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中國黃埔軍校 成立女生隊--武漢分校的創舉
中國黃埔軍校 成立女生隊--武漢分校的創舉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成立女生隊--武漢分校的創舉(1)
  黃埔軍校武漢分校的創辦,是革命形勢發展的產物。1926年5月,葉挺獨立團作為北伐軍的先遣隊,向湖南挺進。7月1日,廣州國民政府發表了《北伐宣言》,9日,國民革命軍10萬人誓師北伐。北伐戰爭迅速取得勝利,推動了全國革命形勢的發展。此時,武漢逐漸取代廣州,而成為國民革命的中心。
  孫中山生前制定的北伐計劃,準備分兩步完成,先是“會師武漢”,后是“直搗幽燕”。武漢三鎮被攻克,標志著第一次北伐的目的已經達到。打下武漢之后,國民政府即著手準備第二次北伐,以期再打到北京,消滅奉系軍閥。因此,為了實現第二次北伐,需要培養更多的軍事政治人才,尤其是女軍事干部。北伐戰爭的勝利,使不少地方軍閥部隊依附了國民革命軍,為了改造這些舊軍閥,也需要培養大批政治工作人員。“為養成黨的軍事人才,必須于克復各省逐漸設立軍事政治學校,以便各省革命分子就近入學,各省軍事領袖,亦更可就近指導,以養成合于需要的人才。”
  武漢分校開學典禮時任黃埔軍校教育長的方鼎英致電在前線的校長蔣介石:“現在我方局面進展,粵東偏處一隅,招人才不易,似宜及時于武昌或長沙開設分校,一面為擴充之準備,一面為延攬人才之方法,關系頗為重要。”1926年10月,北伐軍占領武漢以后,國民政府由廣州遷都武漢,并決定成立中央軍事政治學校(此時黃埔軍校已由“陸軍軍官學校”改名“中央軍事政治學校”)武漢分校,以作為武漢國民政府的軍事學府,訓練儲備革命的軍事政治人才。10月12日,蔣介石致電國民黨中央和國民政府:“在武昌另設分校,原有校內政治科,移設武昌,再加擴充,以便多方造就人才。”武漢分校應運而生,全稱是“中央軍事政治學校武漢分校”。
  11月底,武漢國民政府決定,在開辦黃埔軍校武漢分校的同時,招收女生入學。這是自黃埔軍校第1期學生入學后不久,就開始爭吵不休的話題。為此,如前節所述,李之龍、金慧淑、潘慧勤等人,還使廣州的輿論界好生熱鬧了一番。
  當時,高漲的革命浪潮,激勵了許多青年男女奔向革命的道路。其中不少女青年,希望獲得真正的男女平等,參加實際工作,進革命學校,使自己得到充實和鍛煉。如原武漢分校女生隊學生呂儒貞在《1927年的中央軍事政治學校武漢分校女生隊》一文中回憶道:“那時我也覺悟到,婦女要在革命的政府領導下,有了參政權,有了職業,經濟獨立,才能在政治、文化、經濟上達到真正的男女平等。國民革命勝利,國民政府遷都武漢,我無限歡欣鼓舞,盼望能參加工作,進革命學校,充實和鍛煉自己。”正是在這樣的歷史條件下,中國共產黨人下決心在軍校中培訓婦女骨干。
  武漢分校入伍生總隊女生大隊合影
  黃埔軍校武漢分校招考委員會于1926年11月1日正式成立,并開始在武漢和全國各省、市陸續招生。武漢分校籌備成立時,積極促進招收部分女生。招生的辦法是采取公開登報和秘密招考相結合;考生的條件,規定必須具有中學文化程度;報名后,要經過初試和復試以及體格檢查,最后登榜錄取。初試6000余人,復試4000余人。考試的科目:初試有三民主義、國文、數學、中外史地、博物、理化;復試有國文、黨的常識及政治常識,檢查身體。先后初試復試各5次,由此可見考試之嚴格。
