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鄭成功收復臺灣到施瑯收復臺灣

>>>  深度觀察清末民初精神脈絡  >>>

1.黃梧 “剿滅鄭逆五策”的實施

鄭成功主力大軍退入臺灣后,清朝采納黃梧的“剿滅鄭逆五策”,驅迫山東、江、浙、閩、粵五省沿海數千里的居民一律從海岸后撤數十里,全部實行遷界,沿海船只悉行燒毀,凡立界之處,陸地則筑墩臺,溪河則樹椿柵,官兵時刻巡查瞭望,寸板不許下水,粒貨不許越疆。截斷大陸對臺灣以及金、廈諸島的一切物資接濟。為了散除鄭成功的黨羽,清朝還大量印刷招降的諭旨,密送與諸島和臺灣的鄭氏部屬,加強政治瓦解攻勢。

2.極度困境中的鄭成功

清朝一系列經濟封鎖和政治瓦解措施,使臺灣金廈諸島的鄭氏官兵陷入了極度的困境和不安之中。留守閩粵近海各島的鄭氏官兵開始發生動搖。

先是,當初鄭成功在廈門研究進軍臺灣時,其手下的重要將領吳豪就曾堅決反對,其他將領也都不很愿意,表示支持的只有楊朝棟一人。舟師齊集料羅灣即將啟航之際,“官兵多以過洋為難”,有很多將士逃跑。南明遺老們譴責鄭成功渡海是對明室的不忠。張煌言聽說鄭成功大軍出發,立派門客羅子迂往澎湖軍前勸阻,認為鄭成功“是縱偷安一時,必貽譏千古”。

鄭成功到臺以灣后一則糧食奇缺,全軍一日二餐;二則荷軍炮火猛烈,鄭軍傷亡很大,常有士兵逃亡;三則鄭成功嚴令留守沿海各島將領遷眷入臺,鄭泰等均貪戀金、廈兩島的通洋巨利和舒適生活,一再遷延不行,后來甚至不發一船至臺灣,致使海上信息隔絕。所有這些,都使鄭成功變得更加焦躁和惱怒。

鄭成功這時的對策就是實行嚴刑峻法,動不動就殺人。吳豪在進入臺灣不久首先被殺,承天府首任知府楊朝棟因以小斗散糧,全家被殺。萬年縣首任知縣祝敬本本人被殺,家屬發配。在恢復臺灣過程中起著重要作用的何斌也被殺。“于是人心惶懼,諸將解體”。

很快,總兵官林俊奇等將官61員和兵士1300余名投降了清朝。接著,留守銅山的蔡祿、郭義又率將官108員、兵四千四百名及其家口萬余渡海降清。由于鄭成功處理失當,跟隨鄭成功父子鎮守南澳20余年的大將陳豹也投降了清朝。

與此同時,清廷又于1661年冬將鄭芝龍及其子世恩、世蔭并在京親屬十一人斬于菜市口。鄭成功得到兇信,擗踴痛哭,自此“中夜悲泣,居常郁悒”。他又聽說清朝將福建鄭氏祖墳全部挖毀,更加恨得咬牙切齒。每與諸將談起五省遷海的事,便嘆息不已說:“吾欲留此數莖發,累及桑梓人民!”

3.鄭成功的去世

1662年6月,38歲的鄭成功因為與自己遠在廈門的兒子鄭經慪氣病死在臺灣。

先是,鄭成功入臺時,留二十歲的長子鄭經在鄭泰等人輔佐下堅守金、廈諸島。鄭經待人謙恭,好學善射,但嚴毅果敢不如乃父。鄭經的妻子是尚書唐顯悅的孫女,夫妻感情很不諧和。鄭經與鄭成功四弟的乳母陳氏私通,親如佳偶,并且于1661年生下一子,詭報侍妾所生。鄭成功大喜,頒賞臺灣及留守金、廈諸將士。唐顯悅寫信給鄭成功揭穿隱秘,批評鄭成功治家不正,安能治國!鄭成功深受儒家正統思想熏陶,齊家、治國一向嚴明,一看此信頓時氣塞胸膛,立差黃毓到金門,命鄭泰將鄭經、陳氏、小兒及董氏一并斬首。鄭泰認為董夫人和鄭經不可殺,只殺了陳氏及小兒復命。鄭成功不允,又解佩劍交黃毓再至金門。可鄭泰仍不執行,而且把黃毓送交鄭經予以監禁。鄭成功見金、廈諸將拒命,氣得暴跳如雷。

