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獨眼易龍自傳(8)
獨眼易龍自傳(8)
獨眼易龍     阅读简体中文版

蔡老在車上跟我談了一路,我興奮憧憬著即將展現在眼前的新天地。

在莫斯科火車站下車我們直接打車走了一小時零十分鐘才到達一個神秘的城堡,這城堡看上去非常普通,四周的高墻布滿了電網和監視器,有專門的警察守衛,二十四小時都有警犬和武裝警察在巡邏守衛,給我的第一感覺這里是軍事基地。這里私密性極強,真的就象一座軍事基地一樣保密。俱樂部最重要的工作任務不是保證客人享受到頂級服務,而是一流的保密工作,絕對不會有記者的蹤跡出現,里面設施齊全,有保齡球館,壁球館和兩個位于頂樓的室內空調網球場;此外,游泳池和沖浪按摩池、水療健身池、健康舞室,小型電影放映廳時裝表演。有60間豪華套房,專門接待來自葉卡,圣彼得堡等其他城市的新貴。一杯飲料平均價格就高達20至30美元。入會費是2萬美金,每月交納活動費3000美金。

這個俱樂部還利用自己的關系網絡,可以安排會員進入最頂級的億萬富豪俱樂部、上流社會派對、時裝表演等。要知道在這里每個會員至少得擁有對私人游艇或者高級跑車這類奢侈品說買就買的能力。俱樂部還有自己的內部雜志,介紹的都是世界頂級奢侈品,國外度假勝地,目的就是要從這些暴發的俄羅斯新貴們的腰包里大把的掏錢。

3000美金的課程,一天半,兩個上午和一個下午,由英國人、美國人和印度人分別主訓,額外加一節,克格勃男女色情間諜課程,看過一個一個小電影后講解。其余課程請的都是世界頂級專家現場教授,健身課程是由前蘇聯退下來的奧運冠軍講課,現場課程性愛示范都是真人示范,看的我全身腫脹,血往上涌,也往下涌,可看其他現場的人,全都象看一場斗雞比賽一樣平常。

在我的博客上提交文章時提示我因包含敏感內容審核沒有通過,趕上網絡正在打擊低俗之風的關頭,配合一下國家互聯網法規政策吧,盡管我覺得不是低俗內容,但還是不冒險啦,只能用今年小品趙本山的一句話:這里省去一萬字哈。

一星期下來總共花費8000美金,但仍意猶未盡。

感嘆自己真是井底之蛙,讓徹底我震撼,心底里蘊藏的一切荒誕可笑桎梏多年的陳舊思想牢籠被砸開了,成長中的巨大壓力都是因為我拋棄了直接的體驗而接受了社會、報刊、老師們許可的規則所導致的,正是對他們吃驚的輕信,以至于心甘情愿的受人駕馭,自己獨自面對多年漫長的煎熬,回頭想想,在那種思想桎梏的牢籠下,自己究竟是怎么熬過來的。唉,只能長嘆一聲!

現在看待自己,看待男人、女人、看待世界的視角不同了,就猶如人從三維空間看平面一樣,是一種新的發現,視野的急劇擴大,撥去了重重迷霧,清楚了原本很簡單的事實,為此我卻背負了那么多年的包袱,真該好好嘲笑一下自己成長二十年的代價。猶如自己過去住在一個狹小堅硬的盒子里,就像無窗的地下室,現在則生活在浩瀚的太空中,就像在88層高的公寓里往下看,一切盡在眼底。

在莫斯科整整待了一個星期后我和廖老才分開,在這一星期里,除了上課程和參加一部分俱樂部活動,其余時間蔡老都是對我進行思想上的舉重訓練,不停的加大砝碼,蔡老把他的半個多世紀的生存智慧傳給我,讓我醍醐灌頂,能讓我看見、看清、看透、看破一些從前在我眼里迷霧一樣的世界。

蔡老乘飛機直達葉卡,我從莫斯科出發,沿著這條世界上最長的鐵路線挨個城市拜訪,這段時間我和廖勇分頭行動,他在國內和口岸打點關系,我在我們的目標城市物色可靠的接貨商,并進行全方位的考察和篩選,而且盡量把接觸的人減少到最低,因為蔡老的一句話我們牢牢記住,保守這個秘密越久,我們賺得越多、越快,低調,低調,還是低調,在俄羅斯不能象在國內,你們認識和接觸的中國人越少越好。

