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歷史與思想
字體    

一個大陸中學生對中西教育差異的粗淺認識
一個大陸中學生對中西教育差異的粗淺認識
我眼中的中西教育
東方玥     阅读简体中文版

他們在孩子的童年時期培養他們正確的道德觀念、良好的習慣和個人品質,此外就任由孩子們的天性自由發展。

作為一名剛參加完高考的大陸高中生,我于閑暇時在網上看了一些有關中西方教育的材料,有感如下。

一、從啟蒙教育看中西教育差異

有這樣一則新聞——在美國,有一個孩子第一天上幼兒園放學回到家,媽媽指著餅干袋子上印的圓圈圖案問孩子:“這是什么啊?”孩子回答道:“是‘O’。”孩子今天才在幼兒園學完二十六個字母,他自信滿滿地看著媽媽。可是這位家長卻把幼兒園告上了法庭,原因是幼兒園的教育扼殺了孩子的想像力,孩子在上幼兒園之前還能把圓圈圖案說成是太陽、是山洞、是氣球……她要求幼兒園進行賠償。

如果在中國,人們一定會認為這個家長思想有問題:孩子學會了“知識”,作為家長不表揚鼓勵也就算了,怎么還沒事找事把幼兒園告了?這官司不用打,鐵定這個家長輸。可事實卻是幼兒園不僅向孩子家長道了歉,還進行了高額賠償。

這種事也只可能在西方國家才可能發生。因為他們不僅有重視孩子教育且教育觀點正確的家長,更重要的是,他們有重視人權的政府、法律以及教育思想開放的國家大環境。而這些,恰恰都是中國所欠缺的。

我還看到了一些丹麥孩子的故事。

荷蘭鹿特丹伊拉斯漠大學教授呂特‧費恩霍芬主持的“世界幸福數據庫”最新排名中,丹麥高居全球幸福榜榜首。在這樣一個全球最幸福的國家,啟蒙教育與眾不同——他們在孩子的童年時期培養他們正確的道德觀念、良好的習慣和個人品質,此外就任由孩子們的天性自由發展。之后讓孩子們在成長中自由選擇他們的興趣并在他們到一定年齡后根據他們的興趣所在再進行科學文化知識的學習。

這種啟蒙教育讓丹麥的孩子從小順應各自天性的發展。在他們開始學習時,由于有了興趣作保障,學生們往往能在自己鉆研的領域取得成就。而中國的填鴨式教育從孩子上幼兒園時就開始進行,這大大降低了中國孩子的創造力與鉆研興趣而導致中國嚴重缺乏自主型科研人才。他們進行著比西方孩子苦得多的學習,但成就卻不如自由教育下成長起來的孩子,這不能不說是中國教育的失策。

二零零八年北京奧運會假唱風波中站在風口浪尖的林妙可無疑是中國孩子的一個典型代表。在北京電視臺“名人堂”欄目的一次節目上,中國打工皇帝唐駿給林妙可頒獎。唐駿問林妙可,“你得了這個獎,想說一點什么呢?”林妙可說:“我感謝祖國、感謝胡爺爺,感謝所有的一切。”唐駿問:“這是你說的,還是你媽說的?”林妙可說:“是我們老師教我的。”唐駿問:“你想對胡爺爺說一點什么呢?”她說:“老師沒有教我。”

這就是中國的教育教出來的孩子,從小就被教著去欺騙、去用美麗的外表獲得成功。唐駿評價林妙可說:“你看她(林妙可)的那種笑,假笑,可怕啊!一個小孩都學會假笑。這是什么呢?我們的教育,真的是填鴨式的教育在里面,就是灌輸人,你不會我教你,教到你會為止,沒有自我了,現在的小孩根本就沒有自我了。”

按說,假唱應該是一種不誠實的行為,但為什么有那么多的中國家長沒有去教育孩子誠信的重要而是去羨慕林妙可成為了家喻戶曉的小明星?為什么有那么多的中國家長不去告訴孩子心靈美遠比外表美重要而是去請教林妙可的父母是怎樣把孩子培養成一代童星的?

