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網絡名家選輯
字體    

媒體有病,人知否?
媒體有病,人知否?
共識網周志興     阅读简体中文版

有句話,人有病,天知否?我改造一下,變成“媒體有病,人知否?”

其實,對于媒體來說,人,就是指讀者,就是天。

說到病,一個機構,不管是企業還是機關,或是傳媒,甚至醫院本身,像一個人一樣,都有生老病死,都是會得病的。

中國的傳媒有沒有病呢?問號是用不著的。今天早晨看了李亞鵬的博克,更深切地體會到這一點。不是說藝人們沒有病,但是我今天開的是媒體專科。

我們可以把傳媒看作是一個人,為了比喻的更加貼切,我把他說成是一個雙面人。有一面,先說正面吧,十分高大英俊,他的眼睛容不得沙子,他的鼻子聞得到任何的不良氣味,他的嘴巴一直在呼喊正義,他的手在為百姓辛苦耕耘,他的腳總在人民中行走。

如果我們把中國現在的媒體從業人員中的大多數看作是這個形象,那么,還有一小部分人構成了這個人的另一面,就是反面。這一面就不那么好看了,或者說很難看。不是說相貌丑,而是得了病。這個病人如果不抓緊治療的話,病會越來越重,以致于拖累正面的形象。

應當說,中國的傳媒病有不少種類,我們只能說其中的幾種。

先說他的眼睛。他的眼睛不大,一般情況下這雙眼睛沒有神,也看不遠。看不到民間的疾苦,也不關注民族的前景。只有在三種情況下,這雙小眼睛才放出光芒,一是見到了自己的私利,不管多小,哪怕是芝麻,也會在這雙眼睛中變得比磨盤還大;再是見到了官位時,一旦有機會向上爬一步,他的眼睛又亮起來,那頂烏紗,比親娘老子還要親上一萬分;三是見到了自己的上級,小眼睛里不由自主地流露出阿諛和逢迎。

這種病,我把它命名為雙眼瞬時閃光癥。按說這是官場流行病,可眼下的傳媒,也分什么處、局、部級,許多報人是從官場下來的,還有許多報人隨時準備殺回官場再度當官,還有些人原本就認為自己就是官。如此,有些官場病也不足為怪。

再說他的嘴巴。這張嘴巴可是了得,吃吃喝喝固然是人之本能,但是他的吃喝,遠非常人可比,叫做食不厭精,膾不厭細,不知消耗了多少民脂民膏。

光是吃也就罷了,這張嘴的另一個功能是說瞎話,有些人,明明自己在拼命撈錢,可他在大會上反復說的一句話,卻是告誡下屬:手莫伸,伸手必被捉。

寫到這兒,我知道自己犯錯誤了,因為我是把媒體比作人來寫,但是舉起例子來,又到了具體的個人頭上。我只好繞上一個彎,姑且作此解釋:作為媒體的負責人,他們能夠說假話到如此程度,我們是不是有理由相信他們的媒體也時常有假話出現?例子就不必說了,因為讀者都是明白的。

不要以為嘴巴能吃能喝,說起假話來能滿嘴跑舌頭就沒有病,其實病得不輕。尤其是傳媒,不管是扛攝像機的,還是敲電腦鍵盤的,或是背照相機的,實質上是在表達,表達的工具就是延伸了的嘴。既然把傳媒說成是社會的公器,那么,要求這張嘴要說真話,不說假話,是最起碼的要求。