沿途共考察了5個城市,每個城市大致呆了一個多星期,等回到赤塔見到廖勇時,選定接貨商的任務基本完成,廖勇說我整個人都像是變了另外一個人,容光煥發,神采飛揚。我在莫斯科的一個多星期的經歷讓廖勇羨慕不已,引起他強烈的好奇心,非要去一趟莫斯科不可,只不過目前我們的生意是頭等大事,一切都靠后。

廖勇已經辦理好了因公護照,這回廖勇還帶來幾個收購藥材的生意人前來考察,這些藥材商因為怕過海關的風險,寧可讓出一部分利潤給我們賺,也不想在海關上冒險賭博,我們每個月都可以在赤塔見面幾次,只要廖勇在后貝加爾發貨出來,電話通知我,我在赤塔乘坐飛機趕往發貨城市,我來接貨后將貨批給接貨商,為避免他們的懷疑,把兩次送貨的時間間隔至少在半個月以上,并且對外是以和老毛子合雇卡瑪斯貨車臨時捎貨的形式運送,我收款后就在當地直接收購藥材,直接發往后貝加爾或赤塔,等廖勇電話通知我另外一個城市的到貨時間,如果有時候廖勇在后貝加爾抽不出身,我就隨貨一起回赤塔,中途再轉發貨物到后貝加爾,等接到廖勇下一批貨所到城市的大致時間后,在坐飛機前往發貨城市接貨,轉貨。

我們的保密工作做得很不錯,廖勇把各方面的細節都考慮周全了,一開始廖勇一直多數是在后貝加爾發貨和接貨,引起了當地常駐的一些中國人的好奇和懷疑,因為后貝加爾這個海關小鎮實在是太小了,后來迫不得已,廖勇就多跑一些冤枉路,到赤塔來接貨,發貨,因為赤塔火車站是東西伯利亞最繁忙的鐵路中轉站之一,中國人很少,因為赤塔警察是最能刮中國人油水的,火車站附近的警察一個月從中國人身上搜刮來的錢就能買一輛日本車,面對這些貪婪的警察狗很多中國人都唯恐避之不及。這些警察的貪得無厭的舉動,無形之中為我們的保密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我們的利潤也在每月穩固增長。

就在這個時候我遇見一個讓我怦然心動的女孩。

在赤塔市場我遇到了一個讓我一見傾心的女孩,叫海霞,是東北同鄉,和父母一起在市場賣貨,長得很靚,個子很高,平時在市場碰面正眼都不看我一下。我很動心,如果在一年以前,我可能連想都不敢想,但現在不同以往,都死過三次的人有什么可害怕的。我自小就是一個從來就沒有人喜歡過的人,沒什么好担心的,頂多還是不讓人喜歡而已。來俄羅斯這幾年,看到過很多俄羅斯美女,但現在我的眼里只有一個女人,整個世界上只有一個女人,對周圍其他任何女人都突然沒有了任何興趣,我甚至為自己剛來俄羅斯時的荒唐行為感到有些后悔,覺得自己真的配不上這個女孩,從內心里感到自己下流、卑鄙。

那段時間只要我在赤塔,基本上就是泡在市場上,那時候市場上賣貨的中國人都叫我獨眼易龍,不知怎么胡亂傳的,都認為我的眼睛和牙齒是和老毛子單打獨斗弄殘的,這在他們眼里是不敢想象的,都認為我可能有毛病,有點發傻,也都很敬畏我。那些日子我天天都到她家的攤位上幫著收貨,賣貨,周圍擺攤賣貨的中國人都很熱情的跟我打招呼,說笑,但我知道她們全家都不喜歡我,年紀輕輕就缺牙少齒,說話磕磕巴巴,左眼還殘疾,更不接受我。為此我特意到老毛子醫院鑲牙,可把我疼壞了。廖勇建議我鑲金牙,因為在俄羅斯鑲金牙是一種時髦,并且很貴,讓我看起來很像布里亞特人,在各個城市跑可能更不會暴露中國人的身份,減少被襲擊的機會。還真別說,鑲金牙后在市場有的中國人還真把我當成俄羅斯布里亞特族了。

