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深度觀察清末民初精神脈絡
字體    

雷頤:有些詞是不能說的
雷頤:有些詞是不能說的
雷頤     阅读简体中文版

名目繁多的各種“禁忌”是人類社會自遠古以來的普遍現象,英國人類學家弗雷澤的經典著作《金枝》將原始社會的禁忌行為作了分門別類的深入研究。其中之一,就是詞匯的禁忌。直到現在,所有社會仍有各種各樣的詞匯的禁忌。當然,隨著社會的發展,種種禁忌,包括詞匯的禁忌,畢竟是越來越少。因此,詞匯禁忌的多少,往往可作為時代、社會“發達”與否的標志之一。
    中國的詞匯禁忌史來尤多,不知避諱就身陷牢獄之災,許多人還因此丟掉腦袋。由于禁忌的有關規定并無嚴格的“法治化”,為官家提供了操作空間過大的“自由裁量權”,百姓稍不留意就可能犯禁罹罪。例如,對帝王姓名避諱的慣例是諱名不諱姓,但李唐王朝就曾諱“李”。所以開元三年、十九年朝廷曾兩次 “禁斷天下采捕鯉魚”;曾有規定 “取得鯉魚即宜放,仍不得吃”,有賣鯉魚者被杖六十,蓋因“鯉”為“李”也。所以,鯉魚也被改稱“赤公”。宋代蘇軾的《廬山二勝·開先漱玉亭》中即有“愿隨琴高生,腳踏赤 公”之句。安祿山之亂是唐王朝由盛而衰的轉折點,所以唐肅宗李亨對“安”字甚惡,認為有害天下,故將許多有“安”的地名改為他名。據著名史學家陳垣在《史諱舉例》中的不完全統計,30多處地名中的“安”字被改,如將安定改保定、將安化改順化、安康改漢陰、保安改保寧、遂安改晉康……中國官權向來強大,甚至地方官也可要求屬下、百姓避其名諱,州官田登不許人用“燈”字,于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已是盡人皆知的成語。
    說來有趣,清王朝是北方少數民族政權入關,定鼎中原,曾被中原“華夏”視為“狄夷胡虜賊蕃”等,因此清初對這些字深深忌諱。如明末的“紅夷大炮”,清政權改為“紅衣大炮”,直到“盛世”乾隆時編纂《四庫全書》,還對書中的虜、狄、夷、胡等字作了改、挖。雖然雍正、乾隆對此都曾明確表示不以為然,但編書的史臣對真實的 “圣意”體會至深,仍不敢不改。從清初對這些字的改、挖,到雍正、乾隆表示不必改、挖而編書史臣卻仍然改、挖的這段歷史,可以看到原本屬“狄夷胡虜”的清政權入主中原后、又以“華夏”文明代表自居的矛盾心態。
    隨著統治日久,無人否認清王朝是“華夏”正統時,這些詞匯才“脫敏”,并在鴉片戰爭之后“強化”,“嚴夷夏之防”思潮再起,因為此時的“狄夷胡虜”所指的是侵略中國的西方列強,清王朝已儼然成防止“用夷變夏”的“華夏”的捍衛者了。翻來覆去,當它對自己是“華夏”正統不夠自信時,“狄夷胡虜”便是禁忌,至少是“敏感”;當它對自己是“華夏”正統充滿自信時,這些詞便全部“解禁”。
    對“反清”的太平軍,清政府規定自然不能“直呼其名”,不是“賊”就是“發匪”、“發逆”。而太平天國也是等級森嚴,禁忌詞匯種類之繁,字數之多,范圍之廣,執行之嚴,較之歷代有過之而無不及,也同樣規定稱敵對的清政府只能為“閻羅妖”,清官為“妖頭”,高官為“大頭妖”,清兵為“妖兵”,清軍營為“妖穴”。還規定“韃”、“咸豐”等字樣都要加上反犬旁。
    國共相爭最激烈之時,彼此也忌諱“直呼其名”而互稱為“匪”。這種情況,延續數十年。對此現象,著名民國史專家楊天石寫道:“‘蔣匪’與 ‘共匪’,其核心為一個‘匪’字。”(《擺脫“土匪史觀”,跳出“內戰思維”》,2007年11月29日《南方周末》)
