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侯捷無責任書評及電腦散文
字體    

侯捷     阅读简体中文版

讀者來函

讀者朋友的來函,實在是支撐我的一大力量。本書如果少了這些風趣幽默發人深省的信函,那就失色很多了。選擇部份信件刊登出來,這個動作有些風險,因為也許不是每個人都愿意原諒我的不告而登,可能有些朋友不愿意示名,有些朋友不喜歡我的節錄。

我希望我不會收到一張法院通知。

我只列出每一封信的作者的姓,因為我担心冒犯了你。不禮貌處尚祈原諒。

我很單純地,想讓大家看看他人的想法或境遇。這里面有對【無責任書評】喜愛的表達,讓大夥兒同樂,同時做為我的感謝與紀念。這里面也有不少人的資訊甘苦以及學習經驗,我們得有機會觀照自己。

必須說抱歉的是,所有對我太過直接的謬贊,統統被我收藏起來做私房了。


●來函1

From: "Yukie Chen (\'\S\;\()"
To: jjhou@ccca.nctu.edu.tw
Date: Fri, 12 Jan 1996 00:35:38 +0800
Subject: 文章

侯 Sir 您好:

在笑話板優哉優哉的閑晃著,看到有人將 何陋居主
post 在電腦語言區的一篇標題為 "代侯捷先生 post 的兩篇
文章" 轉貼到笑話板來。

原先未曾看清楚原發信人的時候,看著文章,看著看著,
不禁贊嘆發信人模仿的能力,真像是您寫的文章!!(我原以
為所謂的 "代..post" 是有人假借您的名義寫文章) 後來
看清楚發信人後才知原來真的是您的作品.

在外面讀書,難得回家去一趟,也才有 pc-magazine 可
看,最期待的就是看您的文字了.(偏還不是每期皆有...,倒
是件可惱的事!!) 想不到今天在笑話板上看到大家討論翻
譯的些可笑事時有人將您的文章給全文引了過來... 只能說
對您的文字真是久違了!!(另一可惱的事:東海圖書館沒有訂
Pc-magazine 中文版,只有英文版.所以真得回家才看的到)

寫程式,九九乘法大概還會吧,恐怕也就是如此了。看您
的 "無責任書評" 還真的如同您文中所說的,看看前言,直接跳
最後頭去了。也不清楚當時怎麼看起您的專欄的,不過我真的
很喜歡那些所謂的 "廢話"...。可真恨不得您多寫些!!

對於您的文章反應兩極化...,我想,就讓贊同您的天平
那臂加顆砝碼吧!!

只是,您的 "無責任書評 II" 什麼時候出書啊?


●來函2

From: david@cc.nctu.edu.tw
Date: Fri, 29 Dec 95 11:25:17 CST
Apparently-To:

Dear Hou Sir:

I 've read your paper in bbs.cis.nctu.edu.tw named "Oh! 1995" (sorry
,my Chinese type speed is about 8 words/sec and my English is not so good
..so be patient please ..).

I am an ENT (Ear Nose Throat ) doctor working at Hsin-Chu hospital,
and like your "無責任書評" ,although I don't understand the technical part
about so called OWL,SDK,NT,OS/2 %@*&^? but I really enjoy this book.
everytime I read your book and paper,then I think I should push myself to work
harder to increase my computer ability .Since I touch bbs and make friends
with guys younger than me (I 've been 36 years old ) it seems to open another
doors in my daily life,I really like to read every 序 in your book and that
is also the only part I can understand ,it is because you always state SDK
,OWL ,handle ,operand.... ,C++ ,&^%$ in your books.:-)

Happy New Year and good luck

David Yeh
in ENT department of Hsin-Chu Hospital
84. 12/29


●來函3

侯捷大哥你好:

冒昧寫這封信給你,希望你別見怪。一直都在中文版 PC Magazine 上拜讀你的大作,雖然有些不是自己熟悉的題材會 "看沒有",但總會看得津津有味。想為何這些電腦名詞在你筆下組合便不會如此生冷,甚至懷疑你是個工程師或是作家。當然,你比工程師更作家,比作家更工程師,所以會如此受人歡迎。奇怪的是臺灣不乏有文采的工程師,卻少見有文采的工程書。技術方面或許力有未逮,但基礎科學呢?