另外我說話總是磕磕巴巴,因此每次說話故意說的很慢,寧可多停一會也不著急說出來。那時我養成一個習慣,注定要遭受別人嘲笑時,先下嘴為強,開始就告訴別人我是結巴。那時候每次廖勇來之前我都會打電話讓他多帶一些青菜,這些蔬菜在俄羅斯無論什么時候都是稀罕物,奢侈品,送到她家的攤位上去,可是他父母根本不收,我也不言語,直接放到攤位上就走。不過第三次時候再去送青菜時,臨床的小偉直接給我一些錢,是這些日子我送的一些青菜,她家按照俄羅斯的市場價給我結算,那可是比買五頭羊還多的錢,我簡直都要成了菜販子啦,我當然不能收了。

通過小偉知道她們一家在赤塔做生意有兩年了,賺點錢,但踩包的總來騷擾她,老頭很倔,拼了命的護著自己的女兒。她父母一直趕她回國,海霞又不放心父母的身體,他們打算再干滿一年就回國了。

隨后去車里雅賓斯克時,告訴廖勇跟那個交情不錯的踩包老大打個招呼,關照一下,青菜以我的名義照捎不誤,每次都由小偉轉交到她家的攤位上。

一個多月后廖勇在后貝加爾脫離不開,我返回赤塔時已進入冬季,她全家照樣對我冷若冰霜,盡管天氣地凍天寒,但我心里不冷。白天就在她家攤位跟前靜靜的聽她的聲音,我很喜歡聽她的聲音,聲音很甜美,悅耳,或者遠遠的看著她的身影。每天市場收攤時就去幫她家收貨,搬貨到出租車上,即使她父母呵斥我依然照干不誤,這時候的臉皮不知不覺就自然加厚了,我自己都感到吃驚。她家人給我臉色看,挖苦我也不往心里去,這樣過了半年之久。

只要返回赤塔期間,除了接貨,發貨,整天就泡在零售市場上,有時候晚上象走火入魔式的打車到她租住的房子前面徘徊,有兩次被警察罚了盧布,一次還被警察當成酒鬼關到警察局的鐵籠子里蜷了一宿。

我曾問過廖勇“你那么在乎嫂子文美,這個文美一定有很多別人沒有的優點吧”

“并不是,只是她在乎我,我也只在乎她,并且我只對她有感覺。”

我追問“就這些嗎?沒別的了?”

“這些就足夠了”。

“奉勸你如果找女人跟你過一年兩年的話,可以按照周圍人的看法去找,如果想找跟你過一生的女人話,就誰的話也別搭理,按照自己的感覺,是你真的想的,是真的有感覺的,問自己是真的想的嗎,別太快回答,想想后再回答自己。按照那個去做就行了,不用考慮別人怎么想,怎么看”。

廖勇看我得出我是真的動心了,不可救藥了,就教我如何表白,教我一字一句的背誦墨西哥電視劇《卞卡》男主人公何塞·米蓋爾緊迫盯人的“三段式”:

當你對她表示時,如果她說“我不愛你”、“我對你沒有興趣”時,你要毫不氣餒,反而從容不迫地說:“這不是你的心里話!”這會給自己一個可下的臺階,避免了窘迫的處境,又給她一個挽回的機會。

當她說“我真是這么想的”、“這的確是我的心里話”時,你馬上說:“你不要再欺騙自己了。”

如果她反復強調“我根本沒有在欺騙自己”時,你還要不慌不忙地說:“你不要這樣講了,其實你的心中只有我!”