  這次招生中的女生隊,原打算只招40多人,但報名的太多,國共兩黨大員寫條子的太多,實際錄取遠遠超出了預定數額。1927年2月,被錄取的新生開始報到,正式入學的女生183人,后湖南學兵團剛招收的30名女生編入軍校,女生隊從而擴大為213人。這是黃埔軍校史上首批女生,被列為黃埔軍校第6期。黃埔軍校以往只招收男生,不招收女生,黃埔軍校武漢分校兩湖書院舊址而在黃埔軍校武漢分校中破天荒地招收了女生。
  招生復試那幾天,武昌寒風刺骨,可來自全國的數千名年輕人,把武昌城鬧得熱氣騰騰。蛇山磯頭、奧略樓等地,到處都可看到這些青年才俊指點江山、豪氣沖天的身影。
成立女生隊--武漢分校的創舉(2)
  武漢分校招收的這批女學生,多來自湖北、湖南、江西和四川等地。她們出身于不同的家庭,年齡在18歲到30歲之間;未婚者占多數,也有的已經結婚并做了母親,有的還纏過腳;她們中的相當一部分是中學生,也有在校大學生,有的還是教師。總的看,從江西、湖南、湖北來的學生,文化程度比四川來的要高一些;有的學習過哲學,有一定的理論水平,而有的卻連這個名詞還未聽說過;有的參加了黨派,多數人無黨無派;有的接受革命影響較早,在抵制洋貨等愛國運動中,已經多次參加革命活動,還有多數人是“愛國有心,知識不足”。這些女學生,無論從出身、年齡、文化程度看,還是從政治面貌、社會經歷看,大都參差不齊。但她們都有著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敢于沖破封建思想的藩籬,投身到轟轟烈烈的革命洪流中去。
  當時,大革命的浪潮對封建勢力雖然進行了猛烈的沖擊,但是在一般人的思想里,封建意識還非常濃厚,因此,女子要當兵,不說別的,僅就家庭這一關就很難通過。投考軍校的女生,許多人都經過了各種斗爭。呂儒貞回憶說:“看到最后一次榜上我被錄取了,心里很激動,就到同學家里把頭發剪了。那時候,革命新潮流進了武漢,可是一般人的封建思想還非常濃厚,我不敢在家里剪頭發,惟恐家中阻攔我進軍校。過后家中知道我剪了發,無法阻止,我終于進了女生隊。”黃杰也回憶說:“女生隊從一成立就受到封建禮教的壓迫、誣蔑和誹謗,被一切反動派視為眼中釘,被一切舊勢力視為大逆不道。到軍校后,我照了一張照片寄回家中,我伯父看了大罵,說是‘家族的敗類’,‘太傷風化’。我的一個叔伯姐夫在沙市開錢莊,有一次來看我,說‘你們這樣,今后怎么見人’。我聽后義正詞嚴地說:‘有什么見不得人,我們就是要革你們的命。’他惱羞成怒,回去后,我的那個叔伯二姐讓人帶信給我,今后不準我走她家門前那條街。其他姐妹也有同樣的遭遇。但我們不氣餒、不低頭,敢于向舊勢力挑戰,決意在黑暗中沖殺出一條光明的路。”由此可以看出,這些女學生在舊勢力面前,極為勇敢,她們在當時投考軍校,克服了很大的阻力。
  在投考軍校的女生中,有的已經深受革命熏陶,是抱著獻身革命事業的崇高理想而從軍的。如女學生游曦,就是其中一個。原第6期政治科學生冼大啟在《武漢分校始末——兼憶戰友游曦》一文中回憶說:“重慶當地報考的男女生,多來自重慶中法大學和四川省立第二女子師范這兩個學校。中法大學系吳老(吳玉章先生)所辦,省立女師,受蕭楚女、惲代英兩先生的革命熏陶甚深……游曦同志就讀省二女師,她以一女生毅然從軍,獻身無產階級革命事業,主要是由于具有高度的政治覺悟。”再如胡筠、趙一曼等,在投考軍校前,都已加入中國共產黨或社會主義青年團。
