懂我們的國家和人民之所以要進行民族革命,是因為備受帝國主義壓迫和剝削;要進行民權革命,是因為備受階級壓迫、民權不平等的痛苦;要進行民生革命,是因為備受貧富不均、階級不平等的痛苦。因此,反帝反封建的民族、民權、民生革命,是青年學生軍人最崇高的革命使命。正由于明確了這一根本目的,軍校提出了“升官發財請往他處,貪生畏死勿入斯門”的響亮口號。以“主義”為中心的政治教育,在授課內容中還不斷教育學生牢記:勿忘國賊橫暴,勿忘強權壓迫,堅守主義,盡忠職務,團結精誠,始終一致,完成反帝反封建的責任。在新三民主義的陶冶下,黃埔軍校學生多能深知“主義”的重要,把“主義”比做是自己的生命,誓將“白骨與碧血”去換取“主義”的實現。正因為新三民主義的精神深入人心,所以軍校許多將士均有“拼命之決心,以爭主義之勝利。”
  2.愛民教育
  軍校政治部對于愛民教育十分重視。新三民主義方略的精神,就是救護人民,解除人民的苦難。“軍士之打仗是為人民而打的,若非為人民而打之仗,彼此不必去打,能如此者為黨軍,不能如此者非黨軍。”所以,軍校學生愛民,這是區別于一切舊軍隊的重要標志。在授課問答內容中,明確提出“我們為什么革命?答:我們要解救人民的痛苦。人民的痛苦在哪里?答:資本家的壓迫、帝國主義的壓迫、軍閥的壓迫。我們救護人民的職責怎樣?答:我們只有鞠躬盡瘁,死而后已。”在愛民教育的強化下,軍校青年學生多能深刻地理解要援救被壓迫的階級,擺脫民眾的苦難,就得隨時準備犧牲自己的生命。在進行愛民教育時,政治部還組織學生到工農群眾的實際斗爭中去,加強對民眾的了解,培養愛民的感情,接受民眾的教育。1926年9月,英帝國主義制造了“萬縣慘案”,10月26日,廣州各界民眾數萬人在東校場召開反抗英軍炮擊萬縣示威大會,黃埔軍校政治大隊全體學生皆赴省城參加大會。并由政治宣傳科將學生善于演講者編為臨時宣傳隊,分別向省城各地宣傳演講,其余學生參加群眾示威游行。
  1925年6月,廣東爆發了規模巨大的省港大罷工。這年夏秋之間,黃埔軍校的學生們積極支持省港罷工,組織了檢查隊,協助省港大罷工的工人糾察隊,嚴格執行禁止國內的物資偷運到香港,并防范歹徒潛入廣州擾亂治安,破壞大罷工運動。1926年8月28日,黃埔軍校師生官兵又發出了援助省港罷工工友書和省港罷工宣傳大綱,自動捐款救濟工人,以示與工人共同奮斗的決心。
以俄為師,以爭主義之勝利(4)
  軍校學生一面支援工農斗爭,一面在實踐斗爭中向工農群眾學習,認識了解工農群眾。他們說:“我們十分承認:農工之團結,是帝國主義軍閥之當頭棍,給予致命打擊,我們不過是農工同胞的前衛先鋒,而農工同胞實是我們的主力后備軍。”又說:“我們就是在槍林彈雨中,也不忘農工是我們之導師。”
  3.軍紀軍法教育和養成
  軍校對學生紀律和平日生活作風的養成,大膽管理,要求很嚴。軍紀、軍法教育,是黃埔軍校政治教育的主要內容。
  軍校是以培養新三民主義革命軍為宗旨的,而這支軍隊必須是有高度革命紀律的部隊。為此,軍校政治教育大綱特別強調革命紀律的培養與訓練,“使學生徹底了解紀律,為造成統一集中之力量所必要,革命黨員必須為革命利益而犧牲,個人自由在軍隊組織上說,把他的自由貢獻給黨,若是主張個人的自由,不肯遵從黨紀與軍紀,便是叛逆行為。”軍校政治部在《告第3期學生書》中反復強調說,軍校學生的行動必須紀律化,“絕對反對無政府的傾向,倘反對鐵的紀律,即是消極地幫助敵人,破壞革命的組織。”“我們在軍隊中服務,在黨的利益上要絕對的受指揮和調遣。不要因個人地位關系,而不服從命令,而違反紀律是反革命的行動。”
