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經學振興及百家爭鳴
字體    

戴叔倫《蘭溪棹歌》情景交融 動靜結合
戴叔倫《蘭溪棹歌》情景交融 動靜結合
戴叔倫     阅读简体中文版

戴叔倫《蘭溪棹歌》 這首詞里有寫鯉魚,但在于全詩的景色與意境  一個“涼”字,令人覺得春寒猶在,一個“鏡”字,使人感到月夜的靜寂。但“涼月”的“涼”字似乎還有“清幽”的意思。打頭兒就是“涼月”,把全詩籠在了一個十分清幽的境界里。
本詩的主要藝術特色有兩點:一是情景交融,二是動靜結合。
這首詩,從頭至尾沒有寫到“人”,也沒有寫到“情”,而讀來卻使人感到景中有人,景中有情。詩人將山水的明麗動人,月色的清爽皎潔,漁民的欣快歡暢,淋漓盡致地展現在明澈秀麗的畫卷中,讀后給人以如臨其境的美感。從詩的結構看,前二句是靜景,后二句是動景,結句尤為生動傳。
 
應該是下半個月的峨眉月,農歷二十六或二十七左右,“月如眉”點明月球的月相,“半夜鯉魚上灘”,說明月球已掛在空中“柳樹灣”,位于天空的東面,月球東面反太陽光,照射地球。若是上半個月的峨眉月,半夜時分,月球應該落山了。
 
看到"涼月如眉掛柳灣,月中山色鏡中看。蘭溪三日桃花雨,半夜鯉魚來上灘”這首詩,編了一個故事我叫鯉十三,是家中的第十三個姑娘.我不像姐姐們那樣,要去迷惑達官顯貴,我只想嫁給一個平平淡淡愛護我的男人. 
 
就在那個涼月如鉤的晚上,我遇見了他.那個令我一生難忘的男人. 
 
他有著一般書生所沒有的豪邁之氣,但并不像憨猛武將那般粗野暴躁,他他時而豪飲舉杯高吟“天姥連天向天橫,勢拔五月掩赤城”,時而輕酌殘酒低誦“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淪送我情”,看得我的心,都醉了。 
 
都怪那該死的風,吹起了我的裙帶,讓他看到了躲在樹后的我。其實我寧愿他一輩子也遇不到我。這樣,我們無歡但也無痛了。天上飄散起初春的小雨,如珍珠般散落在細細的柳葉上,散落在平靜的江面上,散落在我的發絲上。美人如玉,他愛上我了。 
 
一夜醒來,看著他獨坐在窗前,案上放著一杯酒,一方紙上面提著“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想家了?”我問。 
 
“陪我回去吧”他說。我笑了。他只是這江邊的過客,根本不會久居于此,但我離不開這江水。 
 
“我們永遠在這生活好嗎?”我半嬌半求的語氣。“那你陪我喝一杯吧,我還沒見過你喝酒的樣子呢”。我搖搖頭。“我醉了,就不美了”。“喝一杯吧,你喝下去,我就不走了”。他許下了一個承諾,對我,也像是對他自己。我的心突然抽搐了一下,他說,他不走了。 
 
我知道區區百年修為剛剛能幻化成人,也許這一杯酒不但能將我打回原形,還能讓我百年修為毀于一旦,但只要他能留在我身邊,試一試又何妨。半夜,我周身發燙,身上的皮膚慢慢變成淡紅色,我知道我必需回到江里了。白天我對他說,“我想到西河灘走走”,因為平日里那野貓聚集。 
 
一只野貓跳到我身上,咬斷了我的喉嚨。其實死的那一刻我是笑著的,我寧愿死去也不愿讓他看到我變回原形的樣貌我只是一條生在江中的鯉魚。
 
  看到"涼月如眉掛柳灣,月中山色鏡中看。蘭溪三日桃花雨,半夜鯉魚來上灘”這首詩,編了一個故事我叫鯉十三,是家中的第十三個姑娘.我不像姐姐們那樣,要去迷惑達官顯貴,我只想嫁給一個平平淡淡愛護我的男人.

  就在那個涼月如鉤的晚上,我遇見了他.那個令我一生難忘的男人.