我還真照這個方法練習了好幾天,總覺得這個表達方法太強勢了,也許廖勇這樣的帥哥用還可以,我一直沒敢用。

廖勇還給我出過幾招,不過也沒見什么效果。她們家依然對我不冷不熱。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海霞依舊對我不屑一顧,關鍵是她從不跟我說話,雖然我不在乎她對我的不在乎,但我在乎她的一切冷暖。在冬天零下三十多度的嚴寒天氣里,看到她站在那里賣貨,那張經常在夢里出現的青春麗質的小臉凍得通紅,凍得直跺腳,真的發自心底的疼,心疼的我常常夜不能寐。

特地從新西伯利亞給她買回來一個很暖和的棉靴,被拒絕,買的意大利皮衣,被拒絕,我從其他城市帶回給她們的任何禮物都不收,我的房間里都堆成一個小山了,最后都讓我塞到兩個大包里。

那段時間只要一有空就給她寫信,加起來應該有幾本書那么厚了,可是沒有收到一封哪怕是只言片語的回信。搞得我有些心灰意冷,難道我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我是真的用心來表達,從前有過對班花董文麗的那種迷戀,那是青春期懵懵懂懂的對異性充滿神秘感的那種模糊的單戀,但現在可不是那種感覺,這個女孩在我心里就像女神一樣,朝思暮想。

難道是長的丑陋的原因嗎,那也不是我的錯呀,一個男人長得不漂亮但做事漂亮總行吧。難道因為我蹲過監獄?現在大家都知道我是替罪羊才進入那個該死的地獄的,我長這么大也沒有做過傷天害理的事情,小時候是很壞,曾經兇殘的殺死一些無辜的蚯蚓,禍害過退伍老軍人的莊稼,這也算是罪過嗎?為什么不接受我呢?喜歡一個人總沒有錯吧,也許錯就錯在太自不量力?喜歡一個不喜歡自己的女孩?星哥在《大話西游》里講過:愛一個人需要理由嗎?不需要嗎?需要嗎?不需要嗎?需要嗎?不需要嗎?

就在我幾近動搖時候,廖勇的弟弟來赤塔了,由他先駐扎赤塔接貨,發貨。

我知道廖勇是看我每天神情恍惚,担心我們的生意。已經有兩次出差錯了,一次發往鄂木斯克的郵政車廂到貨超出兩天后我還沒有趕到提貨,在車站庫房丟掉整整一包價值9萬人民幣的皮夾克,我心里很愧疚。廖勇讓我在其他幾個城市多呆一段時間,調節一下心情,并告訴我說他的弟弟只是臨時做個幫手,不會介入我倆的生意,不參與我們的利潤分成,過一段時間就讓他弟弟回國,告訴我別想多了。當時我心里還苦笑呢,那時候哪還有心情在乎這些呢。

近三個月的時間我基本在鄂木斯克和伊爾庫之間來回接貨,分貨,有廖勇弟弟在赤塔代替我的角色,我的時間不象以前那么緊,不做飛機改坐火車了,在火車上時間很漫長,打發時間的方式就是讀我隨身攜帶的那兩本書,就象一個窮人在花掉最后一塊錢一樣,一個字一個字的超慢速閱讀,我充分反復的體會體驗內心電影剪輯技術,過去和未來的電影在我的導演下慢慢清晰可見,但制作過去式的電影時海霞在冰天雪地里賣貨時的樣子總是定格在心理屏幕上揮之不去。

盡管她對我冷若冰霜,但我心底只有她一個女人,周圍形形色色的俄羅斯女人仿佛都不存在一樣。不是對她不死心,是想死心死不了心。我們的生意也沒有出什么大的差錯,只是有兩次我按照接貨商的要求進貨款式樣式出點問題,是我把樣品弄錯了,那兩次是按照賠掉關稅的價錢處理的。

等我三個多月后再次回到赤塔時,已經是春暖花開的季節了,盡管迫不及待的想見到朝思暮想的女孩,但心有余悸,那天下午沒有勇氣去市場,只是晚上又是鬼使神差的來到了她租住的房子附近,她住的房子附近還有一個教堂。看著那一排排大小一樣的窗戶,猜想她們是否剛剛吃過晚飯,離教堂這么近,上帝保佑讓我們見一面吧,有沒有可能出來散步呢,可以把我這三個月來寫給她的二十封信親手交給她,想想又覺可笑,在俄羅斯即使是白天中國人也不會出來散步的,抽了五支煙,徘徊了近一個小時才回去。

回去時好幾個人在我們的房子里,其中一個小偉無意間說起的一句話,讓我欣喜若狂,重新燃起巨大的勇氣和動力,因為小偉賣貨的攤位緊鄰她家,她向小偉打聽過我幾次,為什么這次去里邊做生意走這么長時間,我就像一具僵尸一樣又被注入了新鮮血液,馬上就活生生了。