1662年初夏,永歷政權的兵部司務林英從云南逃至臺灣見鄭成功,說永歷帝被緬人執送吳三桂,已經被害。君主被殺,父親被害,兒子擁兵背叛,自己的面前重重困難,加以清軍的嚴重威脅,在這一切襲擾下,鄭成功心境悲愴,哀憤滿懷,他終于病倒了。

這個時候,部下黃安對他說,世子與乳母之事也許是清朝陰謀捏造買通唐顯悅寫信激怒藩主,父子相殘,自行消亡。鄭成功覺得似乎也有可能,悔恨交加,激動得狂奔疾呼,不能自抑。

1662年6月23日,鄭成功將永歷帝所賜延平王的衣冠穿戴整齊,請出《明太祖祖訓》,行禮畢,坐胡床,命左右進酒,每翻閱一帙,輒飲一杯,至第三帙,長嘆道:“自家國飄零以來,枕戈泣血,十有六年,進退無據,罪案日增。今又屏跡遐荒,遽捐人世,忠孝兩虧,死不瞑目,天乎!天乎!何使孤臣至于此極也!”頓足拊膺,大叫而死。時年三十八歲。

4.鄭經割據臺灣自立

鄭成功去世后,其五弟鄭襲想乘機繼承鄭成功的王位。鄭成功的兒子鄭經迅速到達金門,以陳永華為咨議,參軍馮錫范為侍衛,率領大軍回師臺灣與親叔叔鄭襲大打了一仗。結果,鄭襲的軍隊潰敗,好在鄭經沒有殺掉鄭襲。鄭經割據臺灣自立的時代到來。

鄭成功去世,鄭經割據臺灣自立,這給了大清王朝的康熙皇帝一個很好的時機——收復臺灣的大好時機!

這個大好時機,不但康熙皇帝非常清楚,就連鄭成功的舊部也非常清楚——他們中的很多人紛紛選擇在這個時候投降大清王朝。在這種情況下,鄭成功的仇人施瑯向康熙皇帝建議,派兵“進攻澎湖,直搗臺灣”,使“四海歸一”!康熙皇帝在這種情況下,將會何去何從呢?

二、清朝政府對臺策的變化

1.康熙皇帝的以撫為主的對臺政策

就在這個時候,康熙皇帝的對臺政策之所以仍然繼續堅持以往的對臺政策——以撫為主——希望能夠和平解決臺灣問題(也就是招安)。這是什么原因呢?

這個時候,康熙皇帝的對臺政策之所以非得要堅持以撫為主,原因有很多方面,主要是以下三個方面決定的:

第一、自顧不暇,無力以武力解決臺灣問題。清軍入關后,面臨著很多麻煩:諸如內部的鰲拜集團專權,外部的南明殘余勢力、大順大西殘余勢力和割據南方的三藩勢力等等,致使一時之間自顧不暇,無力以武力解決臺灣問題。

第二、雙方的海軍實力對比。正如《康熙王朝》中所說的那樣,大清王朝的軍隊是陸軍強大而水師薄弱。在清朝政府陸續消滅上述三股勢力(南明殘余勢力、大順大西殘余勢力和割據南方的三藩勢力)、最終完成了大陸統一的過程中,手下的八旗兵和綠營兵也越來越強大起來;而這期間,清朝政府由于忙于大陸的統一戰爭,沒有時間和精力建立水師。在完成大陸統一之后,國家的主要任務則是迫切需要休養生息,發展水師也仍然不能提上議事日程。更為重要的是,從臺灣鄭氏集團脫離而來的投誠者,也暫時得不到清朝政府的信任!