    在“史無前例”的“全面專政”年代,認為有毒、有害的禁忌詞匯瞬間暴增,從暴風驟雨般的商店、街道改名運動,即可略窺一斑。從1966年8月20日開始,北京紅衛兵在“偉大號召”下沖上街頭,開始“破舊立新”,給許多商店、飯店、街道強換新名。8月23日《人民日報》頭版發表了題為“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浪潮席卷首都街道”的長篇報道,同時發表了名為《好得很!》的社論,熱烈贊揚說,“這是振奮人心的大事,這是大快人心的喜事”。因為“許多地方的名稱、商店的字號,服務行業的不少陳規陋習,依然散發著封建主義、資本主義的腐朽氣息,毒化著人們的靈魂”。隨后幾天,《人民日報》連續發報道、社論、評論,贊揚紅衛兵“橫掃‘四舊’的革命風暴”。據報道,北京的長安街改為“東方紅大路”、王府井大街改為“防修路”后又改為“人民路”,景山東街、后街改“代代紅路”,天壇路改“曙光路”,白石橋至中關村叫“文革路”……同仁醫院改為工農兵醫院,協和醫院改為反帝醫院,友誼醫院改為反修醫院,宣武醫院改為東方紅醫院,清華附中改為紅衛兵戰校、王府井百貨商店改為北京市百貨商店,頤和園改為首都人民公園,全聚德改為北京烤鴨店,東安市場改為東風市場,榮寶齋改為人民美術出版社第二門市部,天橋劇場改為紅衛兵劇場,藍天時裝店改為衛東服裝店……
    幾天之內,改名風暴席卷全國。連四川名菜“麻婆豆腐” 也被改為“麻辣豆腐”,成都的陳麻婆飯店改為文勝飯店,寓意“這次改名是文化大革命的勝利”。窮鄉僻壤,森山老林,也難以能免。產于福建武夷山深處著名的武夷巖茶“大紅袍”也曾被迫改名。由于“大紅袍”散發著“中狀元,加紅袍”的“封建毒素”,紅衛兵來到茶樹前要砍掉此樹,崇安縣茶葉局茶科所管理人員嚇得不知如何是好,突然有人想起毛主席也喝此茶,就對紅衛兵解釋說毛主席也喝過大紅袍,所以“誰敢砍大紅袍茶樹,誰就是階級敵人”,這才使大紅袍茶樹免遭砍伐之災。但是,紅衛兵還是勒令樹名必改,一位吳姓生產隊長想起了新近發表的毛主席詞《卜算子·詠梅》,歌頌梅花,而且在“文革”中梅花被認為是非常革命化的植物,“是當時紅極一時的政治符號”,于是提出將“大紅袍”改為“大紅梅”,終于順利“過關”。但不久,問題卻接踵而來,原來“大紅袍”相當部分出口海外,改為“大紅梅”后引起海外誤解,嚴重影響出口創匯。想來想去,茶科所人員又將“大紅梅”改為“大紅巖”,既具“革命色彩”,又貼近“武夷巖茶”。“觀音”也是封建迷信,所以“鐵觀音”也改名為“鐵冠音”(鄒全榮:《“大紅袍”險遭“文革”浩劫》,2008年11月25日《人民政協報》)。
    改得最多的,恐怕是人名了。1966年8月18日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上為女紅衛兵宋彬彬改名“宋要武”后,改名風潮霎時涌起。連“文質彬彬”都屬政治 “不夠正確”,那富貴、進財、光宗、耀祖、仁智、孝悌、淑芳之類,就不必說了。直到“文革”后期,江青還為人“改名”。據胡學常在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主管的《百年潮》雜志2005年第4期發表的 《江青與小靳莊》中說,1974年6月,“批林批孔批周公”運動正在高潮,江青來到小靳莊。