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網絡名家選輯
字體    

鴉片也是藥
鴉片也是藥
共識網周志興     阅读简体中文版

說起來,這是整整一百年前的事情了。

一位偉人,一位影響了世界的俄羅斯人,弗拉基米爾.列寧,在1905年12月的《新生活報》上發表了一篇題為《社會主義和宗教》的文章,文章說:“對一生工作和一生貧困的人,宗教就教導他們在塵世生活中要順從和忍耐,說這樣他們就有希望在天國中得到善報。而對依靠他人勞動過活的人,宗教就教導他們要在塵世中行善,非常便宜地寬宥他們的整個剝削生活,廉價地賣給他們以享受天國幸福的門券。”由此,列寧得出這樣的結論:“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鴉片煙。”

列寧的思想,在中國一直并列馬克思、恩格斯的思想,是中國共產黨奉為金科玉律的指導思想,他的教誨,在中國產生了極大的影響。直到今天,當我在這篇短文中提到列寧的觀點,依然有些誠惶誠恐。

既然列寧把宗教比作鴉片,我們就先說說這東西。

中國人對鴉片深惡痛絕,是從林則徐當年虎門銷煙時開始的,從那時起,鴉片的毒品帽子就已經是鐵打的了。其實,鴉片為害中國還可以找到更早的例子。明代的一個皇帝神宗朱朔鈞在位30年不理朝政,“即為此物所累”,化驗他的遺骨,發現他確實是鴉片的熱愛者。

但是查一下鴉片的出身,又一個變化的過程,鴉片是從罌粟的果實中提煉出來的。罌粟最早出現在古代埃及,唐朝時,阿拉伯人把它帶到中國,作為觀賞植物,后來,人們發現它的果實能治療某些疾病。到了明朝,這種發現理論化了,李時珍的《本草綱目》中,就記述鴉片具有鎮靜、止痛、止咳、止瀉等功效。

這說明,鴉片并不是一無是處的東西,它是藥,它的母親還是觀賞植物。但是,正應了中國的那句老話:物極必反。任何事情都有一個度,過了度,就會走向反面。鴉片也是這樣。吸食了鴉片的人會頓覺神清氣爽,通體舒暢。正因為舒服,所以吸食者會越來越上癮,直到一旦不食,就四肢無力,精神萎靡,涕淚交流,嚴重的就尋死覓活。因此,說鴉片是毒品一點不為過。

回過頭來說宗教。

宗教,一般是由共同的信仰、道德規范、儀禮、教團組織等要素構成,在今天的世界上,佛教、基督教、伊斯蘭教是比較主要的宗教,而這些宗教又會分為不同的派別,如基督教,就分為天主教、東正教、新教等。在列寧的祖國,現在的一把手普京,就是一位虔誠的東正教徒。用一句玩笑話說,列寧的接班人在這件事上,沒有和自己的前任保持高度一致。

在宗教是鴉片這個論點上,我嚴重贊同列寧同志。但是,不同的是(斗膽),我希望不要抹殺鴉片作為藥的一面。事實上,再全世界范圍內,沒有因為鴉片成了臭名昭著的毒品而把罌粟連根滅絕,以鴉片為原料的藥品還在發揮作用。那么,宗教是不是也算一種藥呢,按照列寧的觀點,好像應當不算,因為,他老人家緊跟著說了句:宗教是毒酒。如果說罌粟美麗,鴉片治病,還有些可取之處,那么毒酒這東西就沒有什么可以夸獎的了。就是說,他在描述宗教是鴉片煙時,沒有考慮它的藥用功能。

歷史上,統治者和造反者常常在宗教領域交鋒。統治者以宗教來作為統治的思想武器,也許就像列寧說的,這樣使老百姓順從和忍讓,使得統治更加方便。作為造反者(共產黨當然也曾經是造反者),在政體上推翻統治者的同時,必然要抨擊統治者的思想體系,這樣才能動員起民眾來參加造反的行列。列寧的論斷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得出的。但是,我注意到,就是同一個思想體系的導師級人物,比如恩格斯,他對宗教的論斷要溫和得多,他說,大聲叫喊對宗教宣戰是一種愚蠢的舉動,這樣的宣戰是提高信教興趣而阻礙宗教真正消滅的最好不過的手段。恩格斯的觀點也是說宗教要消亡,但是要有一定的時間。

這一定時間有多長?誰也說不好。我們看到的是,歷史過去了一百年,宗教在君主立憲的國家沒有消失,在資本主義國家沒有消失,在列寧倡導的并以他為旗幟的社會主義國家

也沒有消失。拿中國來說,經歷了“文化大革命”這樣慘烈的運動,宗教也就是打了一個踉蹌,很快又站直了。又有不少信徒或走進廟宇,或走進教堂。據不完全統計,中國的教徒有一億多人,宗教活動場所有8.5萬個。當然,這和中國共產黨的宗教政策不斷調整有關,但更重要的,還是宗教確實充實了許多人的精神世界。而這種充實是社會安定的重要因素。

既然是不能馬上消亡的東西,我們就要挖掘其中閃光的成分,既然是鴉片有藥用價值,我們就要發揮它的作用。對宗教也如是。

前些天,有一家美國基金的負責人到中國來收購企業,當我介紹說某個企業家信教時,這位美國的投資商不由自主地說了聲:那好。我問他為什么重視這一點,他說,一般來說,一個人有了宗教信仰,會按照教義教規行事,不會出太大的格。而有些沒有信仰的人,有時做起事來就不那么容易判斷他的方向。想想也是,那些偷雞摸狗的人,那些道德缺失的人,那些作惡多端的人,大都是沒有宗教信仰的。所以,我們不妨把宗教看作一種藥,它可以醫治某些人的某些疾病,它可以鎮靜某些人的神經,他可以起到別的藥物起不到的作用,套一句官話,也是建設和諧社會的手段之一。

既然是藥,就要研究如何用好,過量了會產生副作用,鬧不好成了毒品;不夠量又治不了病。處方權在誰手里?病人進了醫院,處方權在大夫手里。如果把宗教看作是政治上的一味藥,對于一個國家來說,處方權就掌握在政府手中,開錯了藥是人命關天的事情。用一句時髦的話說,如何看待宗教和對待宗教,實際也是考驗執政黨執政能力的一個重要課題。

 

2013-09-01 14:1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