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經學振興及百家爭鳴
字體    

李白一斗詩百篇,長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
李白一斗詩百篇,長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
李白     阅读简体中文版

譯詩:李白飲酒十斗,就能寫出一百篇詩來。他也樂于過普通百姓的生活,喝了酒就醉臥在長安市的酒鋪里。他性格桀驁不馴,豪放縱逸,天子召見他,他因酒醉不肯上船,說自己是酒中之仙,誰召見都不去。
 
注釋:“不上船”:李白豪放嗜酒,蔑視權貴。范傳正《李白新墓碑》載:玄宗泛舟于白蓮池,欲召李白寫序,當時李白已在翰林院喝醉,高力士遂扶其上船見皇帝。這里指李白酒后狂放,無視萬乘之尊嚴。
 
李白一斗詩百篇,長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來不上船,自言臣是酒中仙 
 
我沒醉,不需要人來扶!我能自己走回去!那酒家還說要送我回去,不就是怕我少了他酒錢嗎?!給!十兩銀子,夠我醉十次了!還說怕我在路上出事,怎么可能?!你看,這條街,不就是長慶坊的那條什么什么路嗎?我每次回家都走這條路,怎么能不認得。看,這路邊的悅來客棧——又關門了!我每次回來它都關門了,想再喝兩杯都不行,還有這些酒家:集樂坊,醉仙樓……怎么都關門這么早!都不能讓我喝個痛快!啊~紀老頭啊~還是咱倆有話說啊。還有你釀的酒,可你現在在哪啊?“靈臺無李白,沽酒與何人”啊…… 
這是什么地方……啊~“沉香亭”,不知是花香,酒香,還是脂粉香啊?哈!哈!哈…… 
“太白先生!太白先生!”什么人,怎么這么吵……讓我再睡會兒…… 
啊!好冷!什么東西?!“太白先生,皇上駕到了,請您賦詩助興呢!”皇上?皇上請我?哼,助興? 
那要七彩祥云來接我這酒中仙人了,哈哈哈哈……
 
此詩第一句應該更正為李白斗酒詩百篇--出自〖飲中八仙歌〗 

作者:杜甫 

知章騎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汝陽三斗始朝天, 
道逢麹車口流涎,恨不移封向酒泉。左相日興費萬錢, 
飲如長鯨吸百川,銜杯樂圣稱世賢。宗之瀟灑美少年, 
舉觴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樹臨風前。蘇晉長齋繡佛前, 
醉中往往愛逃禪。李白斗酒詩百篇,長安市上酒家眠。 
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張旭三杯草圣傳, 
脫帽露頂王公前,揮毫落紙如云煙。焦遂五斗方卓然, 
高談雄辨驚四筵。
  天寶元年,朝廷召李白入長安。李白欣喜若狂,以為從此進身有路,報國有門:“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高人”。入長安后受到玄宗禮遇,侍詔翰林院。但李白不久就失望了,皇上欣賞他的文才,只不過是“倡優蓄之”,侍宴、侍游、侍浴、歌功頌德,點綴太平。即使在離天子這么近的地方,李白也沒有泯滅自己的個性色彩。杜甫《飲中八仙歌》活畫出他的神采:“李白斗酒詩百篇,長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敢叫天子久等,敢叫高力士脫靴。傲岸灑脫依舊,狂放不羈依舊。身處江湖要堅守天性也許比較容易,當身在魏爵恩寵有加仍不失天性,仍有力量抗拒那種溫柔的扭曲,確實是真正的內心強健。這就是李白,這才是李白。這種姿態是官場絕對不能接受的,這里需要的是謙順,機變,平庸化。于是李白的政治生涯很快走向盡頭,凄然離開長安,從此沒有返回。這是寵臣李白的不幸,又是詩人李白的大幸。久在宮廷,就像籠中金絲鳥,高貴卻失卻了振飛的力量。夕陽下的李白凄迷地向長安投去最后一瞥,心頭在哀怨,在悲泣,卻沒意識到自己正走向心靈的解放,走向歷史的深處,一片輝煌的創造景象正在眼前展開。

    的確,李白一生也寫過不少頌詩和賀詩,但這不是事情的本質。他也是人,他要生存,他不得不如此。重要的是他沒有因為對富貴的渴望而放棄個性,保持了心靈的真誠和天性的狂放。“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這就是李白,這才是李白。在這個世界上,大官們輕歌曼舞,小吏也有一份溫飽,卻沒有天才李白的一條生路。寂寞,凄涼,卑微,貧窘,這就是一個堅守著心靈真誠的文人的命運。
遙想李白當年,他作為名滿天下的大詩人,怎么會落到窮途末路沿門托缽的地步?