  軍校特別制定了《修學規則》,規定:(1)本校所教授之學科,皆初級軍官必要之學、術諸學科。均須修習,絕不可以自己之好惡有所輕重。(2)凡學科均須會通義理,求其要領,以期應用。若徒事強記,不假思索,即失研求實學之主旨。(3)學生上課時務須凝神一慮,虛心受教,不可分心視而不見,聽而不聞,虛度光陰。(4)學生須筆記教官講演,及黑板所寫之學術,以為研究深造之參考。(5)筆記作業,字體須詳細明了。教官之講評,尤須詳細記載,隨時編訂以為教官考績之資。(6)本校分給各學生草本,俾學生受業時,隨意筆記。草本表面應照定式樣記載隊號、學生姓名等,以便教官之檢查。
  剛入學時,學生們的大多數時間是在課堂上度過的。講臺前面,是一排排擺放整齊有序的課桌和雙人凳。軍校對學生上課的姿勢有嚴格的要求:軍帽一定要放在課桌的左上方,不抄筆記時雙手放置于膝蓋上,坐姿挺直,不準有半點歪斜,雙目注視教官,抄寫筆記時身體不準扭動。
  學生寢室
  關于講堂和自習室的規則,軍校的規定多達近20條:“各講堂自習室,設值日生一名,由各區隊值日生兼任,凡講堂自習室內,規則之指導皆其責任。講堂自習室,為教授及自習之處,務須保持肅靜。教官到講堂或值星區隊長到講堂點名時,值日生發立正口令,并將到課或到點名人數及缺席人數并其事由報告之,退席時亦由值日生喊立正行禮。上課時,由值日生負責檢查人數、服裝率領入堂。下堂時,須候教官出堂后,挨次下堂,不得爭先恐后,致亂秩序。講堂自習室座位,須按派定名次入座,且坐時須挺身端正,面對教官,不得稍有倦容。教官未到講堂時,各生應在本位靜坐溫習,不得擅自離位。講課時,不得批閱別項功課,及咳嗽、吐痰等。學生聽講,遇疑難之處,應待教官講畢,然后立正質問,遇教官有問,亦應起立敬禮,將所見以對。學生不得擅自離位,如有不得已事故,或臨時發生疾病,須先報明教官準許,然后離席。自習時則告知值日生。講堂自習室陳設物品及書桌、板凳、電燈等物,有一定位置,不得損壞及移動位置。學生聞自習號音,均應依時上自習室自習,不得遲誤。講堂授課時,若無教官之命令,雖有長官到講堂視察,不必行禮。自習時如有長官到自習室、則由值日生發立正口令,如值日生未見,則由先見者喊立正,其在室各生即就席立正。學生離講堂自習室時,桌上一切文具、書籍
  軍校政治部內景
  須安設原處,板凳則置于桌下,不可亂雜。在自習室時間,除特許之外,禁止發生朗誦及互相談話,但同學中質問功課不在禁內,然亦必須低聲,以免擾及旁人。在自習時間,無官長之允許,不準翻閱校中課程及圖書以外之書。講堂及自習室內,禁止吸煙及食物。”
以俄為師,以爭主義之勝利(5)
  如今的人們常形容男大學生的宿舍臟亂得像“狗窩”,這些大男孩的確不會收拾自己的床鋪和寢室。其實,80年前的年輕人也一樣,為此,黃埔軍校特別制定了《寢室規則》8條:(1)寢室首重整齊及清潔二事,學生須照官長規定之式樣,整理一切事宜。(2)每寢室內各學生,均須負維持清潔及整理之責,切實履行寢室各種之規定。(3)每早聞起床號音,速即起床著裝。按規定式樣整頓被服、物品。聞點名號音,立即赴指定地點集合。(4)每早點名之際,本寢室如有患病學生,須于點名前5分鐘由本班班長報告區隊值日生,遇有疾病者,可隨時報告值星區隊長,請醫生診治。(5)寢室內外不得任意拋棄不潔之物及污畫墻壁,捶釘掛物,及在窗門上曬衣物等。(6)非寢室當用之物,不得攜入并不得添置便壺。(7)上課或自習時,須將寢室之門關鎖,待出操收操著裝時,再行開啟鎖匙,由值日生經管。(8)每晚奏熄燈號音后,即一律就寢,不得談話喧嘩,致擾他人睡眠。
  在校內,學生必須嚴格遵守軍校的各種規定,如有違反,定要嚴肅處理,決不寬容。不但違規違紀要受到處罚,就連不文明舉止,包括嬉笑無禮、粗蠻無禮、大聲叫囂、隨意謾罵、語言穢雜、儀容頹廢,也要被禁足1至5次。所謂的“禁足”就是放假時不準外出。對那些外出軍容風紀不整,軍人姿態不正者,都要作嚴厲批評教育或不準其外出,對于不準假外出或逾時不歸者,輕者隊前批評,重則罚以關禁閉。周恩來曾兼任黃埔軍校的軍法處處長。
