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經學振興及百家爭鳴
字體    

既能解佩投交甫,更有明珠乞一雙——鄭德璘的羅曼史
既能解佩投交甫,更有明珠乞一雙——鄭德璘的羅曼史
珠玉在側     阅读简体中文版

纖手垂鉤對水窗,紅蕖秋色艷長江。

既能解佩投交甫,更有明珠乞一雙。

                                             ——鄭德璘《投韋氏》

纖細柔美的小手在水窗邊垂下了釣鉤,就像初秋的紅蓮般,艷麗的容姿驚動了長江。

江水中的女神都能將自己的玉佩交給鄭交甫,我求你也送我一對明亮的珍珠做信物吧。

這是鄭德璘寫個以為姑娘的情詩,正是這首詩讓鄭德璘找到了他的終身伴侶。

唐德宗貞元年間,鄭德璘每年都要在夏天的時候前往江夏去探望他的親戚,途中必定會路過洞庭湖。

洞庭湖上有個賣菱角的老翁,他每天都劃著船在洞庭湖上賣菱角,奇怪的是他也不吆喝,也不熱情,有要買菱角的船只停下便喚他靠過去,老翁也不多說話,賣完菱角就走。

鄭德璘每次經過洞庭湖,都會邀老翁一起喝酒,他們兩人也不多說話,只望著一望無際的湖面喝酒,鄭德璘偶爾問老翁一些瑣事,老翁也會答兩句。

有一年,鄭德璘又途徑洞庭湖,傍晚停泊在湖畔休憩,這時一艘大船也靠了過來,停在鄭德璘的船邊,相隔僅幾尺。一名年輕貌美的姑娘拿著釣竿出來釣魚,夕陽斜照在她身上,將她周身籠上一層淡淡的橘紅色,將她秀麗的臉龐襯托的無比可愛。

鄭德璘看到那名女子,完全的傾倒了,他被那名女子的容貌迷住了,可是礙于封建禮教的束縛,他們之間又沒有辦法說話,只能靠眼神交流。

鄭德璘打聽到隔壁船原來是某個大鹽商的,姑娘姓韋,閨名楚云,還待字閨中,便立刻寫了一首詩《投韋氏》,他將詩寫在一尺來長的紅綢上,悄悄的掛在姑娘釣竿上。

韋楚云拿到紅綢,反復誦讀著鄭德璘的詩,她不是很懂詩的意思,可是她又沒辦法開口問鄭德璘,無奈之下,突然想起昨夜拿到的一首詩,便將寫著詩句的紅紙勾在釣鉤上扔給鄭德璘。

但其實這詩并不是韋楚云自己寫的,而是一首別人的詩,她覺得寫的很好便抄了下來。

昨天晚上,韋家的大船在停泊洞庭湖之前,曾在黃鶴樓下停泊過,一天夜里,秋色夜涼如水,水面上有淡淡霧氣輕蔓,月色正好,宛如銀盤掛在天際,水波蕩漾水中倒影猶如塊塊碎銀。

韋楚云正與鄰船的另一位姑娘賞月聊天,聽到隔壁船上有人在吟詩,這人便是崔希周,他吟的正是他自己寫的那首《江上夜拾得芙蓉》

物觸輕舟心自知,風恬浪靜月光微。

夜深江上解愁思,拾得紅蕖香惹衣。

清風輕緩的吹拂,風平浪靜,月光柔和,我感覺有一樣東西輕輕的觸到了船舷,原來是一束芬芳撲鼻的紅蓮花,衣袖上點點香氣四散縈繞,在這深夜的江上緩解了我無盡的愁思。

這是崔希周寫自己拾到了一束紅蓮而有感而發的詩句,因為覺得詩句好聽,描寫的環境也很幽美,被韋楚云特地摘錄下來,寫在一張紅紙上面,而現在韋楚云情急之下將這首詩扔給了鄭德璘。

鄭德璘捧著紅紙反復誦讀,他投給韋楚云的是一首表白的情詩,當他收到韋楚云的回復時,理所當然的將詩句中的內容理解為韋楚云對他的回答:“在風平浪靜,月色柔和的江面上,你那塊寫著詩的紅綢碰到了我的船,這深情的詩給了我多少撫慰啊,就像我拾到了美麗的紅蓮花而滿懷清香。”

鄭德璘當然很高興,這是韋楚云對他的回應,說明韋楚云對他也是有意思的,可是礙于禮數,他沒有辦法將喜悅的心情表現給韋楚云,只能慢慢等待著時機。

韋楚云雖然將崔希周的紅紙投給了鄭德璘,可她內心卻還未對鄭德璘真正動心,但是她又非常喜歡鄭德璘的這首詩,便將這段紅綢系在了手腕上。

天還沒亮,韋家的船就起錨了,洞庭湖中刮起了大風,湖中巨浪滾滾,鄭德璘的船小,經不起太大風浪,無法像韋家的大船那樣乘風破浪前進,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心愛的姑娘漸行漸遠,心中焦急萬分卻沒有辦法。