市面所見不是翻譯本就是剪貼本,常令人讀了之後擲筆一嘆。寫壞了書拿來賣錢,真該下十八層地獄。盡信書不如無書,是如今讀中文書的新解。

...希望你勉力繼續推介一些好的英文書。資訊世界浩浩無涯,需要一只燈塔。

讀者 一兵胡□□ 0911 1111


●來函4

侯先生,您好!

我是您的一個忠實讀者,從來沒有想到會有機會給您寫信。當 DrMaster 的蕭先生說他能幫我實現連夢里都不曾有過的夢想,我實在是激動萬分。

【無責任書評】一書我是去年底在香港時買的。買完後找了一個快餐店,邊吃邊看,沒想到竟看了三個小時,一直把書看完了。我把書帶回北京,沒舍得把書放到公司里,一直把書珍藏在家里。後來再讀該書,才想起來我以前讀過您的大作【深入核心】。

書 (當然是好書) 是最好的朋友。您在書中提到的大部份我都讀過。Andrew Schulman、Adring King、matt Pietrek、Charles Petzold 等都是我非常熟悉的名字,也是我非常崇拜的大作家,看到您在書中對他們推崇備致,覺得我們肯定能有許多共同語言,不知不覺我把您也當成了朋友。

我現供職北京金山軟件公司...我組織編寫出版過二十多本書...。我是一個
電腦的狂熱者,也是苦行僧。主要研究 DOS/Windows 系統、加密軟件、中文平臺和字處理軟件等。我的主要工作是寫軟件,客串寫書是業馀愛好。我有寫書這個想法主要是因為國內沒有幾本自己人寫的好書,絕大部份是翻譯的...我托蕭先生帶給您一本【深入 Windows 編程】...

大陸的軟件業正在尋找出路,侯先生有何高見,可否來信討論?

不知您是否能收到此信,是否有時間看信等諸多因素,我以後再給您寫信。

忠實讀者 雷□ 敬上 1995/12/15

侯捷注:雖然信中雷軍先生謙稱自己文字功底不夠,出的書不盡人意,事實上他的書所表現的技術與文字深度都非常好。今年 (1996) 交大百年校慶,我希望校友團至北京時有機會與他見面。


●來函5

From richardliu.bbs@bbs.cs.nthu.edu.tw
Date: Sat, 14 Oct 1995 04:23:40 GMT
From: richardliu.bbs@bbs.cs.nthu.edu.tw (Liu Richard)
Subject: 無責任書評 回響

你好,侯大哥:

我是一個二專畢業的等待當兵的無業游民。看到你批評那本 Windows NT
的書,我必須要提供一個相反的意見。大家都知道,看完中文書的讀者,
很少不去買一本原文書,如:The C++ Programming Language,就算看不懂,拿來嚇嚇不懂 C++ 的學弟也好。但是你在書評中所提的 Windows NT 譯本的那些片斷,卻可以讓我們不須要再買一本原文書。因為從中文直接譯回英文就可以了,這樣再譯回中文,雖不近,亦不遠矣!你說是吧!這樣的作者用心良苦,希望侯大哥就放他一馬吧!

最近 Windows 95 風吹到各地,大家都流行使用 Windows 95。書店上放的也是Windows 95 的書 (你看,每一次都打全名,可惜沒有稿費 :D)。一方面高興有很多書可以選擇,但是一方面也很痛心。因為這些書幾乎都是隨便寫寫,就拿出來賺錢,遠不如我去當電腦助教的教材。其中還有一些是從 Windows 3.1 直接改成 Windows 95 的畫面就在出書的。...作者根本沒有深入了解 Windows 95。沒有深入了解 Windows 95 的人,想到出 Windows 95 的書,這就是國內的出書環境 --- 只要有人肯寫,出版社就出。...

或許侯大哥沒有看到 BBS/WWW 的書籍,更是可惡。自己寫的東西只有
1/2 倒是引用的文章占了大部份的篇幅,不僅僅是紙張的浪費,而且是一種墮落。C/C++ 的書也沒有好到那去, VC++ == BC++ == TC++ == TC == Windows Program。尤其是國內二位老師級人物 (你心中明白吧)。

也許這就是國內的電腦環境,太多人都太不用心了,太多人都沒有社會責任。或許我們的社會缺少有心的作家吧!...