第三、臺灣鄭氏集團內部的矛盾,也為康熙皇帝堅守以撫為主的對臺政策提供了便利條件。恰恰是因為臺灣內部的動蕩為他和平解決臺灣問題提供了一個機會,因為你們內部動蕩以后,我很有可能就要等待著鷸蚌相爭、漁翁得利情況的到來。

第四、康熙皇帝的幾次武力攻臺失敗,也更加促使康熙皇帝進一步堅守以撫為主的對臺政策。不過,需要注意的是,康熙皇帝的這幾次武力攻臺失敗,都和一個人有關系——這個人就是施瑯!

2.施瑯兩次跨海征臺未果

前面我們說到,就在鄭成功去世、鄭經割據臺灣自立、鄭成功的舊部紛紛投降大清王朝的時候,鄭成功的仇人施瑯向康熙皇帝建議,派兵“進攻澎湖,直搗臺灣”,使“四海歸一”!

其實,就在這種情況下,非常年輕的康熙皇帝,他也曾經一度動搖了以撫為主的對臺政策,改為武力解決臺灣問題。

1663年,康熙皇帝任命施瑯為福建水師提督,跨海征臺,結果施瑯沒有成功。

1664年,施瑯再度建議率兵“進攻澎湖,直搗臺灣”,康熙皇帝也于1665年封施瑯為靖海將軍,命其再度跨海征臺,結果施瑯又沒有成功。

康熙皇帝以撫為主的對臺政策,能夠見到效果么?臺灣方面的鄭經能接受么?

3.一波三折的和平談判

前面,我們說過,長期以來,康熙皇帝一直堅持以撫為主的對臺政策。問題在于,這種以撫為主的對臺政策,臺灣方面的鄭經將會對此做出什么樣的回答呢?

在電視連續劇《康熙王朝》當中,有個鏡頭,是說大學士明珠曾經赴臺灣進行談判。歷史上能否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呢?

歷史上,的確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但是,明珠本人沒有親自前往!

對在臺灣經營多年的鄭氏后裔,清廷的本意力主和平統一。從1662年起,清廷與鄭氏政權進行了持續22年、多達九次的談判。其間幾多波折,但無結果。

在這多達九次的談判中,最為著名的有三次,其中,兩次與明珠有關!

一次是1667年。這次與明珠沒有任何關系:在這一年,清廷派總兵孔元章赴臺灣議撫,答應鄭經如歸順,可封“八閩王”,鄭經猶豫不決,后以“和議之策不可久,先王之志不可墜”,拒絕清朝的招撫。

另一次1669年。這次與明珠有很大關系:這一年,康熙皇帝親政。受康熙皇帝派遣,邢部尚書明珠前往福建主持對于臺灣的和議工作。明珠派知府慕天顏入臺,宣示招撫之意。清廷做了重大讓步,允許鄭氏封藩,世守臺灣。鄭經則提出:“茍能照朝鮮事例,不削發,稱臣納貢,尊事大之意,則可矣。”康熙答復:“若鄭經留戀臺灣,不思拋棄,亦可任從其便。至于比朝鮮不剃發,愿進貢投誠之說,不便允從。朝鮮系從未所有之外國,鄭經乃中國之人。”康熙不愿臺灣成為獨立于中國之外的國家,故談判破裂。

此后發生三藩之亂,中原戰火彌漫。鄭經乘機與吳三桂、耿精忠聯合,占領廈門與漳州、泉州、潮州、惠州各地。轉戰數年,吳三桂失敗,鄭經孤軍難支,又退回臺灣。清朝再一次爭取談判,鄭經再次要求“請照琉球、高麗外國之例”,而康熙堅決不同意,雙方各持自己的立場談判又無結果。

第三次是1681年,長期主政臺灣的鄭經去世后諸子爭位,鄭氏家族內部矛盾激化。清政府也在這一年最后平定了“三藩之亂”,能夠騰出手來考慮平臺的問題。福建總督姚啟圣上書力主乘勝收復臺灣。康熙采納大學士明珠的意見,決定對臺灣鄭氏先行招撫,若招撫不成再用武力。當時鄭氏政權已無恢復明室的可能,只想保住在臺灣割據的局面。他們在與清朝的談判中,多次要求“不剃發”,“世守臺灣”。康熙皇帝在遣使與鄭氏代表談判中許諾,如鄭氏歸順清朝,則可“保境息民”,仍在臺灣居住,但鄭氏必須成為清朝臣民,臺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臺灣方面顯然對此沒有興趣。談判再度破裂。

耐心等待多年均無結果之后,忍無可忍的康熙皇帝應該何去何從呢?

