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經學振興及百家爭鳴
字體    

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最是難懂女兒心
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最是難懂女兒心
珠玉在側     阅读简体中文版

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

今年元夜時,月與燈依舊。不見去年人,淚滿春衫袖。

——宋·歐陽修《生查子》

我曾經聽到過一首歌,是用歐陽修這首詩譜的曲子,唱的非常動聽,歌是瓊瑤某部作品的主題曲。這首歌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為那種細膩的柔情,為那種見不到愛人而失落的心情。

“我還記得去年元宵夜的情景,那天我們約好了一起去看花市,我興奮的梳妝打扮,就怕你覺得我穿的不漂亮,一想到就能見到你了,我的心如小鹿亂撞,碰碰的跳個不停,一整天都不得安穩。

我急切期待著黃昏的降臨,因為我們約好日暮時分相見,那時候我正好和家人一起去逛花市,我們可以趁著天黑悄悄的見一次面。花市里真熱鬧,濃郁的花香彌漫,彩燈照的街上猶如白晝,我跟著家人閑逛,四處打量著哪里有你的聲音。

很快我便看到你挺拔的身影,你注視著我,向我偷偷打手勢,我明白那是讓我偷溜的信號,我避過家人的視線,悄悄出了花市,月光透過柳枝間的縫隙灑下來,我輕輕走在石板路上,說不出的輕松。

這時一只手突然斜伸過來將我用力拉住,我嚇了一跳剛要尖叫,熟悉的氣息將我包圍,“是你!”我驚喜道。

你就站在我面前,俊朗奪目器宇軒昂,我溶化在你美好真摯的笑容中,只希望時間再此刻停駐,拉著你的手一直就這樣到老。

今年的元宵節又到了,花市依舊香氣繚繞,月光下的柳樹依舊在風中輕搖,我又見到了你,依然是那身天青色長衫,依然是那挺拔的身姿,可是身形卻消瘦了許多,為什么背影看起來那么落寞?我很想和你再見一面,很想再次握住你的手,可是這些都已經無法辦到了。

我看到你扶著那棵熟悉的柳樹,漸漸的熱淚盈眶,漸漸的淚流滿面,可是我卻無法上前安慰你,無法將你抱在懷中,對不起,請忘記我吧,我們再也無法相見了。”

這首詞寫的是思戀之苦,上片寫去年元夜情事。頭兩句寫元宵之夜的繁華熱鬧,為下文情人的出場渲染出一種柔情的氛圍。后兩句情景交融,寫出了戀人月光柳影下兩情依依、情話綿綿的景象,制造出朦朧清幽、婉約柔美的意境。

下片寫今年元夜相思之苦。“月與燈依舊”與“不見去年人”相對照,引出“淚滿春衫袖”這一舊情難續的沉重哀傷,表達出主人公對昔日戀人的一往情深,卻已物是人非的思緒。

往昔的快樂時光成了追憶,世事難料,情難如愿。牽動人心的最是那凄怨、纏綿而又刻骨銘心的相思。誰不曾渴慕,誰不曾誠意追索,可無奈造化捉弄,陰差陽錯,幸福的身影總是擦肩而過。

舊時歡愉仍駐留心中,而癡心等候的那個人,今生卻不再來。很多人都猜測,那女子為何沒有守約,有說女子迫于家族壓力嫁人了,有說女子遇上達官貴人變心了,我到寧愿相信,是那女子病故了。起碼在她臨逝前,她的心底一定還在思念著她的心上人,這個無法彌補的遺憾,也許才是最美的。

世間總有太多的傷感和遺憾。世事在變,滄海桑田。回眸尋望,昔人都已不見,此地空余斷腸人。這種意境,倒是與崔護的“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有異曲同工之妙。

唐德宗貞元年間,博陵的年輕舉子崔護,到長安考進士未被錄取,清明節那天,他一個人去城南玩,逛累了有些口渴,便走到一個農家莊院,草木繁茂,桃花盛開,景色非常美。

崔護敲了許久的門,才有個姑娘來應門。崔護忙報上自己的名字,解釋道:“我一個人出來春游,走得累了想要點水喝。

姑娘出來給崔護開門。崔護喝水的時候,那姑娘正倚著一株艷麗的桃花,真是潔白柔潤的面龐與桃花相輝映,看起來嬌艷美麗。

崔護喝完水,戀戀不舍的和姑娘告辭,姑娘送他到門口,與他依依惜別,兩人還含情脈脈的對望很久。

第二年清明,有到桃花盛開的時節,崔護想起去年的那個姑娘,于是特地尋找過去,到了那家莊院,桃花依然綻放,只是院門緊鎖,他敲了很久的門都沒人來開。崔護心中失望,在門上寫下這首著名的《題都城南莊》:

題都城南莊

唐·崔護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

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崔護寫下這首詩便走了,過了幾日他偶然路過城南,又來找這家莊院,聽到院中有哭聲,便上前敲門。

有個老翁過來,崔護問他怎么回事,老翁不答反問:“你是崔護嗎?”崔護點頭,老翁大哭道:“你殺了我的女兒!”

崔護大吃一驚,連問怎么回事,老翁抽泣著回答他,原來這老翁的姑娘名喚絳娘,從小便知書有禮,長大后還沒說過親,自從去年春天以來,她時常神情恍惚,一個人坐著發呆,問她什么也不說。前兩天她和我一道出門,回來時見到門上有首詩,讀完以后就哭了,哭了很久很久,幾天都沒吃東西了,現在眼睛都閉起來了,大夫都說不行了。我老頭子孤單一人,就這么一個女兒,現在讀了你的詩就快要死了,難道不是你殺了她嗎?”

崔護也忍不住哭了,請求再去看絳娘一眼,只見絳娘躺在床上,雙目緊閉,氣若游絲,已經不行了。崔護哀傷的抱住她,輕喚道:“絳娘,崔護來了,崔護在這人。”沒想到絳娘居然睜開眼了,她看到自己正躺在崔護懷里,立時病也好了大半,沒過幾天就痊愈了。

隨后,崔護回家把情況稟明父母,父母十分體諒他們的一片真情,于是依禮行聘,擇一吉日將絳娘娶進門來。從此兩人與詩書為伴,絳娘夜夜為夫伴讀,使得崔護心無旁騖、一心上進,終于考取了進士。

這是一個圓滿結局的故事,雖然寫到了物是人非的無奈,但是最終崔護還是和絳娘團聚了,惟有歐陽修詞中的主人公,留在心中的是永遠的那份痛,那份失去愛人,失去畢生之愛的痛。

以后每年的今日,他都會想起那個離他遠去的人,又或許在不久以后,他便能解開心結,重新一段新的生活,畢竟,人是最善于遺忘的。

2013-08-31 18:5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