  那時,女生當兵的動機十有八九是為了脫離封建家庭的壓迫,尋找自己的出路。呂儒貞回憶說:“有的同學是反對包辦婚姻;有的是不堪丈夫虐待;還有的是經濟困難不能升學”,但“大多數女同學都是為真正的人類解放來女生隊的,她們恨透了那個社會桎梏婦女。”她們渴望自由、獨立,立志要做一個有出息的女子。
  此外,這些年輕女子還懷著許多美妙的幻想,如想學古代從軍的婦女。原女生隊學生胡蘭畦回憶說:“過去大家都羨慕古代從軍的婦女,曾經有過很多幻想,很多希望,但結果卻總是一場空夢。今天,國民革命軍第二次北伐,打垮了直系軍閥,軍校招收女生終于成了事實。我們就要開始真正的軍人生活了,心里那股高興勁,簡直別提多美了!”(《胡蘭畦回憶錄》)當時30名四川籍女子參加復試,有兩人落榜,其中名叫柯銀珠的,因落榜竟活活氣死了。
  這批20年代初期的青年婦女,雖然投考軍校的動機不盡相同,但她們在當時能脫去羅裙,走出閨閣,換上戎裝,背槍當兵,僅就這一行動本身來說,就非常了不起。
成立女生隊--武漢分校的創舉(3)
  1927年2月12日,武漢分校在武昌蘭陵街兩湖書院(現解放七道中段)舉行開學典禮。鄧演達、宋慶齡、吳玉章、于樹德等出席大會。全校學生及入伍生共6000余人到會,除引人注目的女生隊外,還有從黃埔本校遷來的第5期政治、炮兵、工兵科3個大隊和分校招收的政治科兩個大隊。次日《漢口民國日報》報道:“場之上首設臺一座”,“學生千余人,整隊分列臺前”。200多名女生,同男生一樣,著深灰色軍裝,緊束著皮腰帶,帶著軍帽,打著綁腿,并肩站立。她們是中國第一批軍事院校的女兵。長期封建積習的影響,中國少女一般不拋頭露面,離家上學已少見,入伍當兵和男兵一樣跌爬滾打、刺刀見紅更是開啟社會風氣的創舉。惲代英贊揚她們是“中國婦女解放的先鋒和榜樣”。
  新生入校后首先需要受3個月的入伍教育,被編為1個大隊的女生,與新招收的政治科兩個大黃埔六期生張瑞華在北京家中隊統屬第6期入伍生總隊。女生隊下分3個中隊,9個區隊,每個區隊3個班。在黃埔本校第1至第5期時,沒有設指導員。武漢軍校第6期學生入校時,首先在女生隊設置了指導員。女生隊長鄭奠邦,中隊長楊伯珩、張麟書等,指導員彭漪蘭、鐘復光、唐維淑等。
  女生隊和分校本部同住武昌兩湖書院,女生隊全體學生住在這個大書院東部一個院落的兩層樓里。樓上是宿舍,樓下是飯堂。女生隊的宿舍、飯堂、課堂和操場是單獨的,除此之外,女學生與男學生穿一樣的服裝,過一樣緊張的軍事生活,沒有特殊的地方。軍校紀律非常嚴格,生活節奏非常緊張。早上軍號一響,馬上起床、穿衣、梳洗,將被子疊得方方正正像個豆腐塊,擺在木板床正中央。10分鐘一切要收拾完畢,然后進行操練。在飯堂里吃飯也要軍事化,只要隊長放下筷子,學生們必須全體起立,沒有吃完的要受到批評。從早上5時半起床開始,一直到晚上9時半睡覺,根本沒有休息時間。每天8節課,4節學科,4節術科。
  軍事訓練課有步兵操典、射擊訓練,還到蛇山“打野外”,進行實地軍事演習等。女生拿的步槍,有的比她們的個子還要高。有些裹過小腳的女兵,跑起步來,要比別人付出多倍的辛苦。她們接受軍校的一切嚴格訓練,要做和男生一樣多的工作,大有巾幗不讓須眉之勢。當年的武昌街頭,經常可見一群頭剪短發,身著軍裝,腰扎皮帶,打著綁腿的女兵,英姿颯爽地行進。