最近要去當兵了,碰電腦的時間一天大概有十二個小時以上,對身體是一種很嚴重的傷害。當然我不會生活緊張,我沒有出稿的壓力。也希望侯大哥好好保重身體,畢竟電腦界少了你會少了許多光彩. :)

劉□□


●來函6

Date: Sun, 15 Oct 95 16:26:53 -0400
From: seanchen@hntp2.hinet.net
Subject: 志村大爆笑

侯先生您好:

我是在一家化學公司担任研發主管,本身對電腦也有相當的興趣。在本期微電腦傳真的無責任書評專欄中,志村大爆笑一節讓我有若干感觸。因為工作的需要,我經常拿一些專業的技術資料給同事閱讀,并要求他們翻譯成中文,通常結果是牛頭不對馬嘴,我甚至半開玩笑的問他們是否看得懂自己翻譯的文章,他們老實的說自己也看不懂。因為有的人翻譯的時候,遇到不懂的單字去查字典,也不管同一個字在不同的專業領域會有不同的解釋,就生吞活剝的取第一個解釋,更遑論 信、達、雅"了。

此外,不知您是否用過市面上的英翻中軟體,它翻譯出來的東西就類似您在文中列舉的特異例子,所以我猜這些書如果不是請一些成本低廉的人力操刀(事實上很多由教授掛名的翻譯專業書籍,不也如此),要不就是由這些翻譯軟體代工,再稍加潤飾(還存有良心者),一本書即告大功完成。最後,聽你說這個專欄要告一段落,蠻可惜的。不過我想要說一句話,那就是這年頭說真話的人屬於瀕臨絕種的動物,卻又不受華盛頓公約保護,共勉之。


●來函7

侯先生:

你好。...很欣賞在這一期無責任書評中看到你那篇足可引發一場圍攻事件的文章。欣賞你的勇氣,也欣賞你認清是非黑白的自信,而更欣賞的是雖已擠身「杰出青年」之列卻仍能夠承認自己的平庸。相信你在發出如此言詞時,并無絲毫矯情心態,而由字里行間也足以看出你為人之固執與誠懇。

在為人師的這幾年中,其實對這一代年輕人相當地失望。...最近有二十幾位學生的表現逐漸改變我的想法,當然也包括寫了這麼一篇充滿爭議性文字的你。其實我對年輕人的看法或學生對我的看法在現階段并不是最重要的事...希望看到的是將為人師的學生們,能「有樣學樣」,而不是大家「要混一起混」。看到你的固執與堅持,感到吾道不孤矣。

你在「二十年」一文中所提到的某些怪現象,其實也普遍存在學術界及教育單位中,只是用詞稍有不同罷。...以上數例雖然在學術與教育界司空見慣,卻仍屬於同事間茶馀飯後閑聊話題,硬是上不了刊物的。也許你該慶幸有這麼一塊園地可以耕耘,還有眾多同志聲音共同勉勵。...

目前我服務於南部一所師范學院...教書是樂在其中的難得事業,祝你愈寫愈樂,也有一個能夠樂在其中的難得事業。

讀友 吳□□ 1995.08.07


●來函8

侯先生,您好:

拜讀您的大作,「二十年目睹之怪現象」,感觸極深極深。...先生在文中慷慨陳言,令人深深感動...。

我曾經翻譯文章供 xxx 刊登。但是這個圈子似乎不適合像我這樣的人生存...。xxx 的算法是,每期有固定的預算,依文長概估稿費之後,如果總和超過預算,則每人再乘以一個常數,以使最後結果在預算之內...。

我不知道國內還有幾個人像我這樣做翻譯的。使用六十本詞典交叉叁考,其中沒有一本是英漢詞典。我已經有十年沒有接觸過英漢詞典了,因為英漢詞典不可靠...