中國有很多孩子在被強迫著為了資格證書、比賽榮譽、家長的面子而參加他們并不感興趣的興趣班。中國出了個成功的鋼琴家郎朗后,琴房里一下多了許多被家長領來學鋼琴的孩子。他們中年齡小的五個手指還不能占滿三個琴鍵,他們哭著鼻子還要在家長與老師的監督下用軟軟的指頭彈下份量不輕的琴鍵。雖然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這樣,但大多數中國孩子就是在這樣的啟蒙教育中喪失著自己的天性和心靈中本應有的純凈。

中國的啟蒙教育就是這樣。中國的老師和家長一方面把自己觀念中的名和利強行授予孩子,讓他們原本純凈的天性被不應有的觀念污染;一方面填鴨式的硬塞給孩子知識,讓他們原有的興趣與創造力被扼殺在搖籃之中。但是反觀西方啟蒙教育,他們尊重孩子的天性,并給孩子最干凈、最自然的成長環境。

中西方啟蒙教育有這樣的差別很大程度上有國家教育指導思想的影響因素在里面。在我看來,只有真正尊重人權、崇尚自由的政府才有可能給他們的孩子健康、正確的教育環境和成長空間。而中共為了它的獨裁統治不僅囚禁了人們思想的自由,還把整國人民的心態都往它的邪惡面去引導。正因為中共本身就是虛假的他才想把所有人都引導成虛假的。老師、家長直至社會上的所有人都或多或少的在被黨性的邪惡影響著,這樣的國家又怎么可能有真正健康的啟蒙教育?孩子們也只能從小就被迫失去自我與本性,從小就在漸漸背離著“性本善”。

二、從寫作看東方應試教育與西方自由教育的差異

寫作是語文教育中的一個板塊,我們可以從中西小學生的作文題目對比中看到明顯的中西教育差異。

美國小學生的作文題目是:《老鼠是否有決策能力?》、《你的昨天、今天和明天》、《你是否認為只有美國才能解決伊拉克問題》、《我心目中的人類文化》、《當“911事件”發生后,你的親人被壓在廢墟下,你將如何面對?》、《中國的昨天和今天》、《你認為誰對二次世界大戰負有責任》、《你認為納粹德國的失敗的原因是什么》、《如果你是杜魯門總統的高級顧問,你將對美國投放原子彈持什么意見》、《你認為今天避免戰爭的最好辦法是什么》……

中國小學生的作文題目是:《他(她)是我的榜樣》、《第一次》、《一次難忘的經歷》、《慈祥的爸爸》、《假如我是的同桌》、《一次的考試》、《我的理想》……

從這些作文題目中就可以看出,西方教育很大膽地從各個角度啟發孩子們的思維,讓孩子對各種問題獨立思考、勇敢探索。比如說“《我心目中的人類文化》”,學生要想完成這個題目就必須自己動手去查閱自己需要的資料,然后把這些材料分類整理,再在這些材料的基礎上去思考自己心目中的人類文化。這個過程不僅鍛練了學生的選擇能力、獨立解決問題的能力,還培養了他們思想的深刻性,讓他們敢想、敢寫、敢做。再比如“《老鼠是否有決策能力》”培養了學生的觀察能力;“《當‘911事件’發生后,你的親人被壓在廢墟下,你將如何面對?》”讓學生對國際大事勇于評論,還增加了他們的責任心、愛心和勇氣。

讓我們再看看中國小學生的作文。就拿“《第一次》”來說,幾乎每個中國小學生都不止一次寫過這篇“經典”作文。第一次做飯、第一次不及格、第一次說謊、第一次比賽、第一次受傷……可是,再不同的“第一次”也只不過訓練了學生的表述能力而已,它不能在能力、思想深度的提高上給學生任何幫助。中國的小學生在他們寫“理想”的作文里,十個中有九個想成為科學家,只因這個理想不會得低分。在“《記一件難忘的事》”里,幾乎每一個小學生都扶過老奶奶過馬路,孩子們為了分數的穩定都把自己局限在這些“經典”的素材中。從小,作文老師就會教給你“作文可以適當的虛構”。這種教育怎么可能培養出有思想、有能力、有品質的孩子呢?它只會把學生困在分數的牢籠中。

中國的應試教育現狀下,從幼兒園、小學、初中直到高中,學生學習的目的都沖著最后的高考。學生們大都不是為了提高自己而學習,而是為了考試而學習。所有的人都認為只要考上了大學就萬事大吉了。“高考”面前,近四千萬的中國高中生寫作時都學會了沒有任何思想深度地運用華麗辭藻的堆砌、詩詞古文的修飾進行風花雪月的無病呻吟,這樣才能在極短的時間內抓住老師的眼球,得到高分。因為老師講過,高考作文批改時,每篇文章平均只有20秒,很多時候是憑字體和文句的華美程度來定分數的。這樣的現狀下,誰還會花費多余的時間鍛練自己的思考能力?學生們會把一切不能增加分數的學習都當作是無用的。高考的文理分科導致理科生不知道中國有多少朝代,卻能算出多大的粒子加速器能把電子加速到地球公轉的速度;而文科生不知道人體細胞中有46條染色體卻能準確無誤的背出晦澀難懂的哲學定義;學生們英語水平比漢語水平還高,語文早讀還以背英語為風尚;