第二天市場還沒有開大門,我早早的來到市場上,等著她們家運貨到市場,看到他們剛一下車,就像以往一樣幫助他們把三包貨扛到市場,趁她父母往攤床上擺貨時把二十封信塞到她的手里,就飛快地離開了,實際上我一直沒有離開市場,遠遠的站在隔一排的攤位上偷偷看她,就像偷偷欣賞一個高不可攀,遙不可及的美麗幻影。

不到半小時,看到她走出市場中國人的區域,獨自走到老毛子菜市場里,躲在一個角落里。她一直沒有發現我跟在她身后,下面的舉動讓我心跳加快,生怕她會聽到我的心跳聲。只見她拿出我寫的那些信,一封一封的開始讀,那可是整整二十封信啊,每封信都很長,她讀的很慢,差不多能有四十分鐘,中途可能累了還蹲下來讀了一會,有的信好像還重讀好幾次,老天,我心跳的都快得心臟病了,樂得我假牙都快要蹦出來了。那種場景,心里洋溢的狂喜,心臟的狂跳聲,永遠烙在我心里,從那以后,我一直保持給她寫信的習慣,直到她后來成了我老婆,直到我們吵架很兇的時候,直到后來我們離婚,直到現在有了電子郵件,我一直都給她寫信,在信紙上給她寫信,我會保持這個習慣一直到死那一天。

可能是由于女孩矜持的緣故,她還像以前那樣對我不理不睬,不過我心里可樂開了花。我還要往返于各大城市之間,由火車又改回坐飛機了,就是為了省下時間。我實在是痛恨和恐懼老毛子的飛機,飛機又大又蠢,噪音極大,起飛和落地時簡直是一種災難,就象要地震一樣,仿佛飛機要墜毀的那種感覺,每次都提心吊膽,雖然以前曾經有過三次尋死經歷,現在可不想死,太怕死了,因為我的生命好像剛剛開始燦爛,可不能就這樣不明不白的在老毛子上空掉下來,這可不象從前尋死,一點懸念都沒有了,掉下去必死無疑,這時的我比誰都珍惜寶貴的生命。

以前在國內從沒有坐過飛機,直到后來回國內乘坐中國航班時,心里感覺那個爽,比老毛子飛機舒服多了,還奇怪,俄羅斯重工業那么發達,飛機怎么這么差勁。托我心中女神的福,每次都有驚無險,都是自己嚇唬自己。事實上她還沒答應我什么呢,就把我樂得屁顛屁顛的。

這樣又過了四個多月,秋天快過去了,她才接納我了,白天在市場里偷偷溜出來一起跟我在老毛子菜市場里逛,跟我說話,不敢走遠,怕被他父母發現,因為她父母一直沒有同意她在俄羅斯找對象,特別是跟獨眼易龍處對象。不過只要她在乎我,這對我來說就足夠了,我已經被巨大的幸福擊中了,每天口里的金牙都放出金燦燦的笑意。不過,她說我的金牙不好看,我立即又硬著頭皮走進最痛恨的老毛子醫院,忍痛把那兩顆鑲金的門牙換掉了。

她說,她就知道有一天會嫁給天天逗她笑得人,我的口吃讓她很好奇,我總是說半句,停頓半天,才說出下一句來,后面的話讓她很好奇,總是歪著小腦袋耐心的等待下一句話,總是令她印象深刻,她鄭重其事的告訴我以后把好聽的話都要放在后半句來說。哈哈,我的口吃還讓她感覺到我與眾不同。

有一次在我們租住的房間里,讓她穿上了從新西伯利亞老毛子商場買過來的意大利皮衣和皮靴,簡直美極了,她的個子高,穿上和高挑的俄羅斯美女一樣,就像一個衣服架子,清新麗質,別提多漂亮了,廖勇都說好像是量身定做的一樣,盡管那時候還是深秋,我也讓她穿上,她不肯,就讓她帶回去,她說帶回去后就像賊一樣的千方百計不讓父母發現。

她的手很巧,在我去車里雅賓斯克之前,給我織了一個白圍脖,廖勇就有一個白色的,廖勇圍著那個白圍脖就像周潤發一樣帥,她就照那個樣子給我織了一模一樣的,雖然我圍上沒有廖勇那么精神,可我美的都快上天了,覺得自己帶勁兒,夠酷!

