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名家地理—探索傳統中國韻味
字體    

曲徑通幽處  禪房花木深  題破山寺后禪院
曲徑通幽處 禪房花木深 題破山寺后禪院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題破山寺后禪院》是一首題壁詩。破山寺,即興福寺,在今江蘇常熟市西北虞山上。唐代詠寺詩為數不少,且有很多佳作。常建的《題破山寺后禪院》,構思獨具特色,它緊緊圍繞破山寺后禪房來寫,描繪出了這特定境界中所獨有的靜趣。
  這首詩描寫破山寺禪院清晨的幽靜景致,意境幽深,別具神韻。開篇二句,氣象高朗,清晨出游,旭日初升,萬物沐浴于燦爛的陽光之中,色彩一片亮麗。但詩人出游的目的地是“古寺”,遠遠望去,那是一片“高林”籠罩之地,因而一“入”之后,景象頓時大異,一條隱藏于竹林之間的曲折小路,一直通向幽深隱秘之處,走到禪房時,已是山深林密,花木森森了,與外界簡直形成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畫出了一幅幽邃的深山古寺圖。在這幽邃的古寺中,禪房依山臨水,嵐光飛翠,飛鳥歸棲,似覺愉情悅性,潭水清澈,人游此境,頓感雜念全消。可見這禪院實為修心養性的最佳場所,其幽寂的環境極易使人領悟佛教禪理。佛教禪理重在“空”、“靜”的感悟,所以詩人著重寫“靜”,曲徑通幽,潭影空寂,已入靜境,而在這“萬籟都寂”之中,唯有鐘磬之音傳出,悠悠揚揚,不絕如縷,以唯此一“音”襯托靜境,所謂“靜中之動,彌見其靜”,是以動寫靜之法。這首詩的開篇氣象的極高朗與后面的景境極幽寂,似乎絕不協調,就曾有人批評其意境矛盾,其實,詩人正是試圖通過這兩種完全不同境界的強烈對比,極力渲染破山寺的幽寂氛圍,從而給人以更為強烈的感受。

《題破山寺后禪院》是唐代詩人常建的一首題壁詩。此詩抒寫清晨游寺后禪院的觀感,以凝煉簡潔的筆觸描寫了一個景物獨特、幽深寂靜的境界,表達了詩人游覽名勝的喜悅和對高遠境界的強烈追求。全詩筆調古樸,層次分明,興象深微,意境渾融,簡潔明凈,感染力強,藝術上相當完整,是唐代山水詩中獨具一格的名篇。
 
題破山寺后禪院
清晨入古寺⑵,初日照高林⑶。
曲徑通幽處⑷,禪房花木深⑸。
山光悅鳥性⑹,潭影空人心⑺。
萬籟此俱⑻寂,但余鐘磬[qìng]音⑼。
 
⑴破山寺:又名興福寺,在今江蘇常熟市西北虞山上。南朝齊邑人郴州刺史倪德光舍宅所建。
⑵清晨:早晨。入:進入。古寺:指破山寺。
⑶初日:早上的太陽。照:照耀。高林:高樹之林。
⑷竹徑:一作“曲徑”,又作“一徑”。通:一作“遇”。幽:幽靜。
⑸禪房:僧人居住修行的地方。
⑹悅:形作動,此處為使動用法,使……高興。
⑺潭影:清澈潭水中的倒影。空:形作動,此處為使動用法,使……空。此句意思是,潭水空明清澈,臨潭照影,令人俗念全消。
⑻萬籟(lài):各種聲音。籟,從孔穴里發出的聲音,這里指自然界的一切聲音。此:在此。即在后禪院。都:一作“俱”。
⑼但余:只留下。一作“惟余”,又作“唯聞”。鐘磬(qìng):佛寺中召集眾僧的打擊樂器。磬,古代用玉或金屬制成的曲尺形的打擊樂器。
 