    李白是一個文人,但文人并不是一種職業,一種價值的證實。一個文人,如果他不能在官位上占據一個位置,即使他才高八斗氣沖霄漢,也只是一個卑微的人物。李白的一生就是如此。
 為什么會這樣?其實,李白的悲劇在出川之時已經由一種自己毫無意識的因素決定了。李白天性天真灑脫,狂放傲岸,這與官場所需的拘謹權變,順服謙卑恰恰構成了最鮮明的對抗,這也是無法調和的兩種人格的對抗。朝廷求賢是真的,但本質是是需要能干的奴才,而絕對無法容忍一種獨立鮮明的個性。于是,哪怕李白之才千古獨步,也無法避免終身潦倒的命運。率真的天性成就了李白,也貽誤了李白,事情總是這樣具有雙重意義。

    出川后李白遍拜公侯之門,以求進身之階,實現“待吾盡節報明主,然后相攜臥白云”的人生理想,但卻“十謁朱門九不開”,屢遭碰壁。開元十八年第一次入長安,托門拜府,無功而返。進身無路,報國無門,李白心頭泣血,悲憤難平,長嘆“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
名聯賞析 

1、此江若變作春酒

                     問余何事棲碧山    
      此聯為1930年3月,著名教育家黃炎培先生來采石游覽,參觀廣濟寺時所題。系集李白詩句而成。上聯出自李白《襄陽歌》:“傍人借問笑何事?笑殺山公醉似泥!鸕鶿杓,鸚鵡杯,百年三萬六千日,一日須傾三百杯!遙看漢水鴨頭綠,恰似葡萄初發醅;此江若變作春酒,壘曲便筑糟丘臺!”下聯出自李白《山中問答》:“問余何事棲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閑。桃花流水窅然去,別有天地非人間。”李白一生愛好詩酒,足跡踏遍大江南北,各地名山勝水,無不流連。廣濟寺位于太白樓之西,始創建于三國吳赤烏二年,舊名石磯院,又名資福院,香火極盛。此聯題于此處,無論從李白詩意,還是結合當地景致,都十分貼切。

2、蓬萊文章建安骨 

                      青蓮居士謫仙人             

此聯為采石太白樓后李白祠正廳兩側木柱上所鐫刻楹聯,亦系集李白詩句而成。上聯出自李白《宣州謝朓樓餞別校書叔云》:“蓬萊文章建安骨,中間小謝又清發。俱懷逸興壯思飛,欲上青天覽明月。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 本意是稱贊漢代文章和建安詩人的作品辭情慷慨,語言剛健,富有遒勁之風。下聯出自李白《答湖州迦葉司馬問白是何人》一詩:“青蓮居士謫仙人,酒肆藏名三十春。湖州司馬何須問?金粟如來是后身。”“謫仙人”本是賀知章對李白的戲稱,意為李白天才絕世,非人世之人,當是貶謫凡間的仙人。李白對此稱呼十分滿意,多次在詩中自稱“謫仙”。此聯不僅巧妙地集李白詩句而不露痕跡,更妙在稱譽李白之詩仙風采與絕世文才。后人讀此聯,便宛然可見李太白之瀟灑風神。
 
      3、謝宣城何許人?只憑江上五言詩,教先生低首;