人逢喜事精神爽,好事成雙,廖勇告訴我,我們的利潤已經達到二百三十多萬了,也就是說,我已經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百萬富翁啦。比我預料的提前了三年,比蔡老預料的提前半年多,感覺前途似錦,原來的窮小子現在翻身了。廖勇告訴我千萬要低調,不能告訴任何人,包括海霞。我一直抑制自己告訴她的沖動,心想等以后結婚登記時候給她一個驚喜。自己可能太沒出息,興奮的晚上總是睡不著覺。真應了中國的一句成語,樂極生悲,接下來的日子又把我從幸福的頂峰狠狠的拋向了谷底。

也不能怨別人,是我自己搞砸的,一天她鄭重的跟我說,她決定這輩子跟我一起度過余生,如果她父母不同意,就先和我回國辦理結婚登記手續,將生米煮成熟飯,她父母就會認下這個婚事。當時聽后我感動的半天說不出話來,只是抓著她手,但就是說不出話來,太激動了。后來海霞問我是否有什么事情瞞著她,已經決定要跟我共度一生,彼此不要有什么欺騙,我沒有什么可隱瞞的,一沖動就全盤托出,把自己的事情都跟她說了。

鬼才知道,我說過去的那些事情的時候竟然不那么磕磕巴巴,包括三次自殺,包括來俄羅斯在伊爾庫茨克找過一次老毛子應召女統統都說了,好像是跟自己說話時一樣流利,好象是在說一件別人的事情一樣自然。不善察言觀色的我沒想到捅了大婁子了,她臉色越來越難看,最后頭也不回的走了。我知道闖禍了,但我做錯了嗎,這是我第二次面對自己完全信任的人,坦然無保留的面對自己的過去,上一回還是在監獄里的醫務室跟蔡老坦白過,我現在還覺得這種坦然的面對過去,還給我了一些勇氣,讓我不至于喘不過氣來。面對將要陪伴我一生,將要嫁給我的人,坦白是對她的傷害嗎,不坦白不更是欺騙和傷害嗎?

我想不明白,第二天就去市場找她,她沒有出攤,問她父母也不搭理我,第三天還是沒有出攤,我打車到她住的地方敲門也沒有任何回應,鄰居老毛子都出來抗議了。第三天再去市場時,小偉給我一個很大包裹,是我送給海霞的一些禮物,包括那件意大利皮衣和皮靴。告訴我海霞昨天晚上火車回國了,現在已經到了后貝加爾,應該快過海關了。我腦袋嗡的就大了,半天沒緩過勁來。

醒過神來趕緊給廖勇打電話,把發生的事情都說了,讓他在后貝加爾留住海霞,廖勇在電話里罵我簡直是個憨瓜,這種事情永遠也不能跟女人說的,這回你是兇多吉少了,急得我象熱鍋上的螞蟻一樣,恨不得馬上飛過去,可惜沒有飛機通往那個邊境小鎮,坐火車也來不及,只能傻傻的等著廖勇的電話了,等著奇跡的出現,真正體驗了什么是度日如年的滋味了。快到晚上的時候,廖勇打電話來,見到海霞了,在通關前勸了一個多小時,但海霞一句話也沒有,只是流淚,讓跟你通話也沒反應,從頭到尾沒說一句話,易龍你這回可能要沒戲,海霞以后有可能不會再來俄羅斯了。

放下電話,腦袋里一片空白,一句話都沒有?看來她是真的傷心絕望了,我該怎么辦?感覺天都塌下來,壓的我透不過氣來,每天都多次沖淋浴,成為年輕的百萬富翁的喜悅也被沖刷的干干凈凈。賺了很多錢,但沒有海霞這些錢好像也沒有什么太大的意義了。前些日子我托人給父母捎回去一大筆美金,以報答父母的養育之恩,但現在我賺錢的動力就是要給海霞幸福,可現在連這個機會都沒有。現在回想,當時如果讓我在一百萬和海霞之間做出選擇時,我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后者。不是我唱高調,因為在我眼里她是唯一的,錢可以慢慢賺。當時我就要回國內去找她,被廖勇堅決勸阻下來,告訴我現在回去也沒有用,必須給她和自己一段單獨冷靜的時間,這個女孩不知道你現在有錢,你們的感情還是比較純的,那就再等等。