此詩載于《全唐詩》卷一四四,并入選《唐詩三百首》。以下是原北京大學教授倪其心先生對此詩的賞析。
破山在今江蘇常熟,寺指興福寺,是南齊時郴州刺史倪德光施舍宅園改建的,到唐代已屬古寺。詩中抒寫清晨游寺后禪院的觀感,筆調古樸,描寫省凈,興象深微,意境渾融,藝術上相當完整,是盛唐山水詩中獨具一格的名篇。
這首詩題詠的是佛寺禪院,抒發的是作者忘卻世俗、寄情山水的隱逸胸懷。詩人在清晨登破山,入興福寺,旭日初升,光照山上樹林。佛家稱僧徒聚集的處所為“叢林”,所以“高林”兼有稱頌禪院之意,在光照山林的景象中顯露著禮贊佛宇之情。然后,詩人穿過寺中竹叢小路,走到幽深的后院,發現唱經禮佛的禪房就在后院花叢樹林深處。這樣幽靜美妙的環境,使詩人驚嘆,陶醉,忘情地欣賞起來。他舉目望見寺后的青山煥發著日照的光彩,看見鳥兒自由自在地飛鳴歡唱;走到清清的水潭旁,只見天地和自己的身影在水中湛然空明,心中的塵世雜念頓時滌除。佛門即空門。佛家說,出家人禪定之后,“雖復飲食,而以禪悅為味”(《維摩經·方便品》),精神上極為純凈怡悅。此刻此景此情,詩人仿佛領悟到了空門禪悅的奧妙,擺脫塵世一切煩惱,像鳥兒那樣自由自在,無憂無慮。似是大自然和人世間的所有其他聲響都寂滅了,只有鐘磬之音,這悠揚而宏亮的佛音引導人們進入純凈怡悅的境界。顯然,詩人欣賞這禪院幽美絕世的居處,領略這空門忘情塵俗的意境,寄托自己遁世無門的情懷。
這是一首五言律詩,但筆調有似古體,語言樸素,格律變通。它首聯用流水對,而次聯不對仗,是出于構思造詣的需要。這首詩從唐代起就備受贊賞,主要由于它構思造意的優美,很有興味。詩以題詠禪院而抒發隱逸情趣,從晨游山寺起而以贊美超脫作結,樸實地寫景抒情,而意在言外。這種委婉含蓄的構思,恰如唐代殷璠評常建詩歌藝術特點所說:“建詩似初發通莊,卻尋野徑,百里之外,方歸大道。所以其旨遠,其興僻,佳句輒來,唯論意表。”(《河岳英靈集》)精辟地指出常建詩的特點在于構思巧妙,善于引導讀者在平易中入其勝境,然后體會詩的旨趣,而不以描摹和辭藻驚人。因此,詩中佳句,往往好像突然出現在讀者面前,令人驚嘆。而其佳句,也如詩的構思一樣,工于造意,妙在言外。宋代歐陽修十分喜愛“竹徑”兩句,說“欲效其語作一聯,久不可得,乃知造意者為難工也”。后來他在青州一處山齋宿息,親身體驗到“竹徑”兩句所寫的意境情趣,更想寫出那樣的詩句,卻仍然“莫獲一言”(見《題青州山齋》)。歐陽修的體會,生動說明了“竹徑”兩句的好處,不在描摹景物精美,令人如臨其境,而在于能夠喚起身經其境者的親切回味,故云難在造意。同樣,被殷璠譽為“警策”的“山光”兩句,不僅造語警拔,寓意更為深長,旨在發人深思。正由于詩人著力于構思和造意,因此造語不求形似,而多含比興,重在達意,引人入勝,耐人尋味。
盛唐山水詩大多歌詠隱逸情趣,都有一種優閑適意的情調,但各有獨特風格和成就。常建這首詩是在優游中寫會悟,具有盛唐山水詩的共通情調,但風格閑雅清警,藝術上與王維的高妙、孟浩然的平淡都不類同,確屬獨具一格。[3]
名家點評
宋人歐陽修評此詩頷聯:“欲效其語作一聯,久不可得,乃知造意者為難工也。”
清人吳景旭《歷代詩話》稱此詩“盡善”:“劈頭劈腦喝出‘清晨’兩字,次句云‘初日照高林’,接得有力。竹與花木,皆從‘高林’帶出,而映之以‘初日’,雖欲不幽且深,不可得也。此際聲聞、色象、種種銷滅,惟有一寺,與入寺者同攝入光影中。佛性、人性、鳥性,無動不靜,無靜不一,故結言‘萬籟此俱寂’。昔人所以美旦氣、快朝氣來也。自始至尾,總是‘清晨’兩字,安得不為一篇盡善!”

 

 

 

2013-08-31 15:1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