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經學振興及百家爭鳴
字體    

長安一片月 ,萬戶搗衣聲
長安一片月 ,萬戶搗衣聲
李白     阅读简体中文版

 李白 ,《子夜吳歌》
 
  長安一片月,萬戶搗衣聲。
  秋風吹不盡,總是玉關情。
  何日平胡虜,良人罷遠征。
 
  注:
 
  子夜吳歌:六朝樂府吳聲歌曲。《唐書·樂志》:“《子夜吳 歌》者,晉曲也。晉有女子名子夜,造此聲,聲過哀苦。”《樂府解題》:“后人更為四時行樂之詞,謂之《子夜四時歌》。”李白的《子夜吳歌》也是分詠四季,這是第三首詠秋。并由原來的五言四句擴展為五言六句。
 
  一片月:一片皎潔的月光。
  萬戶:千家萬戶。
  搗衣:洗衣時將衣服放在砧石上用棒棰打。
  吹不盡:吹不掉之意。
  玉關:玉門關。這兩句說颯颯秋風,驅散不了內心的愁思,而是更加勾起了對遠方征人的懷念。
  平胡虜:平定侵擾邊境的敵人。
  良人:指駐守邊地的丈夫。罷:結束。
 
  賞析:
 
  杰出的浪漫主義詩人李白,在他的創作實踐中,十分注意向漢魏六朝的民歌學習,從中獲得豐富的養料,充實和發展自己的創作,這首《子夜吳歌》就是詩人向民歌學習而又有所創造的例證。
 
  《子夜吳歌》是六朝時南方著名的情歌,多寫少女熱烈深摯地憶念情人的思想感情,表現非常真誠纏綿,李白正是掌握住了這種表達感情的特點,在本詩中成功地描寫了閨中思婦那種難以驅遣的愁思。“長安”兩句寫景,為抒情創造環境氣氛。皎潔的月光照射著長安城,出現一片銀白色的世界,這時隨著颯颯秋風,傳來此伏彼起的搗衣聲。搗衣含蘊著思婦對征人的誠摯情意。“秋風”兩句承上而正面抒情。思婦的深沉無盡的情思,陣陣秋風不僅吹拂不掉,反而勾起她對遠方丈夫的憶念,更增加她的愁懷。“不盡”既是秋風陣陣,也是情思的悠長不斷。這不斷的情思又總是飛向遠方,是那樣執著,一往情深。最后兩句思婦直接傾訴自己的愿望,希望丈夫早日安定邊疆,返回家園和親人團聚,過和平安定的生活,表現了詩人對勞動婦女的同情。這首民歌氣味很濃的樂府詩,樸素自然,流麗婉轉,真切感人。
 
长安一片月 万户捣衣声 ——谈中国古典文学中的“衣”之三
 
胡晓明                                                                                                                                                                                                                                                     
  “衣”也包括襟、带等饰物,含有夫妇间一种极缠绵的欢爱意。如繁钦《定情诗》:                                                                                                                                                                                
“日暮兮不来,凄风吹我襟。”李端《拜新月》:“细语人不闻,北风吹裙带。”古人迷                                                                                                                                                                                
信,以为裙带动,预兆着男人的归来,如吴歌:“罗裳易飘,小开骂春风。”这是一                                                                                                                                                                                  
层意思。又古人往往于襟带上饰有“同心结”,如《古诗·盘中诗》:“结巾带,长相思。”                                                                                                                                                                            
敦煌词中的《奖美人》一问一答:“罗带同心谁?”“罗带同心自。”这又是一层意                                                                                                                                                                                 
思。至于捣衣的声音,那更是一种深淳的人伦音乐。在南朝肖绎的《金楼子·立言》                                                                                                                                                                                    
中,就提到这种使“秋士”们“内外相感”难以为怀的诗化音响。李白的“长安一片                                                                                                                                                                                    
月,万户捣衣声”,杜甫的“用尽闺中力,君听空外音”,都写出了深至的人性,一如                                                                                                                                                                                  
陆游《感秋》所叹:“西风繁杵捣征衣,客子关情正此时。”由此看来,“衣”非衣,“衣”                                                                                                                                                                            
在传统诗学中应视为一个约定俗成的情感暗语,它贮存着思念、关切、盼望,依恋,                                                                                                                                                                                    
欢爱、伤逝及性苦闷等丰富的、词典所不具有的人文涵义。从语言角度看,“衣”又与                                                                                                                                                                                  
“依”、“忆”、“倚”(古诗中“倚门”表家人盼归)音近,在这一组声音里便可以读出                                                                                                                                                                                
一种温情。如葛鸦儿的《怀良人》:“蓬鬓荆钗世所稀,布裙犹是嫁时衣。胡麻好种无                                                                                                                                                                                  
人种,正是归时底不归?”第二句,简直可以读出里面“妾心犹是嫁时依”那一层意思                                                                                                                                                                                   
来。“衣”在诗韵中又跟“苦心”、“悲音”、“所钦”、“泪流衿”等词同属一个韵部,惟                                                                                                                                                                            
其如此,这些词常常在一起使用而发生“意味互渗”作用,“衣”更成为一个终古常见                                                                                                                                                                                  
而光景常新的人伦情味符号。

 

2013-08-31 15:5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