  他有著一般書生所沒有的豪邁之氣,但并不像憨猛武將那般粗野暴躁,他他時而豪飲舉杯高吟“天姥連天向天橫,勢拔五月掩赤城”,時而輕酌殘酒低誦“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淪送我情”,看得我的心,都醉了。

  都怪那該死的風,吹起了我的裙帶,讓他看到了躲在樹后的我。其實我寧愿他一輩子也遇不到我。這樣,我們無歡但也無痛了。天上飄散起初春的小雨,如珍珠般散落在細細的柳葉上,散落在平靜的江面上,散落在我的發絲上。美人如玉,他愛上我了。

  一夜醒來,看著他獨坐在窗前,案上放著一杯酒,一方紙上面提著“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想家了?”我問。

  “陪我回去吧”他說。我笑了。他只是這江邊的過客,根本不會久居于此,但我離不開這江水。

  “我們永遠在這生活好嗎?”我半嬌半求的語氣。“那你陪我喝一杯吧,我還沒見過你喝酒的樣子呢”。我搖搖頭。“我醉了,就不美了”。“喝一杯吧,你喝下去,我就不走了”。他許下了一個承諾,對我,也像是對他自己。我的心突然抽搐了一下,他說,他不走了。

  我知道區區百年修為剛剛能幻化成人,也許這一杯酒不但能將我打回原形,還能讓我百年修為毀于一旦,但只要他能留在我身邊,試一試又何妨。半夜,我周身發燙,身上的皮膚慢慢變成淡紅色,我知道我必需回到江里了。白天我對他說,“我想到西河灘走走”,因為平日里那野貓聚集。

  一只野貓跳到我身上,咬斷了我的喉嚨。其實死的那一刻我是笑著的,我寧愿死去也不愿讓他看到我變回原形的樣貌我只是一條生在江中的鯉魚。
  意思:一彎峨眉月掛在柳灣的上空,月光清朗,涼爽宜人。越中山色倒映在水平如鏡的溪面上,煞是好看。淅淅瀝瀝的春雨,下了三天,溪水猛漲,魚群爭搶新水,夜深人靜之時紛紛涌上溪頭淺灘。

  蘭溪棹歌
  涼月如眉掛柳灣,越中山色鏡中看。
  蘭溪三日桃花雨,半夜鯉魚來上灘。[2]

  注釋譯文
  【注釋】
  ①蘭溪:蘭溪江,也稱蘭江,浙江富春江上游一支流。在今浙江省蘭溪縣西南。棹歌:漁民的歌,船家搖櫓時唱的歌。
  ②涼月:新月。柳灣:種著柳樹的河灣。
  ③越中:古代東南沿海一帶稱為越。
  ④桃花雨:江南春天桃花開時下的雨。
  【譯文】
  一彎峨眉月掛在柳灣的上空,月光清朗,涼爽宜人。越中山色倒映在水平如鏡的溪面上,煞是好看。淅淅瀝瀝的春雨,下了三天,溪水猛漲,魚群爭搶新水,夜深人靜之時紛紛涌上溪頭淺灘。[3]