誠然,時下的翻譯佳作不易尋得。甚至今日之中文創作也已受西化中文的影響至深。我對翻譯的要求,主要立論來自思果先生的【翻譯研究】以及【翻譯新究】。以該二書的標準來看,當今國內的翻譯水準簡直令人不敢領教。...我非英文或電腦本科系的背景,但兩個領域我都有極深的興趣。也因此,自我的要求極高。好的翻譯連標點符號、虛字、代名詞的使用都要謹慎。這是我評估的標準,也是我做翻譯時的自我要求。真希望侯先生的影響力能夠再度擴張,讓所有從事翻譯的人知所警惕。

我平常少看國內的雜志,尤其在用了 Internet 之後更少看,連英文雜志也不再買了,您應該也知道,使用 WWW 哪還有欲望再看雜志。購買雜志純粹是仰慕侯先生您的豐采。

讀者 陳□□ 1995 年 9 月 12 日

侯捷注:陳先生的專業與敬業,真的讓我景仰佩服。多幾位陳先生這樣的人,我們就有福了。但是,國內出版環境給專業譯者的報酬,又讓我覺得,我們 (讀者) 的幸福建筑在他們 (好譯者) 的痛苦上。


●來函9

侯先生:

最近讀了您的「二十年目睹之怪現象」,趁著感動猶在,提筆寫信給您,再晚些寫恐怕就沒有勇氣了。

做個資訊人真的好難好累。其實,我覺得侯先生您如此的生活,似乎已經從中獲得另一番滋味了。小子我正想要踏進這一行,未曾料到的是這一步好重好困難啊。一個非科班出身的人想走上這一行是多麼不被認同。在近二十次的面談中,多少次想要放棄,卻又再提起勇氣信心來面對,只因自己的執著。

如果有機會讓我嘗試的話,一切均會不同,可能我會做的不錯唷。

希望數年後的生活,也能體會侯先生目前的心境。也希望侯先生能不斷教導我們這些小子。敬祝健康

讀者 王□□ 84.9.20


●來函10

訂過四年 xxx,看過三年 ***,正準備不再續訂下去,以抵制訂費漲價。末期閣下的一篇「二十年」書評,讓本人興起回信的念頭,第一個理由是全篇沒有提到半句對雜志的評語,第二個理由是閣下引用許多佛家的 "識",最後一個理由當然是在文中找到您留下的地址;讓本人不得不聯想到專欄的標題「無責任書評」,既然是「書評」,當然雜志不在責任范圍之內,既然無責任又何必留下地址,似乎您引用佛懺典故,只是「拿別
人的拳頭打墻壁」,然後躲在拳頭後大叫好痛。我敢大膽預言閣下將來必入空門,因此順便補上一腳踹得閣下七葷八素,以免佛門凈地多一個糊涂僧,若是救回一個書評人也算功德一樁。只看您敢不敢打賭,若是您出家我蠃,無責任書評版權送我,您終身不出家我輸,您的往生牌位費我出。

...無責任書評不僅要繼續還得繼續擴而評及雜志。...您提到的出版現象實際上與菜市場的行口制度無異,您所稱的「掮客」,就是俗稱的菜蟲,長久以來蛀食著文化豐實的成果,販賣進口文化的翻字書市場不提也罷,
電腦排版用 byte 數計工資, 銖必較也算人之常情,整本書靠抓圖填塞充頁,以換取較高的稿費,也是電腦書碩大重如磚頭的原因。...您老人家也不必因為讓人說抄襲電腦測試的模式而感嘆,相信您大約就是希望獲得這類意見而留下地址,那我當然樂於提供一些意見。

...敝人不幸從事電腦排版,又曾出過一本技術書,所以是正牌的受害人,對於菜市場的了解說出淵源會嚇您一跳。精美的電腦書的確值得喝采...,默默耕耘文化的好出版社還是很多...,沖著這一點,希望書評還是要評他個體無完膚。...如果閣下對咖啡有研究,不做書評可以去評咖啡廳,就是不必想出家,出家的責任更大。...千萬別出家,如此釋迦牟尼也會念一聲阿弭陀佛。

陳□□ 1995.08.08


●來函11

侯兄:

身為資訊從業人員多年,最近幾年去重慶南路翻翻電腦中文書籍,都有掩卷嘆息之感。這次拜讀您的「二十年目睹之怪現象」,真是感同身受。...