這時“孔”、“周”等也成忌諱。“面對每一個人,江青幾乎都有 ‘正名’的沖動”,女社員王淑賢剛自報家門,江青就說又有淑又有賢,《三字經》里全有,要改成“王樹先”或“王先”,由其任選一個。有于瑞芳者,江青認為 “瑞”字特別要不得,同樣透著《三字經》氣味,于是為她改名“于芳”。老貧農魏文忠剛報告“我叫魏文忠”,江青就批評他的名字太封建,后來這個老農自己給自己改名為“魏文中”。王孝岐這個名字更把江青嚇了一跳:“啊呀!你這個‘岐’字改了吧,周文王啊!”最終,王孝岐改名“王滅孔”。婦代會主任周福蘭是負責接待江青的人員之一,江青見面就問她的姓名,然后說:“你這個名字太封建了,我可要造反了。”遂為其改名“周抵周”或“周克周”,要“抵抗奴隸主頭子周公”,或者 “克制周公”,“用咱們這個周,克制他那個周”。
    “文革”后,詞匯禁忌銳減,地名、商店企業名和人名大多重新改回舊稱。不過,在某些時候,仍會有某些“敏感”。邵燕祥在 《百年潮》1999年第7期發表《何必改詞》說,有次他在電視中看在北京直播的《黃河大合唱》紀念性演出,結束時,齊唱 《團結就是力量》。這支歌他會唱,歌詞也能記誦:“團結就是力量!團結就是力量!這力量是鐵,這力量是鋼,比鐵還硬,比鋼還強,向著法西斯蒂開火,讓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向著太陽,向著自由,向著新中國,發出萬丈光芒!”他在電視屏幕前跟著哼唱,但是,“唱著唱著不對了,再唱第二遍時,仔細盯著字幕看,發現原歌詞中的‘向著自由’被改成‘向著勝利’了”。在介紹了這首唱遍全國多少年歌曲的背景后,他感嘆道:“我真不明白,到了本世紀的九十年代末,為什么要去改掉五十多年前唱遍全國的一首歌曲中的‘自由’兩個字,以為這樣就能改變人們的歷史記憶,就能抹煞當時革命者和愛國者們對‘自由’的向往和追求嗎?”
    王輯志是我國IT業前輩、著名語言學家王力之子,2006年10月31日他在自己的博客中發表博文 “不能理解的禁止”,他寫道:“我常用北京移動網站來發手機短信,這樣比在手機上輸入短信內容方便些。現在我在南寧,住在我姐夫家,在民主路。明天我要去老家博白參加他們舉辦的客家文化節,他們來車接我。剛才我用上述網站發短信,告訴他來南寧民主路來接我。但是短信發送失敗,理由是:您的短信內容里含有不許發送的內容。我把‘民主路’三個字去掉之后,短信就發送成功了。于是,我還要用別的手段告訴對方我的地址。真的不明白為何不許在短信中出現‘民主’兩個字?”但經歷過“史無前例”的他畢竟具有歷史感,對此雖不理解,卻不否認時代的進步:“這種做法,我覺得很可笑。不過,社會畢竟在進步,回想起‘文革’期間,如果用廢報紙包東西,被發現報紙上有主席相片,會被批斗。如果不小心打碎了主席的石膏像,甚至要被定罪為反革命而進牢房。”
    詞匯禁忌史不絕書,一直是歷史研究的對象,這種研究也是史學家應該掌握的基本功之一。“禁忌詞”包含的歷史信息至為豐富:可以校勘歷史文獻年代,探究時代特色,窺視社會特點,觀測政治風云,分析文化政策……而最重要的意義,兩千五百多年前老子的短短一句話早就一語道盡:“夫天下多忌諱,而民彌畔。” 

2010-07-29 06:0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