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心事當拿云

人文精神  >>>  經學振興及百家爭鳴

   李賀《致酒行》詩句:“少年心事當拿云,誰念幽寒坐鳴呃。”拿云,能上干云霄之意。比喻志氣遠大,本領高強。
       秦始皇南巡會稽,儀仗萬千,項羽和叔叔項梁一起觀看,沖口而言:“彼可取而代之。”
       劉邦在咸陽服徭役,觀始皇帝出游,威風凜凜,喟然太息:“大丈夫當如此也!”
       陳勝、吳廣戍漁陽,大澤鄉遇雨,揭竿而起:“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始皇帝的天下就是被項羽、劉邦、陳勝、吳廣上述的豪言壯語擊得粉碎,二世、三世、子子孫孫獨霸天下的夢想“二世而斬”。
      比較是人類共同的心聲,當項羽、劉邦、陳勝、吳廣之時,相信許多人有過同樣的想法,說過類似的話,但只有上述三句話流傳了下來。豪言壯語與吹牛的區別就在于此。
     李斯年少時為郡小吏,觀倉鼠居大屋之下,食積粟,而廁鼠吃穢物,還受到人犬的驚擾。于是嘆息道:“人之賢與不肖如廁鼠,在所自處耳!”
       里中社祭后,陳平主持分祭肉,每次都分得很均勻。父老們都說:“善,陳孺子之為宰!”平曰:“使平得率宰天下,亦如是肉。”
       后人評之:“陳平佐漢,志見社肉;李斯亡秦,端兆廁鼠。”陳平處呂后多事之秋,避禍患,定宗廟,榮名一生,其遠大的志向在砧板上割肉的時候已表現得淋漓盡致。而知趣低微的李斯,因沒能抵擋住趙高所許榮華富貴的誘惑,終至欲“牽黃犬出上蔡東門逐狡兔”而不得。身首異處,為天下人笑。
       與劉項相比,漢光武帝劉秀青少年時的理想要卑微得多。劉秀在長安太學時,看到每次皇帝出巡,都是執全吾開道,威風八面。家鄉新野有位名叫陰麗華的姑娘,長得很美。因此,他總說:“做官要做執金吾,娶妻當娶陰麗華。”結果,不但娶到了陰麗華,還讓她做了皇后。
       毛澤東少年時代去東山高等小學求學時,胸懷鴻愿,留給父親這樣一首小詩:“孩兒立志出鄉關,學不成名誓不還。埋骨何須桑梓地,人生無處不青山。”結果一代偉人沒有埋骨他鄉,其子岸英卻長眠在了異國。兒子在朝鮮戰場犧牲后,兒媳請求其將岸英尸骨運歸國內,主席也用了一句詩做答:“青山處處埋忠骨,何須馬革裹尸還。”
       誠如晚唐詩人杜荀鶴《小松》詩云:“自小刺頭深草里,而今漸覺出蓬蒿。時人不識凌云木,直待凌云始道高。”設若項羽、劉邦諸人一事無成,其青少年時代的豪言恐怕早已隨風而逝。時勢造就了英雄,后世一代又一代年少才俊在英雄們青少年時代的壯語中一個又一個成長起來。


若耶溪的BLOG 2013-08-31 10:48:28

[新一篇] “月黑雁飛高,單于夜遁逃。”全詩賞析

[舊一篇] 一片飛花剪卻春,風飄萬點正愁人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