在今天臺灣這個社會,能堅持自己的良知,去客觀評論同行的作品,相信
必須承接受很大的壓力。朱先生常提到臺灣今天文化水準低落,沒有好的評論人才是一個主因,一般大眾根本分不出好壞。記得十年前看中文專業書籍看不懂,當時只懷疑自己的程度不好,所以看不懂,直到赴美念書才找到原因。可是直到今日,只見中文書籍每況愈下,卻又無能為力。...能夠看到你為大家說句話,真是大快人心。盼望像您這樣有良知的作者愈來愈多。

今天恰好讀到陳之藩在一九五五年寫的一段文章:「我們國家現在是沒有科學,其實豈僅沒有科學,而是根本沒有學術;所以沒有學術,是根本存在著魔鬼。魔鬼是什麼?是以生也有涯,知也無涯的慨嘆,來掩飾自己的懶惰;是以天地逆旅,百代過客的詮釋,來解嘲自己的 安。是以淡泊明志作為學優則仕的準備;是以滔滔皆是,作為自甘沉淪的遁詞。」過了四十年,戲碼依舊。

們現正從事多媒體,打算兩年內能讓程式依照劇本,自動繪出卡通...。

弟 王□□ 9/28


●來函12

侯先生你好:

我是一位自學電腦的建筑人。從八年前學校 XT、20M HD 時代開始接觸了電腦,便一直在這個小框框里打轉。我學的是建筑,畢業後也在建設公司從事建筑設計工作。電腦這東東對我來說,剛開始只是打報告、玩電動之用,漸漸地寫了一些小程式滿足成就感,因不足而學,不斷地看書、買書、習作、抓蟲、了悟、產生疑問,買書、看書、偷學招數、再習作...。如此一個人沉浸在學電腦的痛苦(熬夜不知蟲在哪兒) 與歡樂 (終於知道因為資料檔名鍵入錯誤) 中,不覺獨自走過這一條漫漫長路。回首這段艱辛的學習歷程,期間的種種真非外人所能體會,相信侯先生應不難了解我們這類人的心里狀態 (有些變態又有些癡狂)。

近來公司走向電腦化,...由於我在一些場合中鋒芒畢露 (臭屁),同事知道我懂電腦,紛紛前來請教。剛開始我熱心教學,甚至開班授課,消息走開來,一天里電腦的大小問題幾乎占用了我上班大部份時間...。公司有要增加設備、購買電腦者,統統交由我來負責。惡性循環下來,尋求解答應用軟體使用操作的人也愈來愈多。

我漸漸有個極大的困擾:為何他人不能像我這般自我充實來解決問題,而只是將我當作一個解答機器一樣,得到了解決之道,點點頭,滿意地走了,留下我跟在他的屁股後面兀自解釋著何謂 AUTOEXEC.BAT、CONFIG.SYS...。所以不知從何時起,我采取了冷眼旁觀的教學方式,有問題,告訴他可以從哪里得到解答,叫他自行去找答案。看到同事不滿、譏諷的眼神,似乎在抱怨我小氣、藏私、自大...。

我在想,到底是我資質太過超凡 (我玩電腦、玩音樂、寫文章、作建筑設計),還是他人太過平庸 (回應你八月份書評內容) ?為何在我來說學習是件
快樂而有意義的事,對他人來說卻只是混飯吃的工具?我不懂,真的不懂。

有時反省,我因為有八年的電腦經歷,學新軟體有如反掌之易,...而同事們因為接觸電腦時日無多,移動滑鼠到選單上對他們來說都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又如何能夠快速了解一個復雜的軟體在干啥。...但即使根基不好,「心」最重要。...放眼百來人的公司內,真正有心學好電腦的寥寥無幾,頗生意興闌珊之感。

... 同事們幸運地有我指點方向,按理說應該比我更快一些入門,但為何卻是屢試不「爽」呢?侯先生,這跟資質有關嗎?其實先前我自負的才華,不過是因為我有下苦心去做罷了。...這些我有而別人沒有的東西,其實...都是我費了不知多少的時間與努力,才有些許的成就,為何他們都不懂?

...今天剛接到雜志,讀過你的書評後,心中有感,趁著班時間留在公司發泄一些心中的感想。

最後問你一個話題,電腦入門應該先從何著手?