  作品鑒賞
  這是一首富于民歌風味的船歌。題中“蘭溪”,即婺州蘭溪縣境內的蘭溪(又稱東陽江,是富春江的上游);棹是船槳,棹歌即船家搖槳時唱的歌。戴叔倫公元780年在(德宗建中元年)舊歷五月至次年春曾任東陽令,蘭溪在東陽附近,這首詩大約是他在這段期間所作的。
  歌唱當地風光的民歌,除有特殊背景外(如劉禹錫《踏歌詞》)取景多在日間。因為在麗日艷陽照映下,一切景物都顯得生氣蓬勃、鮮妍明媚,得以充分展示出它們的美。此篇卻獨出心裁,選取夜間作背景,歌詠江南山水勝地另一種人們不大注意的美。這是它在取材、構思上的一個顯著特點。
  “涼月如眉掛柳灣”,首句寫舟行所見岸邊景色:一彎如眉的新月,映射著清冷的光輝,正低掛在水灣的柳梢上。雨后的春夜,月色顯得更加清澄;時值三月(從下文“桃花雨”可知),柳條已經垂縷披拂。眉月新柳,相映成趣,富于清新之感。
  “越中山色鏡中看”,次句轉寫水色山影。浙江一帶古為越國之地,故稱“越中”。“山色鏡中看”,描繪出越中一帶水清如鏡,兩岸秀色盡映水底的美麗圖景。句內“中”字復迭,既增添了民歌的詠嘆風味,又傳遞出夜間行舟時于水中一邊觀賞景色,一邊即景歌唱的怡然自得的情趣。
  “蘭溪三月桃花雨,半夜鯉魚來上灘”。船繼續前行,不覺意間已從平緩如鏡的水面駛到灘頭。聽到灘聲嘩嘩,詩人才聯想到連日春雨,蘭溪水漲,灘聲聽起來也變得更加急驟了。在灘聲中,似乎時不時聽到魚兒逆水而行時發出的潑刺聲,詩人又不禁想到,這該是撒歡的鯉魚趁著春江漲水,在奔灘而上了。南方二三月間桃花開時,每有綿綿春雨。這種持續不斷的細雨,能使江水上漲,卻不會使水色變渾,所以次句有水清如鏡的描寫,如果是北方的桃花汛,則自無“山色鏡中看”的清澈之景。由此可見詩人觀察事物描寫景物的真切。因是夜中行舟,夜色本來比較黯淡朦朧,這里特意選用 “桃花雨”的字面,感覺印象中便增添了明艷的春天色彩;夜間本來比較寧靜,這里特意寫到鯉魚上灘的聲響,遂使靜夜增添了活潑的生命躍動氣息。實際上,這里所寫的“三月桃花雨”與“鯉魚來上灘”都不是目接之景,前者因灘聲喧嘩而有此聯想,后者因游魚潑刺而有此猜測。兩首都是詩人的想象之景。正因為多了這一層想像的因素,詩情便顯得更為濃郁。
  通觀全詩,可以發現,這首船歌雖然以蘭溪之夜作為背景,但它著重表現的并非夜的靜謐朦朧,而是蘭溪夜景的清新澄澈,生趣盎然。而這,正體現出這首詩獨特的民歌氣韻。
我叫鯉十三,是家中的第十三個姑娘.我不像姐姐們那樣,要去迷惑達官顯貴,我只想嫁給一個平平淡淡愛護我的男人. 

就在那個涼月鉤魂的晚上,我遇見了他.那個令我一生難忘的男人. 

    他有著一般書生所沒有的豪邁之氣,但并不像憨猛武將那般粗野暴躁,他他時而豪飲舉杯高吟“天姥連天向天橫,勢拔五月掩赤城”,時而輕酌殘酒低誦“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淪送我情”,看得我的心,都醉了。 

    都怪那該死的風,吹起了我的裙帶,讓他看到了躲在樹后的我。其實我寧愿他一輩子也遇不到我。這樣,我們無歡但也無痛了。天上飄散起初春的小雨,如珍珠般散落在細細的柳葉上,散落在平靜的江面上,散落在我的發絲上。美人如玉,他愛上我了。 

    一夜醒來,看著他獨坐在窗前,案上放著一杯酒,一方紙上面提著“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想家了?”我問。“陪我回去吧”他說。我笑了。他只是這江邊的過客,根本不會久居于此,但我離不開這江水。 

    “我們永遠在這生活好嗎?”我半嬌半求的語氣。“那你陪我喝一杯吧,我還沒見過你喝酒的樣子呢”。我搖搖頭。“我醉了,就不美了”。“喝一杯吧,你喝下去,我就不走了”。他許下了一個承諾,對我,也像是對他自己。我的心突然抽搐了一下,他說,他不走了。 

    我知道區區百年修為剛剛能幻化成人,也許這一杯酒不但能將我打回原形,還能讓我百年修為毀于一旦,但只要他能留在我身邊,試一試又何妨。半夜,我周身發燙,身上的皮膚慢慢變成淡紅色,我知道我必需回到江里了。白天我對他說,“我想到西河灘走走”,因為平日里那野貓聚集。 