        韓荊州差解事,肯借階前盈尺地,使國士揚眉!          
此聯為采石太白樓主樓一樓兩旁抱柱上所鐫的金字楹聯,原系清代吳鼒撰,后由安徽省著名書法家葛介屏重書。    謝宣城指南齊詩人謝朓,是齊梁詩人的杰出代表。曾任宣城太守,后人因稱其為“謝宣城”。其五言詩如“馀霞散成綺,澄江靜如練”、“大江流日夜,客心悲未央”等深受李白推崇,故清人王士禎《論詩絕句》有云:“青蓮才筆九州橫,六代淫哇總廢聲。白纻青山魂魄在,一生低首謝宣城”。韓荊州為唐朝的荊州長史韓朝宗,有聲望,喜歡識拔后進。凡是得到他賞識的文士,都能一鳴驚人,聲名鵲起。李白曾寫過《與韓荊州書》,有“君侯何惜階前盈尺之地,不使白揚眉吐氣、激昂青云耶”之句,希望能得到他的褒獎。此聯上聯以問句起筆,感慨謝朓能得到李白的推崇,下聯則遺憾韓朝宗不能慧眼識人才,不肯提攜李白,致使李白那樣的高士,竟不能揚眉吐氣,激昂青云。一問一嘆,寫盡詩人一生的坎坷,令人讀后,油然而生悲涼傷感之情。
 
              4、狂到世人皆欲殺  

                                  醉來天子不能呼
        此聯為姚興澩所撰。上下聯均出自杜甫詩句。上聯“世人皆欲殺”出自《不見》:“不見李生久,佯狂真可哀。世人皆欲殺,吾意獨憐才。敏捷詩千首,飄零酒一杯。匡山讀書處,頭白好歸來。”李白晚年因接受唐肅宗的弟弟永王李璘的邀請,加入其幕府,并為其寫過一些歌功頌德的詩歌。后李璘兵敗被殺,李白也受到牽連,被判長流夜郎。當時的處境是“世人皆欲殺”,只有杜甫這樣的老友“獨憐才”,可見二人相知之深,友誼之厚。下聯出自《飲中八仙歌》:“李白一斗詩百篇,長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李白在“世人皆欲殺”的情況下,依然故我;醉時縱然天子相呼,猶不肯上船,可見其狂士之態。此聯借用杜甫詩句,并加上“狂”、“醉”二字,活脫脫勾畫出李白那種我行我素、縱情詩酒的狂放與豪俠之氣。
 
5、揚波噴云雷,筆落搖五岳;

   舉杯邀明月,垂輝映千古。 
        此聯為當涂縣青山李白墓園中太白祠楹聯,為趙樸初先生手書。四句均為李白詩句,惟最后一句因平仄要求改動一字。“揚波噴云雷”出自李白《古風•其三》:“額鼻象五岳,揚波噴云雷”。“筆落搖五岳”出自《江上吟》,原句為“興酣筆落搖五岳,詩成笑傲凌滄洲。”此處為字數統一,刪去前面修飾性的兩個字。“舉杯邀明月”則出自著名的《月下獨酌四首》其一“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垂輝映千古”出自《古風•其一》,原句為“我志在刪述,垂輝映千春”。此聯集李白四句詩,生動地表現了李白詩歌“驚天地、泣鬼神”的雄渾氣勢和強大的藝術感染力,以及其輝映千秋的巨大影響,可謂生動貼切,匠心獨運。 
 
6、侍金鑾,謫夜郎,他胸中有何得失窮通?但隨遇而安,說什么仙,說什么狂,說什么文章身價?上下數千年,只有楚屈原、漢曼卿、晉陶淵明,能仿佛一人胸次; 