  當有學生違反校規軍紀后,常被關禁閉。黃埔軍校特制定有《禁閉室規則》10條:(1)禁閉室為犯規學生而設,凡被罚入禁閉室者,均須嚴守禁閉室規則。(2)在禁閉室內,不準唱歌、喧嘩或在壁間寫字,倘有以上行為,即屬不知悔過,應照原罚加等。(3)凡入禁閉室者,準其攜帶寢具及修業應用之書籍,其他一概不準攜入。(4)凡罚入禁閉室者,每餐只白飯開水若干。(5)凡罚入禁閉室者,大小便均由衛兵開門帶往廁所,事畢仍帶回禁閉室。(6)凡罚入禁閉室者,一概不準通信、會客。如有萬不得已之事,須報告值星區隊長,候示遵行。(7)凡掌禁閉室夫役人等,不準代受罚學生購買食物及紙煙等,違者重罚。該買食物之學生亦必加罚。(8)禁閉日期之計算,系自執行初日起,至滿罚翌日起床時止。(9)禁閉室門除有特別情形外,均應一律上鎖,室內不準燃燈。(10)凡受罚禁閉室期滿之學生,由值星區隊長帶至隊長處,該學生須申明知悔,從此不復再蹈前轍。
  在紀律教育時,軍校特別重視軍人對民眾的紀律。要求學生必須懂得任何人、在任何時候都不能侵犯群眾利益,這是黨軍、革命軍區別于一切舊軍隊的又一重要標志。軍校政治部對民眾紀律的要求:第一,“扎營不要懶,莫去人家取門板。莫拆民房搬磚頭,莫踏禾苗壞田產。莫打民間鴨和雞,莫借民間鍋和碗。莫派民夫來挖壕,莫到民間去打館。筑墻莫攔街前路,砍柴莫砍墳山樹。挑水莫挑有魚塘,凡事都要讓一步。”第二,“行路要端詳,夜夜總要支帳房。莫進城市占鋪店,莫向鄉間借村莊。”“無錢莫扯道旁柴,無錢莫吃便宜菜。”第三,“號令要嚴明,兵勇不許亂出門。”這三條是革命軍人必須遵守的紀律,任何人均不可違抗,“違者則受紀律制裁”。如1926年11月,革命軍中發生一軍人肆意行兇,侵犯民眾利益,經查實后給予了嚴厲的懲治。由于政治部狠抓了紀律教育,因而在很短的時間內,就使軍校學生在個性方面養成了集體觀念,在行動方面養成了紀律觀念、群眾觀念。并決心要永久“臥薪嘗膽”,遵守革命紀律,為革命為群眾的利益而奮斗。
  在所有的軍紀中還有一種《革命軍之禁令》,讓人們看到了新型軍隊的風采。禁令由周恩來親自制定。其中規定:凡搶劫財物、奸污婦女、縱兵殃民者,一律陣中槍斃;凡強占民房、借勢凌人、強迫買賣、借端勒索、奪取禽畜者,一律監禁。作為黃埔軍校校長的蔣介石當時也叮囑官兵嚴守紀律,說:“能守法就是革命軍,否則就是反革命軍。”
以俄為師,以爭主義之勝利(6)
  平日的嚴格要求,養成了學生們的自覺行動。如軍校學生參加鎮壓商團軍叛變進城演習時,“正大雨如傾,永漢路積水二三尺,學生軍軍容嚴肅、氣勢高昂,雖行軍于大雨積水之中,但步伐整齊、行陣不亂,無人低頭縮頸或東張西望,真是一往無前,旁若無人。”廣州市民稱贊說,像這樣的軍隊,在廣州前所未見。在統一廣東的歷次戰斗中,“軍行所至,不擾民間一草一木……入夜無公家空房,即扎營露宿。東江人民父老,謂民國以來僅此次所見,乃真正保國保民的革命軍。”另外,校軍在出發東征之前,規定了“連坐法”,用以臨陣之際約束軍隊,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軍紀是取得戰斗勝利的重要保證,維護軍隊紀律,就是維護軍隊的生命。1925年2月,在第一次東征淡水戰役中,教導第2團有1個連長擅自從前線率隊逃到距離前線數十里的龍岡,政治部主任兼軍法處處長周恩來發現后,當即面報蔣介石,要求嚴厲制裁,以張法紀。這個連長是蔣介石的一個親戚,蔣欲徇私情猶豫不決;周恩來義正詞嚴地責以臨陣脫逃之罪,督促蔣介石明正軍法,執行槍決。軍令如山,軍法無情。這件事給予學生以深刻教育,從而造就了萬眾一心,奮勇向前的革命精神。
  軍校在各個方面的政治教育與訓練,使軍校學生的思想覺悟、政治覺悟有了很大的變化和提高,在革命斗爭中產生了巨大效力。
 

2013-08-27 16:1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