在此預祝你負起矯正電腦界歪風的重責,能有人真正開始去思考你書評中蘊藏的殷殷期許。

友 劉□□ 84/8/7


●來函13

侯捷先生您好:

我是您的忠實讀者,也很喜歡您的無責任書評。電腦書作者有像您如此文筆的實在不多,看您的書有點像在看小品文的感覺,常會會心一笑...。

看了本期「二十年目睹之怪現象」之後,忍不住想提筆寫信給您。「人生猶如時鐘一般,其完美不在於走得快,而在於走得準」這句話似乎敲了我一棒,事實上自從我接觸電腦以來,我就不知道我到底在追求些?我是從電腦游戲開始進入電腦世界的,...我最大的志愿是能親自叁與開發游戲的工作...。我并非資訊相關科系畢業,我讀的是軍校社工系,現為某單位之輔導長。由於軍校內資訊教育還不夠普及,因此我幾乎都是自學...。當軍人有許多限制,「部隊中不得擁有私人電腦」一項最讓我遺憾。於是非休假時間我便利用看雜志來弭補。雖說不能上機是一種遺憾,但是也沒有其他更好的方法。不知道是不是有不用上機就可以打通語言概念的這種書...。

我知道您平日一定很忙碌,但仍希望您能抽空回我這封信,這是我一點小小的期待。

祝讀者滿天下。

讀者 陳□□ 敬上 95.8.11


●來函14

侯爺:

老早就想寫信給您了,只是一直覺得寫給自己的偶像不言之有物怎麼可以 !! 這次看到八月號的 PC Mag,終於忍不住要寫給您了。我是個半路出家的資訊人,過去五專念的是電力電機,目前念的是中原資訊 (升大四了)。當我看到您竟然有在元智開課,我的心跳不禁加速,血壓開始升高 --- 天啊,我恨中原為何沒有找您來開課,另一方面又好高興您在近在咫尺的學校開課,趕快告訴我您的上課時間吧,我一定要抽空去旁聽。

關於許多讀者提的評中文書一事,我認為可以開放給讀者投稿。就拿我來說好了,雖然評不出書好在哪里,但爛的書我一定可以評他個狗血淋頭,就怕雜志社不愿意登而已。譬如市面上某多產教授所出的數本 Visual C++ 的書,竟然可以完全沒提到 MFC (據說還是他ㄨ大的學生寫的);令人感到掛著 VC++ 的書名都是在講 C++的語法,外加 Wizards 的使用手冊;掛著 C++ 名字的則是把 C 的語法再復述一次,再告訴你 oop 就是用 class 把 data 和 method 包裝起來 !!

說到這里,我倒是希望您出一本 C++ 的書,好好闡述一下 C++/OOP 的精神,因為我總覺得 xxx 那本書好像少了些什麼,搔不到癢處,還是您寫的比較辣一點(或者翻譯 The Design and Evolution of C++;您翻譯的品質大家有目共睹)

我有個學長,連 Pascal 的語法都搞不清楚就要出 Delphi 的書 (我猜想內容
不外是在這里 click,在那里 drag and drop)。國內的中文電腦書品質低落,
出版商和作者絕對脫不了干系,但是我覺得讀者的心態也必須要調整 (這一點倒是和國內的政治生心態頗為類似),消費者的速食主義,希望速成、便宜、大碗,直接影響到出書的品質,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忍受曲高和寡的落寞而不臉色鐵青。於是那些內容空洞卻長篇大論的、使用手冊式的書成為暢銷書,但是精神何在?

...令人感到氣餒的是有幾本由中國大陸的作者譯的書品質倒是不錯,至少讀起來感覺得到重點所在,而且沒有不合邏輯之處;只是有好些語法和專有名詞很不習慣。

暑假為了替自己的設備添添記憶體、硬碟,到電腦店附設的補習班教些基礎課程,站上了講臺才知道夫子難為。在這里我體會到了前述的速食主義。當我希望多花一些時間講路徑的觀念時,學生家長和老板卻都要求我教一些「馬上有成果」的東西...。有一點無奈。我真担心他們以後被問到補電腦的成果時,回答「只學會 format 和開機...」(我曾經親耳聽到這樣的答案)。

最後祝您 早日康復 順心如意

忠實讀者 郭□□ 8-11-'95



●來函15

老師您好:

我自修C++和OWL已屆一年,對於OO的觀念已略具雛形,但仍未臻成熟。雖然如此,但我對C++的語法是完全沒問題的 (不管是封裝,繼承,虛擬函示,RTTI,Template,namespaces...,etc.),我的英文能力尚可,習慣看原文書,這是尚在接受中文電腦書籍荼毒的同學們所羨慕的。習慣每兩周去臺北一趟,看看出了什麼新書沒有,如有中意的新書 (都是OWL,MFC,C++,OOP),就毫不猶豫的買回家,買的書多,自然也得看的勤,所以我幾乎平常都在看書,值得慶幸的是,我的近視度數已經固定,不再有增加之虞。我覺得買書,看書是一種享受也是一種投資,當知識和經驗逐漸增長,心中的充實感真是不可言喻。