踞危磯,俯長江,這眼前更覺天地空闊。試憑欄遠眺,不可無詩,不可無酒,不可無奇談快論。流連四五日,豈惟牛渚月、白苧云、青山煙雨,都收來百尺樓頭。 
        這副長聯共118字,是太白樓楹聯中最長的一副,為黃琴士所撰。黃氏為涇縣人,曾主講翠螺書院。
    此聯上聯說李白生平既曾有侍奉玄宗于金鑾殿的顯赫,又有被遠謫夜郎的酸辛,但他生性磊落豁達,何嘗對個人得失耿耿于懷?什么“仙”呀、“狂”呀、“文章身價”呀,都難以概括真實的他。數千年間,只有他能集戰國時屈原的忠憤、漢代東方朔的狂傲、晉代陶淵明的曠達于一身。下聯則由回憶李白轉入自己在太白樓所見的景致與感懷。登臨絕壁臨江、千古一秀的采石磯,俯視腳下浩蕩東流的長江水,頓時覺得江天浩渺,天地空闊。在此處憑欄遠眺,怎么能無詩,怎么能無酒,又怎么能無李太白那樣的高談闊論,一抒胸中懷抱?在此高樓上就該盤桓個四五日,不僅僅要飽覽牛渚明月、白苧浮云、青山煙雨,更要緬懷李太白之絕世才情與坎坷身世。
    全聯之妙就在于有歷史,有現實;有景物,有情感。情景交融,胸襟開闊;詩情畫意,快人快語,通過排比夸張,將眼前景與胸中情結合起來,一氣呵成,感人至深。 
 
7、有句思謫仙,爭看爐火照天地; 

此山騰傲氣,豈憚鼻息吹虹霓。
       此聯為太白樓二層“李白紀念堂”橫匾兩側楹聯,系趙樸初先生自撰自書。上下聯中各嵌進李白詩一句。上聯中“爐火照天地”出自《秋浦歌十七首》其八:“爐火照天地,紅星亂紫煙。赧郎明月夜,歌曲動寒川。”下聯中“鼻息吹虹霓”出自《古風其二十四》,原詩為諷刺斗雞之徒不可一世的囂張氣焰:“路逢斗雞者,冠蓋何輝赫!鼻息干虹霓,行人皆怵惕。” 斗雞者趾高氣揚,吹出的氣息都能沖上天,使路邊的行人膽戰心驚,可見其小人得志之態。這里趙樸老說,在此登臨,心中不由想起李白描寫冶煉工人勞動場面的詩句,仿佛看到被爐火映紅的冶煉工人的臉龐,爭看鋼花飛濺的壯觀;而翠螺山因為有太白樓在,也沾染了李白的傲氣傲骨,又怎怕那些得意小人的不可一世。全聯巧妙地嵌入李白詩句,表達自己對一代詩仙的崇敬、懷念與向往,堪稱佳作。 
 
8、擊楫幾登臨,看白纻環來生成畫稿;
              推窗一憑眺,問青蓮在否同放詩杯。
       此聯為清代彭玉麟所撰。彭氏字雪琴,湖南衡陽人。早年追隨曾國藩創辦湘軍水師,官至兵部尚書,加太子太保,卒謚剛直。光緒三年(1877年),彭玉麟時任兵部右侍郎,捐俸重建太白樓。他十分喜愛采石山水,每年巡閱,必來此游覽。
    上聯是楹聯通常寫法,即由景入手,說自己幾度浮舟過此登臨,只見白纻山等眾山環繞長江矗立,遠近高低各不相同,宛然一幅天生的水墨山水畫卷;下聯轉景入情,寫自己在此登樓推窗,憑欄遠眺,不由問蒼天:“李太白尚在否”?如能與他一起對酒當歌,暢抒懷抱,該是何等賞心樂事啊。只可惜斯樓依舊,江流亦千古,而斯人已難覓仙蹤,想起他往日詩酒風流,怎不令人感懷惆悵。 
 
9、勝跡畫圖中,莫辜負此日登臨,倚山枕渚;
            奇才詩酒老,憶記取當年犯放,動地驚天。
       此聯為蔣介石偕夫人宋美齡游覽采石磯時所題。上聯說自己置身于背倚翠螺山、頭枕牛渚磯的太白樓上,見到山青水秀,勝跡如畫,千萬不要辜負了這大好河山;下聯轉入評論李白,說他一生奇才出眾,又獨好詩酒,曾寫過多少驚天動地的詩歌文章,卻生性狷狂,不諳政治斗爭的殘酷性,不幸晚年慘遭長流夜郎,這教訓可值得記取啊。蔣氏是政治人物,深諳權謀之道,他除了以“奇才詩酒老”稱譽李白外,更看到了李白在政治上的不成熟。這一點,也是和歷來其他文人所見不同的。但太白樓既是東南名勝,李白又是這樣一位飄然若仙的天才,觸景生情,又怎不令人扼腕嘆息呢。任何人想起白居易寫李白墓的詩句:“可憐荒壟窮泉骨,曾有驚天動地文”,都難免要為李白的絕世才情,多舛遭遇而同聲一嘆,蔣氏又何能例外? 
 