  軍校為了使男女學生在服裝外表上有所區別,原決定讓女生打黑色綁腿,軍服雙袖綴上紅色字母“W”標記,并發短槍。許多女生表示堅決反對,她們說:“我們都是革命戰士,男女應該平等,但是我們在革命政府之下,如果連穿衣服都得不到平等,還要拿一個字母來表示區別,這又算什么呢?”軍校最后只好決定取消這一提案。如此統一服裝,女學生除了留有短發之外,男女生在外表上很難看出區別。特別是戴上軍帽后,幾乎分不出男女。軍校為了照顧女生生理特點,女生有例假時,只要戴上一個袖章就可以不用出操,不用參加軍訓。但是女生堅決不戴,她們憑著滿腔的革命熱情,參加摸爬滾打的艱苦訓練。有許多女生發出這樣的呼聲:“試問革命軍人是受人憐念的嗎?我們要拿出百折不撓的精神來,我們要接受學校的一切嚴格訓練,我們要做和男生一樣多的工作。”
  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培養,是軍校女學生迅速成長的重要原因。共產黨人在黃埔軍校武漢分校中占有重要的領導地位,發揮了重要作用,并傾注了大量的心血,從而使得大多數女學生成為堅強的革命戰士。武漢分校成立時,中共中央即派出許多人到軍校工作,如惲代英任政治主任教官,施存統任政治部主任,葉鏞、陸更夫在政治部担任重要工作,政治教官高語罕、譚平山、沈雁冰、李達、李漢俊、許德珩等,也多系共產黨員。分校中的中、下級軍事和政治干部大半是共產黨員,如徐向前任政治大隊第1隊隊長,彭漪蘭、鐘復光任女生隊指導員,李鳴珂任黨的聯絡員,陳毅表面上當文書,實際上是校中的中共黨委書記。當時的分校校長由鄧演達代理,蔣介石只是掛名校長。軍校校長制改為委員制以后,惲代英是三常委之一,軍校日常工作由惲代英實際主持。特別是在校一級領導人中,由惲代英專門分管女生隊。中共黨的方針政策在分校中得到了積極地貫徹,充分體現了黨對分校的直接領導。
成立女生隊--武漢分校的創舉(4)
  武漢分校女生大隊指導員鐘復光,
  后為全國政協委員。女生隊隸屬于政治大隊,學習以政治課為主。在惲代英等領導下,學校非常重視馬列主義的基礎理論教育。開設的政治課有:《社會主義史》、《社會發展史》、《婦女解放運動》、《共產黨宣言》、《政治經濟學》、《世界婦女運動史》以及《三民主義》、《建國方略》等。這些課程分別由許德珩、吳文祺、沈雁冰等講授。惲代英經常給學生上課,組織編寫輔導材料,有時還和學生一起參加聽課,以考察教學效果,提出改進教學的意見。他還邀請當時的革命領袖和在理論上有所建樹的進步人士來校作政治講演,如陳獨秀、周恩來、董必武、蕭楚女、陳潭秋、郭沫若、吳玉章、瞿秋白、宋慶齡、何香凝等,都曾應邀來校作過報告或講過課。從而提高了分校學生的政治素質,使其自覺地忠誠于革命事業。
  中共黨在抓好政治教育的同時,從組織上注意在女生隊中發展黨員,并注意做好對女生黨員的教育。惲代英特別指示女生隊黨支部,做好組織和發展工作,他在校務工作極為繁忙的情況下,親自到女生隊參加黨的生活會。陳毅在同女學生胡蘭畦談話時,特地問她入黨了沒有,并為她的入黨問題,向軍校黨組織作了介紹。黨的聯絡員,經常到女生隊黨支部聯系工作,傳達黨的重要指示。
