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連三月 家書抵萬金

人文精神  >>>  經學振興及百家爭鳴

“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自安史叛亂以來,“烽火苦教鄉信斷”,直到如今春深三月,戰火仍連續不斷。多么盼望家中親人的消息,這時的一封家信真是勝過“萬金”啊!“家書抵萬金”,寫出了消息隔絕久盼音訊不至時的迫切心情,這是人人心中所有的想法,很自然地使人共鳴,因而成了千古傳誦的名句 
直譯:烽火連天起這么多年,家書都快值千金了。
意譯:打了這么多年的仗,家書怎么還不來呢?(打仗就燃烽火,用于報警)
思想感情:多年的戰亂,顛沛流離,妻離子散,不知道遠方的親人怎么樣,表達了對遠方親人的思戀和祝福。因為在古代沒手機啊,經常打仗,不像現在。
“白頭搔更短,渾欲不勝簪。”烽火遍地,家信不通,想念遠方的慘戚之象,眼望面前的頹敗之景,不覺于極無聊賴之際,搔首躊躇,頓覺稀疏短發,幾不勝簪。“白發”為愁所致,“搔”為想要解愁的動作,“更短”可見愁的程度。這樣,在國破家亡,離亂傷痛之外,又嘆息衰老,則更增一層悲哀。 
  這首詩反映了詩人熱愛國家、眷念家人的美好感情,意脈貫通而不平直,情景兼具而不游離,感情強烈而不淺露,內容豐富而不蕪雜,格律嚴謹而不板滯,以仄起仄落的五律正格,寫得鏗然作響,(轉載自第一范文網http://www.diyifanwen.com,請保留此標記。)氣度渾灝,因而一千二百余年來一直膾炙人口,歷久不衰。 
  春望一詩中的對偶句: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 
  詩人這一年剛45歲,但“白頭”是寫實——半年后,他在《北征》中曾再次提到:“況我墮胡塵,及歸盡華發。”“白頭”而又稀疏到“不勝簪”的地步,其蒼老之態可以想見。他蒼老得這么快,完全是憂國、傷時、思家所致。 
  杜甫陷賊中八個月,大約寫了二十來首詩,論深沉含蓄,當以此詩為最,句句都有言外之意,很值得品味。  
 

網載 2013-08-31 15:19:53

[新一篇] 新豐美酒斗十千 咸陽游俠多少年

[舊一篇] 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