我曾經利用 OWL 和 WinSock 寫了一個網路對打的俄羅斯方塊,對 OWL 真是打從心底的喜愛,如今 OWL 似乎在這場戰爭中逐漸敗下陣來,而我也因工研院老板的指定而開始學 MFC,但我仍不會放棄 OWL,好東西需要有人來支持它,所以我是少數用原版軟體 (BC++) 的學生之一。

最近迷上了 Grady Booch 這位最具盛名的 OO 大師,每天抱著他的大著 "OO Analysis & Design with Application" 猛啃,Well,果真是越嚼越有味哩! I like it。

好了,不多占用老師您寶貴的時間了,這封信就此打住。最後祝老師事事如意。

Good Luck To You.
學生 蔡□□ Oct 27 1995


●來函16

侯先生你好:

第一次對你有深刻印象不是在雜志上的無責任書評,而是你在一本書上的序。我看書都有先看序的習慣...,就是這樣開始注意你這個人。

我今天二十歲,是一個東海大學企管系的退學生,目前在一家電腦公司上班等當兵。現在的我正對未來如何規劃人生感到迷惑。我對電腦滿有興趣的,也看了很多電腦的原文書。或許是因為我對念書這麼回事不感到排斥,再加上我的英文程度足夠應付這些原文電腦書吧,每看一本書我都是從序一直看到最後一頁。就這樣看了滿多本的。這樣的念書態度間接影響了我對學校課業的方式。企管是一門很廣的學問,很多東西老師都是只提一點點表面皮毛之後,就跳過去再教別的。很明顯教授們的意思是:「我知道你們都很忙,忙著玩社團,辦活動,沒有太多時間念書。你們就念這些就好了,考試的時候我從這些地方出題目,這樣你們快樂我也方便」。

這和我的念書態度完全相反,我就索性照我原本的方式念書。就這樣一下子七、八本原文書堆下來的後果,造成了今天這樣的情形。

我并不是在為我的退學找藉口,我只是想聽聽一個半路出家的人對這件事的看法。現在的我老實說就很想這樣出家投入資訊這個世界。我目前唯一的顧忌是,我怕以後我會對現在的決定後悔。我想請教你的是,第一,如果你是我,你會怎麼走?第二,你是否對你當初的決定感到後悔?要是時間從頭來過,你會怎麼選擇未來的路?第三,就你的經驗以及在這個行業的所見所聞,要走這條路你覺得最好具備什麼樣的能力以及資格。

我不敢對你說這封信是什麼最速件,而期盼你能馬上回我的信。我只希望你會回信。祝快樂。

林□□ '95.9.6


●來函17

Mr. 侯:

我看到網路上他人代你 post 文章,文章提到有關翻譯的事情,我覺得你說的太不客觀了,一些翻的不好版孿恀n\?<\tw乃$mD?C\ h奶蕊
...

敬啟者:

您 mail 來的信除了前五行之外,其馀都變成了亂碼。能否請您再重新
mail 一次給我 ? 不勝感激,謝謝。

侯捷


喔... JJ 先生,上封本來是一封想要罵你的話,但那時由於想不出來一些 "有力罵你的話" 所以就隨便在 unix 上 tail 一個執行檔,那些看起來就是亂螞。為何想罵你有兩點:

1. 真的看完你那一篇 post 說到翻譯時,說的都有點道理,但由你這個號稱電腦知識很強的人來說,可能有點夜郎自大。

2. 因為你可能很有名,一天收到很多e-mail ..所以你可不會一封封看,
所以寫一點可以引起你注意的,因為我有點想法,想跟您討論一下。


侯捷注:對書籍的看法,是一個讀書人的良知,與電腦知識的多寡沒有關聯。另,我沒有說過我的電腦知識很強。不能同意您以這種方式吸引別人讀信回信。不只在真實生活中,我們還應該在網路上學習做一個彬彬君子。「君子不欺暗室」有這麼一點味道。 

2010-08-10 09:2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舊一篇] 侯捷訪談錄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