  為辦好女生隊,中共黨派到軍校的領導人在認識上是明確的,因而對于女生隊的建設,在各個方面都予以關注。惲代英對女生隊的負責人說:“軍校成立女生隊是破天荒的大事,是中國軍20年代初期的陳毅事教育史上的創舉。辦女生隊阻力很大,丁維汾(國民黨右派)等人反對,封建勢力拼命阻撓,守舊的人也不贊成。我們黨下決心要在軍校培訓婦女骨干,畢業后參加領導中國婦女翻身解放的斗爭。你們的責任重大,你們要努力呀!”他又特別關照說:“女生的身體比較弱,她們不僅在校內要受嚴格的軍事訓練,還要到校外去進行革命活動,體力消耗大,要注意她們的飲食和作息時間。”據原武漢分校部分女學生回憶,當時按照惲代英的指示,女生隊的伙食辦得很好,除早餐外,中午和晚間都是大米飯,四菜一湯,節日還加菜。
  武漢分校依舊本著黃埔本校軍事與政治并重、理論與實踐相結合的教學方針。女學生在校中所學的課程主要分軍事、政治兩種,每天基本上是半天上軍事課,半天上政治課。課余時間(主要是晚上)有時自習,有時開展文娛活動,有時召開政治討論會。她們如饑似渴地鉆研理論,提高了對共產主義的認識,堅定了為之獻身的決心。在進行緊張的學習和訓練同時,女學生們還經常參加校外政治活動。
  1927年“三八”婦女節,武漢軍校女生隊參加了湖北省婦女協會在漢口舉行的慶祝會,她們結合收回漢口英國租界的意義,向武漢三鎮市民進行宣傳。在衛戍武昌的過程中,她們和男同學一起,到漢陽的龜山、明月堤、晴川閣、鸚鵡洲,漢口的大智門、循禮門、玉帶門、橋口、江漢關、劉家廟一帶担任宣傳工作。3月間,在武漢中山公園舉行的武漢各界歡迎英國工會代表湯姆先生的大會上,宋慶齡致歡迎詞,女生隊派了20多名學生担任保衛工作。北伐軍和馮玉祥在鄭州會師后,一些女生自愿要求參加北伐戰爭的救護和宣傳工作。
  4月12日,蔣介石在上海發動了反革命政變,許多中共黨員和進步青年慘遭殺害。正當國民革命軍繼續北上,討伐奉系軍閥張作霖時,蔣介石一方面指使粵、桂、川、黔軍閥分三路進攻兩湖,另一方面勾結反動軍官為內應。蔣介石唆使軍閥夏斗寅叛變,勾結四川軍閥楊森,企圖里應外合顛覆武漢國民政府,以達到其消滅革命力量的目的。武漢當時僅有衛戍司令葉挺1個師的兵力,革命形勢急轉直下。叛軍很快到了離武昌只有10多公里的紙坊,形勢危急,迫在眉睫。軍校決定由留在后方的葉挺率領第11軍第24師迎擊叛軍的進攻,并把軍校全體同學編為中央獨立師,軍校女生隊編為政治連,分為救護隊和宣傳隊,分別隸屬軍醫處和政治部,并受葉挺指揮,開赴前線。這200多名娘子軍,要求和男兵一樣,全副武裝起來,持槍殺敵,與男兵并肩作戰。當時因病或在調養時期留在學校的女生,也都向校領導要求參戰,有的女生還因未被批準到前線參戰而痛哭。
成立女生隊--武漢分校的創舉(5)
  軍校師生全副武裝,除帶軍毯、雨衣外,米袋子中裝滿了子彈。胡筠在宣傳隊出征前夕,揮筆寫下了一首充滿戰斗激情和必勝信念的詩篇:
  綠陰深處無暑炎,席地看報也談天;
  男女穿上軍裝服,革命陣營意志堅。
  保衛后方有責任,支持前線勿遲延;
  三鎮基地金湯固,快聽貔貅奏凱旋。
  這首詩歌抒發了女戰士誓為革命上戰場的豪情壯志。
  5月,女生隊參加了西征叛軍夏斗寅的戰役,這是女子隊短暫歷史上最大的一次軍事活動。在這次作戰中,200多名女兵和男兵一樣,全部武裝起來,持槍殺敵,與男兵并肩作戰。胡蘭畦在《大革命時期武漢軍校女生隊參加平叛戰斗側記》一文中回憶說:女兵的任務更重,不但要拿槍打敵人,還要做喚起民眾的宣傳工作,另外還要担任救護。