    一只野貓跳到我身上,咬斷了我的喉嚨。其實死的那一刻我是笑著的,我寧愿死去也不愿讓他看到我變回原形的樣貌我只是一條生在江中的鯉魚。
蘭溪棹歌
涼月如眉掛柳灣,越中山色鏡中看。
蘭溪三日桃花雨,半夜鯉魚來上灘。

【注釋】
①蘭溪:蘭溪江,也稱蘭江,浙江富春江上游一支流。在今浙江省蘭溪縣西南。棹歌:漁民的歌,船家搖櫓時唱的歌。
②涼月:新月。柳灣:種著柳樹的河灣。
③越中:古代東南沿海一帶稱為越。
④桃花雨:江南春天桃花開時下的雨。
【譯文】 一彎峨眉月掛在柳灣的上空,月光清朗,涼爽宜人。越中山色倒映在水平如鏡的溪面上,煞是好看。淅淅瀝瀝的春雨,下了三天,溪水猛漲,魚群爭搶新水,夜深人靜之時紛紛涌上溪頭淺灘。
【作品鑒賞】
  這是一首富于民歌風味的船歌。題中“蘭溪”,即婺州蘭溪縣境內的蘭溪(又稱東陽江,是富春江的上游);棹是船槳,棹歌即船家搖槳時唱的歌。戴叔倫公元780年在(德宗建中元年)舊歷五月至次年春曾任東陽令,蘭溪在東陽附近,這首詩大約是他在這段期間所作的。歌唱當地風光的民歌,除有特殊背景外(如劉禹錫《踏歌詞》)取景多在日間。因為在麗日艷陽照映下,一切景物都顯得生氣蓬勃、鮮妍明媚,得以充分展示出它們的美。此篇卻獨出心裁,選取夜間作背景,歌詠江南山水勝地另一種人們不大注意的美。這是它在取材、構思上的一個顯著特點。
“涼月如眉掛柳灣”,首句寫舟行所見岸邊景色:一彎如眉的新月,映射著清冷的光輝,正低掛在水灣的柳梢上。雨后的春夜,月色顯得更加清澄;時值三月(從下文“桃花雨”可知),柳條已經垂縷披拂。眉月新柳,相映成趣,富于清新之感。
“越中山色鏡中看”,次句轉寫水色山影。浙江一帶古為越國之地,故稱“越中”。“山色鏡中看”,描繪出越中一帶水清如鏡,兩岸秀色盡映水底的美麗圖景。句內“中”字復迭,既增添了民歌的詠嘆風味,又傳遞出夜間行舟時于水中一邊觀賞景色,一邊即景歌唱的怡然自得的情趣。
“蘭溪三月桃花雨,半夜鯉魚來上灘”。船繼續前行,不覺意間已從平緩如鏡的水面駛到灘頭。聽到灘聲嘩嘩,詩人才聯想到連日春雨,蘭溪水漲,灘聲聽起來也變得更加急驟了。在灘聲中,似乎時不時聽到魚兒逆水而行時發出的潑刺聲,詩人又不禁想到,這該是撒歡的鯉魚趁著春江漲水,在奔灘而上了。南方二三月間桃花開時,每有綿綿春雨。這種持續不斷的細雨,能使江水上漲,卻不會使水色變渾,所以次句有水清如鏡的描寫,如果是北方的桃花汛,則自無“山色鏡中看”的清澈之景。由此可見詩人觀察事物描寫景物的真切。因是夜中行舟,夜色本來比較黯淡朦朧,這里特意選用“桃花雨”的字面,感覺印象中便增添了明艷的春天色彩;夜間本來比較寧靜,這里特意寫到鯉魚上灘的聲響,遂使靜夜增添了活潑的生命躍動氣息。實際上,這里所寫的“三月桃花雨”與“鯉魚來上灘”都不是目接之景,前者因灘聲喧嘩而有此聯想,后者因游魚潑刺而有此猜測。兩首都是詩人的想象之景。正因為多了這一層想像的因素,詩情便顯得更為濃郁。
通觀全詩,可以發現,這首船歌雖然以蘭溪之夜作為背景,但它著重表現的并非夜的靜謐朦朧,而是蘭溪夜景的清新澄澈,生趣盎然。而這,正體現出這首詩獨特的民歌氣韻。
2013-08-31 11:1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