這種病,我把它命名為嘴巴瞎話綜合癥。其實這也不是媒體的專有病癥,在當前社會的各個角落都有此病癥,而且帶有傳染性。不過對社會來說,媒體有這種病,危害更大一些。

第三說他的鼻子。正常人的鼻子是靈敏的,可以聞到各種氣味,然后反映到神經中樞。在中國,由于普遍的文化程度不高,民主化的訓練也并不普及,而政府的民意搜集和測驗機構也不健全,因此,傳媒傳達民情的功能更甚于西方發達國家,就是說,傳媒除了有嘴巴的功能,還有鼻子的功能,要聞到各種味道。而傳媒本身嗅覺是不是靈,直接關系到國家中樞是否有準確的信息來源。遺憾的是,傳媒病患者的鼻子是不靈的。他們聞不到所有的氣息,往往放過了相當重要的氣味,還有就是有時明明聞到了一種味道,害怕報告上去領導會不高興,所以就隱瞞不說。這樣的鼻子,往好里說,是一個擺設,而實際上,有還不如沒有。因為沒有的話,神經中樞可以通過別的渠道獲取信息,明明有一個鼻子在那里,實際聞不到味道,會誤事的。

這種病,就是鼻子堵塞綜合癥。有這樣的病,不但是毀了自己,還會耽誤大事。

第四說手上的病。得了傳媒病,手上的毛病也多。具體表現就是時長時短。在領受任務時,他的手總是縮著的,看起來很短,所以干正經事的機會不多,而一旦個人利益在前面,他的手又變得出奇的長,自己的東西是自己的,公家的東西也是自己的,別人的東西還是自己的。他們或者自己撮合一個公司,就拿著大舀子從媒體的大鍋里盛肉到自己的碗里,或者把哥們弟兄的廣告公司變成自己手中的一把刀子,從媒體的身上割肉,割下來貼自己的膘。這雙手,別看表面上還干凈,實際上是血淋淋的,因為媒體也是一個有血有肉的肌體,刀子割肉,豈不流血?

可以被稱之為雙手長短綜合癥的患者為數不少,值得引起很多人的警惕。

再就是腳上的病了。做傳媒的,就要多走,多到有新聞的地方去走,這樣才能抓到活魚。而得了傳媒病以后,這雙腳就只能在高高在上的地方走,在領導出沒的地方走,在花天酒地的地方走。田埂上,廠房里,災難現場,窮苦山區,很難看到這雙腳的腳印。新聞從業人員常常被稱作無冕之王,那是說職業特點決定了他們具有一定的權威性,但是他們并不是真正的王,不應只在王宮里呆著,也不應是走到哪兒都用曝你的光作為要挾的手段,換取自己的個人利益,換取吃喝玩樂。不少的記者把KTV包間,把桑拿浴室,把舞廳當了自己的辦公室,把高檔酒樓當了自己的食堂,還能寫出什么文章呢?

由于這雙腳的去向是定死的,只能走在某些地方,在另外一些地方則連路都不會走,所以我叫它雙腳定向綜合癥。

傳媒病患者到底有多少?我實在不敢妄加揣測。但是如果真的開一家媒體醫院,找一些專家級的大夫來會診,不說技術上的和業務上的病癥,只說思想意識和觀念上的病癥,媒體病的種類也應當是一個嚇人的數字。這么多的病,這樣的病人來從事傳媒業,想想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有病就得治。現在實際上也有不少這樣的治療,有些是慢慢調理的,有點像中醫療法,還有些則是動了手術刀,割去了毒瘤,這就是西醫了。還有的是雙管齊下,中西醫結合。像許多醫院治療許多病癥一樣,療效當然是有好有壞,有的可能還有反復。打個比方,就算毒瘤割去了,萬一癌癥擴散了,再長出來是分分鐘的事情,割得過來嗎?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總歸是治標不治本的做法。

治本又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牽扯的面太寬了。例如,對于傳媒的管理,是不是可以采取更為國際化的做法,對于傳媒從業人員的培訓,是不是可以更加專業化?對于傳媒的產業化,是不是可以視野更寬廣一些?等等。當然,傳媒病不止中國內地有,外國有,香港也有,不過病癥不一樣而已。

作為業內人士,中國的傳媒病看到的不少,也會說不少要求治療的話。可是真的要穿上白大褂當醫生,我知道一定是不易的。

 

2013-09-01 14:2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