  謝冰瑩著《女兵自傳》封面女生隊的宣傳工作,做得十分出色。她們沿途張貼標語,自編歌謠,向群眾宣傳,調查情況。有時她們將群眾引到打谷場上,講革命的道理,講土豪劣紳對農民的殘酷剝削與壓迫,講反革命的新老軍閥如何禍國殃民,有問有答;有時她們還到農家去拜訪談心,與老百姓相處得如同一家人。為了吸引群眾,她們經常變換宣傳方式,有時先唱歌或演雙簧戲,爾后再開始講述要宣傳的內容。如此豐富多彩的宣傳形式,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咸寧是叛軍夏斗寅洗劫過的地方,群眾一看見武裝的軍隊來了,嚇得四處逃竄。女生隊學生抓緊時機,向群眾宣傳,“我們是革命的軍隊,是保護人民大眾的”。經過反復宣傳,革命軍終于受到群眾的理解和愛戴。當地婦女主動給革命軍送水、送飯。
  在炮火連天的火線上,女生隊的學生們緊跟沖鋒在前的男學生部隊,投入緊張的搶救傷員的戰斗。她們勇敢頑強,不顧子彈在頭上飛過,把受傷的戰友抬下火線,熟練地為他們包扎、換藥、喂藥。
  女生隊參加這次作戰,從出征到返校共34天。在此期間,女學生們歷盡艱難困苦,經受了血與火的考驗,以自己的實際行動,點燃了本人人生道路上的耀眼亮點。經過艱苦的戰斗,革命軍終于擊潰了叛軍,女生隊也立下了戰功,獲得了寫有“開歷史新紀元”6個大字的錦旗。
  西征歷時1個多月,女生隊在戰火中經受了洗禮,沒有遇到慘烈的驚險場面,也沒有大的傷亡。但在撤回武漢的途中,卻出了大事故,兩批撤回的女兵中,第一批所乘坐的輪船在武漢附近的金口失事,船上的女兵全部遇難。這是黃埔軍校也是中國婦女精英的一次巨大損失,如果這一半的女生生活戰斗到新中國成立時,那當有更多的巾幗英雄聞名于世。
  參加此次西征,是女生隊最大的一次實戰鍛煉,也是這些年輕女黃埔六期生黃杰在北京家中戰士第一次與敵人真槍實彈地開戰。因此,這次作戰,不僅使她們得到了鍛煉,而且給她們留下了難忘的印象。女學生謝冰瑩在參加西征戰役結束后,專門寫了一本女兵的《從軍日記》,記述了她們當時的戰斗生活。她這樣稱頌黃埔軍校女生隊的學生們:“你們背著數十斤重的軍人行李:飯盒、水壺、糧食、包袱、菜箱,每天在炎天烈日之下爬山越嶺,行走在崎嶇不平的山路上。你們的汗珠潤濕了你們的每根頭發,由頭發上如貫珠般掉下。你們的臉兒已曬得紅紫發燒,白皮時脫。你們的腿兒雖跑得酸痛交加,但終無一人落后,終無一人叫苦。你們渴時便蹲下池邊田里,以手代杯掏飲臟水。餓時便買幾個銅板的麥粑充饑。你們的床鋪是地板,是草地。你們在雨天打著赤腳,穿上草鞋。呵呵,那時你們的精神是何等令人頌揚,令人欽佩!”
  黃埔軍校武漢分校的學生凱旋班師回校后,取消了中央獨立師的番號,仍恢復武漢分校的名稱和建制,但是“學生中的那種激昂氣概似乎消失”。1927年7月,武漢局勢惡化,汪精衛步蔣介石后塵,公開發表聲明反共,一些進步的領導人脫離武漢政府,中共中央準備把共產黨的力量撤往南昌發動武裝起義。黃埔軍校武漢分校決定提前結業,每個學生發一張黃埔軍校第6期的畢業證書。女生隊被迫解散時,惲代英召集女兵開會,宣布凡領到畢業文憑的女生可以自由離校,可以在地方上繼續上學或找工作,愿意回家的現在就可以走,愿意留校的則跟部隊撤離武漢。女生中有一部分被介紹到葉挺和賀龍的部隊中做政治工作,有4人安置在教導團的軍需處,其余的則發給5元國庫券聽任自由行動。表示愿意留校跟部隊撤離武漢,最后到達南昌和廣州的女生有20多人。
 

2013-08-27 16:1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