10、公昔去長沙,笛吹黃鶴樓中,梅花默然;
             我今望秋月,帆掛翠螺上下,楓葉紛紛。
       此聯上下聯均化用李白詩句,但意思十分貼切。上聯出自《與史郎中欽聽黃鶴樓上吹笛》,原詩為:“一為遷客去長沙,西望長安不見家。黃鶴樓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寫的是李白在黃鶴樓中聽笛時所觸發的愁思。這里作者在聯首用了一個“公”字,表示那是發生在李白身上的往事。下聯出自《夜泊牛渚懷古》:“牛渚西江夜,青天無片云。登舟望秋月,空憶謝將軍。余亦能高詠,斯人不可聞。明朝掛帆席,楓葉落紛紛。”本來詩意是李白秋夜在牛渚江面上泊舟,想起東晉袁宏在此吟誦自己所作的詠史詩,恰巧被謝尚聽到,十分賞識,從此聲名日著的故事,不禁觸景生情,感懷自己空有滿腹才情,可惜卻無人欣賞,致使平生抱負不能實現而生發的惆悵。這里作者加了一個“我”字,表示自己追尋詩仙足跡,浮舟翠螺山下,來到太白樓,登舟望秋月,重新見到了李白當年見到的楓葉紛紛景致。風景既然如故,想來情懷亦如太白當年。“梅花默然”與“楓葉紛紛”都無語,但它們所觸發的人的情感卻如絲如縷,勝過千言萬語。上下聯雖均出自李白詩意,但意境上一古一今,一詩仙一自己,既有對李白風采的懷想,又有自己和李白的心靈相通,用在太白樓,可謂意味深長。 
 
11、詩中無敵,酒里稱仙,才氣公然籠一代;

      殿上脫靴,江頭披錦,狂名直欲占千秋。 
        此聯上下聯說的均是李白平生最為人拍手稱道叫絕的地方,可謂說出了大家的心聲。如果說唐詩是中國古代文化史上的高峰的話,那么,李白無疑就是站在這座高峰之頂的巨人。所以,用“詩中無敵”來贊譽李白,是毫不為過的。李白“斗酒詩百篇”,只要有美酒,他可以“天子呼來不上船。”人們只要想到酒,就自然會想起李白,“太白遺風”亦因之名布千古。所以,用“酒里稱仙”來形容李白也是歷來大家的共識。正因為李白一生詩酒風流,作者才有“才氣公然籠一代”之評。下聯說,李白當年得到唐玄宗賞識,待詔翰林院。一次乘醉在金鑾殿上,曾讓高力士為其脫靴。晚年又曾身披宮錦袍,自金陵往牛渚玩月,與崔宗之等人在舟中飲酒暢談,旁若無人。此等風采,何等令人向往,故作者說他“狂名直欲占千秋”。值得一提的是,“力士脫靴”雖然只是傳說,未必可靠,但歷來文人心知肚明,卻寧愿信其有,就是因為代表了不向權貴低頭的錚錚鐵骨,大快人心,酣暢淋漓。正因為這樣,李白之“狂”,非狂妄之氣,乃是不與權貴同流合污的傲骨,也是千秋萬代人們所推崇的崇高品格。 
 
12、萬里大江來倚翠嶂高樓,月朗風清依舊;

      六朝陳跡盡瞻錦袍遺像,天長地久猶新。 
        此聯上聯寫出了太白樓“風月江天貯一樓”的氣勢與風光。江水回旋,波濤洶涌,拍打著岸邊的石頭;倚靠在太白樓上的欄桿處,依舊能見到皎潔的明月,沐浴到輕柔的微風。下聯說,采石磯作為六朝京畿天然屏障,目睹了多少六朝的成敗興衰。瞻仰著太白樓中陳列的李白的錦袍遺像,仿佛又看到了風神瀟灑的李太白在世。這種風采,歷久彌新,可與日月爭輝,能使山河增色。“翠嶂高樓”上的“月朗風清”,連接著的是李白的“錦袍遺像”所帶來的“天長地久”。江山代謝,人世浮沉,庶民塵土,帝王亦塵土,惟有李白這樣的詩仙才能不朽。此聯之妙,全在于從李太白、太白樓,聯想到了歷史的滄桑興替,令人讀后不勝感慨。 
 