那段時間車里雅賓,鄂木斯克,新西伯利亞的警察正在進行市場清理,遣送大批護照過期滯留不歸的中國人回國,我主要在克拉斯諾和伊爾庫兩個城市發貨,接貨,這兩個城市還沒開始遣送風潮,一次在從克拉斯諾開往伊爾庫的火車上,除了給海霞寫信表白,就是讀那兩本書,我也不知道寫的這些信如何寄到海霞那里,只是不停的寫信。讀到《自我創造》這本書里一段話,給了我很大啟發,我知道下一步該怎么做了,我要用書里的行為創造技術改變現狀,成敗在此一舉。

到站下車后我找到伊爾庫的接貨商老金,一起在黑毛子的烤肉店吃飯,通知他近幾個月我可能要集中發幾批貨,資金量很大,為保證每次都能按時現款返還,讓他提前做好準備。吃過飯我指著門口停著的一排日本車“三個月后,你可以從這些車當中任意選一輛,我來買單,從我最后一批貨的貨款里扣除”。老金當即打包票說沒問題,咱們合作這么久了就是不買車也能幫忙辦到。

如法炮制,在克拉斯諾也承諾給供貨商買了一輛二手日本車,三個月后兩輛車一共花了7000美金。這么做的目的是由于另外三個城市因為遣送造成的損失都要從這兩個城市補回來,所以這兩個城市的貨量和頻率都比以前多了,為了能第一時間及時返回貨款,他們要向其他的人借錢給我們返款。這樣一來,在這兩個城市的利潤和以前五個城市的利潤差不多,只是為保密,我和廖勇的弟弟廖剛輪流送貨,以免引起在市場賣貨的生意人的注意。最主要的是,為我在赤塔停留創造更多的時間,因為,克拉斯諾和伊爾庫都離赤塔更近一些。

從那本《自我創造》上學到的一個方法很簡單,就是讓海霞的父母為我做點事。以前我為他們做事他們不領情,從來不當回事,這回我要讓他們為我做事,幫幫我,這是挽回海霞的唯一機會了。

回赤塔后我跟廖勇商量一下,他說可以試一試,但愿能有效果。我每天照樣幫海霞父母卸貨,搬貨,搬完就走人,直到幾天后去伊爾庫,然后回來再到市場搬貨,走人,再去克拉斯諾,如此反復幾次后,一天中午我慌慌張張的跑到海霞家的攤位前,很害怕很恐慌的對他們說踩包黑幫分子的在后面追我,能不能把我給藏起來,她爸平時根本不搭理我,這時卻從攤位后面沖出來,一把拽住我拉到后面的箱包后面,拿一些毛毯和羽絨服給我遮擋蓋住,他兩個都站到攤位前面去了。一會兒有幾個踩包的走了過去,后面的一個人四下問市場賣貨的生意人,“看到獨眼易龍沒有”?“看到獨眼易龍沒有”?

我趴在毯子和羽絨服下面,感覺有些涼,心里一直偷偷的笑。過了十分鐘左右,老趙頭在外面打了一個車,讓我趕緊走。我走后小偉才按照事先商量好的話告訴海霞父母,因為我幫著一個東北老鄉說話,得罪了踩包的,所以才追我到市場。這事不能不會這么輕易就過去。

實際上那天是廖勇的弟弟廖剛領幾個踩包的到市場跟前的烤肉攤去吃飯,讓他們走在前面,他跟在后面,狐假虎威的問獨眼易龍跑哪去了,廖剛剛來不久,平時只負責在火車站發貨,輕易不到市場上去,很少有人見過他,老趙頭更不認識他了。