這就是應試教育與高考體制下的中國高中生,他們沒有機會接觸真實的世界,沒有自己獨到的看問題的角度和深刻的思考。這就導致了中國孩子的眼光較為短淺,見識日漸狹隘,思維也漸漸僵化。

特別是考上大學以后,學生們由于脫離了高考帶來的辛苦的學習和強大的思想壓力,一下放松了下來。大學生活成了脫離高考壓迫的“補覺工程”,每個人不是想著看電影、玩游戲、聊QQ,就是在床上、課堂上睡大覺。他們幾乎沒有多少人考慮學習問題,只想著混張文憑再找個相對穩定點的工作。

中國在這樣的應試教育現狀下,怎么可能出現大量的人才?本應成材的下一代被我們的教育一步步扼殺,“教育”出的庸人何其多!少數有思想、有看法的學生在考試中卻因立場與政府相左而被批零分。反觀西方的自由教育,他們培養出的人才雖然會批判政府的不足,但其給國家給社會給人類創造的價值不可估量。中國到現在都還沒出現過諾貝爾獎獲得者,這難道不能使我們反思我們的教育體制與教育思想上存在的問題嗎?

三、看中西教育差異產生的原因

中國的教育如此僵化,任何一個人稍微比較一下就能辨認出兩種不同教育方式孰好孰壞,怎么會在這么長的時間里都沒有改進呢?或許也有人說,中國正在進行教育改革。可事實是:“減負”由于減少了課本上的知識卻沒減少考試難度導致學生們的負担更重;近年來的“課改”更是換湯不換料,一是改革方案在以高考成績為唯一目標的中國學校中基本不可能實施;二是形式上的改革并不能解決思想禁錮這一根本問題,就像再改革也不會給零分作文以高分并進行褒揚提倡一樣。

在我看來,中西教育產生如此大差異的根本原因,就在于西方國家有真正民主的社會制度。

中國政府在教育上的真正目的并不是去培養有知識、有能力、有思想的人才,而是培養黨所要的所謂“人才”——可以沒有真才實學,但要能與黨保持高度一致。這種奴性人才才是想要的。

基于這一目的,所進行的教育必然是僵化、閉塞的。中國特有的這種應試教育體制雖有那么多弊端卻可以一直“橫行霸道”并非偶然。我們可以看到,一直以來都企圖控制人們的思想:它封殺真實的信息、正確的言論,并以權力優勢打壓一切反對的聲音。高考中那些因“政治原因”而被批零分的作文有很多是很有見解、很有深度的。但不想看到的就是它培養出的學生有深度,因為這些學生一有深度就會認識到本質。而中國的應試教育現狀是高考分數決定學生未來,可以用給零分這一手段遏制這些真正人才的成長和發展。所以,封閉的、僵硬的應試教育模式的形成及廣泛普及就成為了一個必然結果。

意欲所有人都尊崇思想,為了達到這一點,必然會去進行奴化的、閉塞的教育。

從小學就開始的組織——少先隊、共青團,讓孩子從小就被迫加入政治角色中,這在西方國家是要受到法律制裁的。從幼兒園開始,先對孩子進行填鴨式教育,讓中國的小孩子從小就不會質疑、不會思考,只會古板的學習,這樣就給了向孩子們灌輸的條件。在從小養成的被動學習習慣下,小學生們學習《為人民服務》的課文,不佩戴“紅領巾”就不能進校門,還要被教導自己是一名“光榮的少先隊員”。到了中學,他們被教導以加入共青團。

很顯然,從小抓起,完全封閉人們的視野、控制人們的思想。高中雖沒有此類活動,但又把高考這座大山壓在了學生們身上,這也正是一種變相的思想奴化。中國的封閉式僵化的應試教育體制才成為不可改變的必然存在。

一個政府要是真的好,真正的為人民著想,就應該做好他自己的事,交給人民判斷是否擁護它。中國的教育現狀也預示著這種做法到最后也只能是作繭自縛。

西方教育健康、自由,源于民主的社會制度;中國教育閉塞、僵化。只有一個思想開放、能接受負面評論、實事求是的政府,才可能改變中國“教獄”的現狀,才可能培養出真正有利于國家、有利于人類的人才。要改變現狀,從根本上改變中國的應試教育,而不只是空談。

2010-08-07 05:0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