13、莫上層巒,睹江水狂瀾,灑不盡英雄涕淚;
               聊傾蟻酒,聽秋林落葉,感從來才子飄零。
        上聯說千萬不要登上高山,因為登高望遠,看到滾滾東逝的長江水,淘盡了多少千古風流人物,讓英雄人物也禁不住要灑下涕淚。下聯說,在太白樓上,百無聊賴,傾滿蟻酒,聽著秋風中飄落的樹葉,不由感慨自古才子亦如這秋葉般飄零。英雄涕淚,才子飄零,從來都讓人心動。更何況自古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又有多少英雄才子,懷才不遇,郁郁終生。在那種個人命運完全掌握在帝王等權貴人物手中的年代里,帝王的賞識,就是士子實現自我人生價值的唯一渠道。得則高歌,失即萬事皆休。宇宙無窮,人生有限,個人是多么渺小。在太白樓上登高望遠,有多少人借李白的酒杯,澆自己胸中的塊壘。千古英雄千古淚,由來才子自飄零,明月樓高,江湖日遠,對酒憑欄,同聲一嘆。身世如浮萍,飄忽不定,這就是那個年代有傲骨的讀書人的命運。所以,無論是英雄,還是才子,需要的都是知己的賞識。而那種知遇之恩,卻可遇而不可求,又豈是個人所能決定的?“零落成泥碾作塵”,也就難免。 
 
      14、去日苦難留,須臾六十四年,覺浮生仕真若夢,游真若夢; 

     高風洵寡偶,上下三千余載,問何人詩可稱仙,酒可稱仙? 

此聯上聯說時光飛逝,轉眼間六十四年就過去了。回首往事,只覺得仕途真的如夢,交游亦如夢。總之是浮生若夢,恍如隔世。下聯說李白高風亮節,難有匹敵。三千多年間,又有何人能象他那樣,被人稱為詩仙、酒仙?上聯是慨嘆,縱使多才如李白,亦只不過是漫漫歷史長河中的閃光的一個石子,終究難以挽留住逝去的時光。所以才會有“仕真若夢,游真若夢”之感慨。但偉人終究是偉人,他的生命雖然難以再現,但詩仙、酒仙的風采卻會長流人間,不會因為他肉體的消失而消失。所以,下聯轉而又說,從這一點講,“詩可稱仙,酒可稱仙”的李白便可以沒有什么遺憾。畢竟,古往今來,有幾個人能象他那樣千載留名呢?李白生前就已被人稱為“天上謫仙人”,非尋常凡夫俗子可比。身后更是推崇者無數,能夠集“詩仙”、“酒仙”稱呼于一身,的確是幾千年間難得一見的奇才。此聯之妙,在于將李白短短一生放到歷史的長河中去,雖不免有“生命如花,轉眼凋零”的遺憾,但更有一份看破人生浮沉得失之后的曠達。 
 
       15、酒家何處?楊柳依垂,每當月白風清,勝地也應招子美; 