過了兩天,晚上我又跑到海霞家租的房子,跟他們說踩包的知道我的住處了,正四下找我呢,抓到我非把我打殘廢不可,我第二天要去伊爾庫,請求在他們家借住一夜,第二天中午就趕往伊爾庫,老趙頭沒猶豫就答應了,他們吃過晚飯了,還專門給我做了晚飯,整個晚上老兩口一直為我的處境担憂,說總躲也不是個辦法,如果用錢解決就不用跑路了。我解釋說他們獅子大張口,我沒有那么多錢給他們,不行就跟他們拼了,告訴他們過去我就砍過一個踩包的,那個踩包的阿斌老兩口還認識,老兩口嚇壞了,告訴我絕對不能亂來,那個踩包叫阿斌的還找過海霞的麻煩呢,非常可惡,但也絕對不能跟他們斗,那些都是亡命之徒,法律奈何不了他們,千叮嚀萬囑咐的告訴我,千萬不能沖動。估計那一晚老兩口肯定也沒有睡好,有些于心不忍,但為了我一輩子的幸福,只好先委屈他們一下了。

第二天中午去火車站之前,老兩口一在囑咐我去火車站的路上一定要加小心,如果碰到踩包的就喊警察,臨走還拿出500萬盧布,說是借給我路上以防萬一,當時我感動的差點流下淚,我根本不需要錢,也不缺錢,但是這錢我必須收下,我的目的達到一半了。

我走后小偉一直跟兩位老人旁敲側擊的講述一些我的事情,包括我很善良一直被人欺負,無償幫助很多被搶的身無分文的中國人回國的義舉。這些也都是我做過的,不是小偉瞎編的,只是借他的嘴給我宣傳廣告一下。因為蔡老一直給我灌輸不分時間地點,隨時隨地捐助別人的觀念,就像印在我的血液里一樣了,我這兩年也的確幫助了很多中國人,也有外國人,包括可惡的老毛子酒鬼。

那次從伊爾庫沒有直接返回,又到克拉斯諾呆了一星期左右才會赤塔,當我往回趕時,就好象不是我在趕往這個城市,而是城市向我走來,我心中的海霞向我走來。

回去給老兩口帶了一些老毛子的禮物,都是他們平時根本舍不得買的一些歐美進口到俄羅斯的用品,意料之中,這回老兩口沒有拒絕我的禮物。也把500萬盧布還給他們,告訴他們這件事我的朋友廖勇擺平了,他從后貝加爾特地趕來找到踩包的黑幫頭子,送點禮物這件事就算是過去了,現在沒有什么危險啦。老兩口留我吃飯,當然沒客氣,感覺就像一家人一樣。

一個月后,海霞回來了,一切言語是多余的,她說以為我們不可能了,知道我做過的丑事,父母這一關更是不可能逾越,是老趙頭往國內打的電話里,介紹了一些我的近況。她回俄羅斯就把我的事情都跟他父母說了,沒想到海霞復述給老趙頭時,老趙頭說的話讓我感激一輩子,“這孩子能跟你說實話,就不簡單了,人還算老實,看看周圍來俄羅斯出國跑團的年輕人哪個沒做過那檔子事,磕磕巴巴的倒挺誠實。人品不壞就行,你自己做決定吧”。當時我信誓旦旦向海霞保證,我現在已經擁有一切幸福,以后絕對不做對不起她的事情,可是我們婚后十年,我又一次違背諾言,做出了傷害她的事,讓我們的婚姻走向解體。

那年底我們就登記結婚了,做夢也沒想到自己能娶到老婆,從不知道戀愛是啥滋味的傻傻的我平生第一次戀愛就成功,婚后感情如膠似漆,才感覺以前在伊爾庫茨克的那次招妓是多么荒唐,那種沒有情感交融的肉體接觸不是性愛,只能算是性交,動物般的發泄,甚至連動物都不如,因為即使有高潮也沒有像動物一樣達到繁殖的目的。為此我深深的悔恨和自責,心里暗自發誓,會一輩子愛她,寵她,保護她。

蔡老讓人給我捎來一份貴重的禮物,是一個俄羅斯紫金檸檬鉆戒,鑲有五顆鉆石,并附有一封長信。信中蔡老告訴我五顆鉆石的含義,并告誡我現在已經是一個成熟的男人了,以后不要和任何出老婆以外的其他女人有任何感情糾葛,否則就是給自己穿小鞋,一輩子不得安寧,讓我牢記,就像對一個兒子一樣語重心長的叮囑,心里倍感親切。

2013-08-28 16:5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