到了傍晚時分,風浪漸漸止住了,鄭德璘正要啟程去追趕韋家的大船,這時又湖上的漁家過來告訴鄭德璘,早上起航的韋家大船,在湖心遭遇了大浪,不幸沉沒了,韋家人沒有一個得救,全部沉入了湖底。

這消息猶如一個晴天霹靂,將鄭德璘打懵了,他神情恍惚,坐在船邊一動不動,一直坐到深夜。

夜深了,月亮又升上夜空,鄭德璘睹物思人,想到了白天還活色生香的韋楚云,竟然就此香消玉殞,心中悲痛萬分,特意寫了兩首悼念的詩

吊江姝

唐.鄭德璘

其一

湖面狂風且莫吹,浪花初綻月光微。

沉潛暗想橫波淚,得共鮫人相對垂。

其二

洞庭風軟荻花秋,新沒青蛾細浪愁。

淚滴 白蘋君不見,月明江上有輕鷗。

湖面上的狂風別在吹了,浪濤滔天月色暗淡無光,我心中的姑娘沉入水底,她應該在和湖里的鮫人相對垂淚吧。

洞庭湖上的風浪小了,荻花陣陣帶來了秋意,湖水剛淹沒了一個年輕美麗的姑娘,湖面的細浪也充滿了哀愁。我的眼淚撒上了白蘋你卻看不見,湖上的月色明亮皎潔,有只寂寞的鷗鳥輕輕掠過,卻再也見不到你的身影了。

鄭德璘寫完這兩首詩,對著洞庭湖水在船頭反復吟誦,知道自己哽咽說不出話,他祭奠著自己剛剛逝去的愛情,讀完詩后便將寫著詩作的綢子拋入了湖水。

鄭德璘的癡情驚動了水神,他拿著鄭德璘剛寫的悼念詩去找洞庭湖的府君,府君看過后將剛淹死的幾個姑娘召集過來,問:“誰是鄭德璘悼念的女子?”

韋楚云不知道鄭德璘就是寫詩給她的人,有點猶豫不敢開口,有人見到她手上系的紅綢,便告訴府君楚云才是鄭德璘喜歡的女子。

府君確認后說:“鄭德璘以后會是我這一帶的長官,而且他多次的款待我,對我又非常和氣,所以這次為了報答他,便讓他的心上人復活吧。”

韋楚云將府君的模樣細細記在心里,便跟著水神跑出去,水神一路跑的很快,韋楚云追的很辛苦,直到路盡頭突然出現一個水池,水神才停下來,趁韋楚云不備將她推進了水池。

鄭德璘寫完悼念詩,久久不能入眠,反復讀著韋楚云給他的那首詩,突然感覺真的而又東西碰了船舷,便立刻出去查看,他就著燭光看到船邊有一個人,再仔細一看,那人的手臂上還系著一條紅色的綢帶,他立刻叫人來講韋楚云拉上船,韋楚云得救了。

韋楚云醒過來,向鄭德璘講述了她在洞庭湖底的經歷,說府君是為感謝鄭德璘才讓韋楚云復活的,并且向鄭德璘細細描述了府君的容貌,可是鄭德玲想了很久都沒想起府君到底是誰,只好作罷了。

鄭德璘跟韋楚云成了婚,后來任巴陵縣的縣官,洞庭湖正好在管轄范圍內,他派船去接韋楚云與自己團聚,船上有五個船工,有個衣衫襤褸的老翁似乎劃船不給力,韋楚云團聚心切,罵了他一句。

那老翁說:“當年我在水府讓你活命,你不感謝我,反而來罵我,還不如不救你呢。”

韋楚云這才發現這老翁就是當年的府君,立刻盛情款待,將他奉為上賓,并且磕著頭乞求道:“我父母和姐妹還在水府嗎?我能去探望他們嗎?”

府君答應了,立刻將船沉入水底,韋楚云和父母見了面,終于了卻一樁心愿。臨離開前,府君在韋楚云珍藏的紅綢上又寫了首詩,讓她帶給鄭德璘。

題韋氏巾上

水府君

昔日江頭菱芡人,蒙君數飲松醪春。

活君家室以為報,珍重長沙鄭德璘。

寫完后,府君讓韋楚云的船從湖底浮出水面。到了巴陵,韋楚云立刻將自己碰到的事告訴鄭德璘,并將寫上詩作的紅綢給鄭德璘看。

鄭德璘看了詩后才反應過來,原來府君便是先前過洞庭湖時,與他一起喝酒的賣菱角老翁,他多次邀請府君一起喝酒,府君都記在心里呢,關鍵時刻,鄭德璘的和善幫了他大忙,讓府君成全了他和韋楚云。

2013-08-31 18:5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