      潭水依然,桃花無恙,到此心曠神怡,前身或許是汪倫。 

        此聯上聯先以問句起頭,因為李白生平最愛美酒,所以作者上來就問:“何處有酒家?”每當月白風清的夜晚,楊柳依依垂拂的時候,對著如此良辰美景,總不由想到,應當招來李白的好友杜甫,讓詩仙、詩圣一起品酒、賞月、吟詩、暢談,才不失為一樁賞心樂事。下聯寫道,桃花潭的潭水依舊象李白游覽時那樣清澈,桃花也依舊嫵媚動人,自己到此只覺得心曠神怡,仿佛神游數百年,穿越了時空隧道,與李白在一起。或許自己的前身就是那個在桃花潭畔踏歌為李白送行的涇縣汪倫吧。此聯把美酒、良辰、風物、勝景,與人物聯系在一起。無論是曾與李白“醉眠秋共被,攜手日同行”的杜甫,還是李白筆下“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的汪倫,都是李白的好友,都曾與李白一起留下一段讓后人神往的佳話。這里,作者也禁不住神思遐想,自己也是李白的異代知音,或許前身還就是李白的同時代人,也曾追隨李白左右,也曾與李白把酒暢話,醉歌抒懷呢。  
16、讒起七言,千古才人千古恨;
                  快登百尺,一樓風景一樓詩。 
          此聯上聯說李白遭讒,起因是《清平調三章》中“借問漢宮何得似,可憐飛燕倚新妝”句中以趙飛燕比楊玉環。本來李白此詩是贊美楊妃美貌如花,嬌俏動人,只有漢宮中的趙飛燕可比。傳說高力士卻故意在楊玉環面前挑撥說:“以飛燕比妃子,是賤之甚矣。”楊妃于是十分生氣,遂在唐玄宗面前說李白的壞話。玄宗想以官職授李白,也為宮中所悍而止。后來李白在朝廷就呆不下去,玄宗終于“賜金放還”,李白就結束了不到兩年的待詔翰林生活,他的第一次從政也就此宣告失敗。所以上聯說,李白懷有千古之才,但也正是因為他有才,讒言遂因之而起,致使李白這位“千古才人”懷抱著“千古遺恨”。下聯轉說自己登上百尺高的太白樓,眼前所見是一樓風景,一樓詩詞。如果除去上下聯前面四個字,“千古才人千古恨,一樓風景一樓詩”同樣是一幅妙對。 
 
17、把酒問青天,放眼已無高力士;
               登舟望秋月,曠懷猶憶謝將軍。
        此聯上聯“把酒問青天”出自宋蘇軾詞《西江月》:“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意為把酒問蒼天,世間已無覓高力士這樣的讒毀小人的蹤影,而人們對李太白的懷念并沒有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消失。可見清者自清,濁者自濁,是非自有公道。下聯“登舟望秋月”出自李白《夜泊牛渚懷古》:“登舟望秋月,空憶謝將軍。”意為象謝尚那樣能夠識別人才的高風亮節,長期以來一直為人們所贊賞。大家每當讀到李白的《夜泊牛渚懷古》一詩,都要想起這位謝將軍的曠懷。正象一位詩人寫的那樣:“有的人死了,可是他卻活著;有的人活著,可是他卻死了。”象謝尚那樣的人,縱然肉體已化作塵土,人們卻依然時時記著他;而象高力士這樣的人,死后又有誰會追念他呢?“愛屋及烏”,人們因為喜愛李白,所以連帶著對他所推崇的謝尚也加以懷念,而對以讒言中傷他的高力士卻十分厭惡。這一正一反的強烈對比,反映了人們對李白的熱愛之情與追思之深,可謂道出許多人的心聲。 
 
18、大江淘盡英雄,山經百戰樓仍在; 

詩卷長留天地,人往千秋酒不空。 

此聯上聯上來就說,千百年來,被這滾滾東去的長江水帶去的英雄有多少啊,正應了羅貫中所說的“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采石之險甲江南”,作為自古兵家必爭之地,翠螺山見證了多少險惡的戰爭,至今依然矗立在江畔;太白樓飽覽了多少朝代興衰的往事,依舊在蒙蒙的江南煙雨中勾起人們那份綿綿不盡的懷思。下聯說,斯樓雖在,斯人已往,而他的詩卷卻長留天地間。千載后重來,樓中依舊可見后人拜祭時奉上的美酒。因為大家知道,李白一生就愛好詩酒,所以來拜祭他,別的可以沒有,卻不可無詩,不可無酒。表面上是說酒不空,實際上是說,人民對李白的懷念經歷了千秋萬載,也不會消除磨滅。此聯只有短短的26字,卻以“山”對“人”,以“酒”對“樓”,以“英雄”對“天地”,處處可見對仗之工。江山千古,江流千古,樓亦千古,詩亦千古,人亦千古。

 

2013-08-31 19:2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