4.武力攻臺條件的具備

到后來呢,康熙皇帝終于具備了武力攻臺的條件:

第一、清朝建立了水師,有了自己的海上部隊,而且康熙皇帝手下的海軍完全超越了臺灣方面的實力;第二、智擒了鰲拜,內政統一了,中央集權得到了鞏固;第三、平定了三藩,祖國大陸得到了統一;第四、臺灣方面的鄭經在1681年病死了,臺灣開始了新的一輪混亂。

至此,康熙皇帝終于能夠騰出精力來武力對付臺灣了。

問題在于,武力對付臺灣,需要一個得心應手的將領!康熙皇帝會再度起用曾經兩次戰敗的降將施瑯么?

5.康熙皇帝對施瑯態度的變化

在電視連續劇《康熙王朝》當中,康熙皇帝可是非常信任施瑯的!但是康熙手下的一些滿洲大臣就不太相信施瑯了!歷史真的是這么一回事么?

不完全是這樣!其實,康熙皇帝一開始也不相信施瑯!滿朝的文武大臣也大部分不相信施瑯!

尤其是在施瑯兩次征戰臺灣失敗之后,在群臣的彈劾下,對施瑯非常生氣的康熙皇帝下令:免去施瑯的福建水師提督的職務,改授內大臣。從此以后,兩次歸順降大清王朝、又兩次跨海征臺失敗的施瑯更加得不到康熙君臣的信任。在內大臣任上,施瑯一等就是13年。

只是有人以全家百十來口人的身家性命担保,康熙皇帝才暫且相信施瑯、把攻占臺灣的任務全權教給施瑯的!這個人是誰呢?這個人就是電視連續劇《康熙王朝》當中的姚啟圣!

三、施瑯與姚啟圣的恩恩怨怨

1.施瑯的恩人姚啟圣

電視連續劇《康熙王朝》里,推薦施瑯的是姚啟圣!這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但是,《康熙王朝》關于姚啟圣的描寫卻是錯誤百出!最為主要的有以下幾點:

第一、姚啟圣不是順治皇帝時期開始做官的。順治皇帝也不可能有個什么永不錄用姚啟圣的圣旨可以供康熙皇帝燒掉!姚啟圣在1663年——也就是康熙2年才考中進士,之后開始担任廣東香山縣令,這是一個七品芝麻官。也就是說,順治年間,姚啟圣還是個讀書的舉子,不是政府官員!

第二、姚啟圣不是“官越做越小”。1663年,姚啟圣考中進士后開始担任廣東香山縣令;1667年姚啟圣躍升為福建總督。前后才四年多一點的時間,從縣令到總督,這能說是“官越做越小”么?

第三、康熙年間的“海禁”政策更不是姚啟圣提出來的!清朝的“海禁”政策最早是在順治年間就開始實行了(提出者是福建總督李玄泰),但是成效不大!康熙皇帝即位后,澄海公黃梧再度提出遷界“禁海”建議,為輔政四大臣接受之后立即頒布!那個時候姚啟圣還沒有當官呢!

第四、姚啟圣為官的生涯中的確曾經有過被革職永不錄用的記錄,但是其原因卻不是他看不起滿人!1669年,姚啟圣被康熙皇帝革職永不錄用。原因既不是他追隨鰲拜,也不是他看不起滿人,而恰恰是他違背中央政策,“擅開海禁”!這一點與電視劇中的說法是完全相反的!

第五、姚啟圣被康熙皇帝重新起用的原因既不是周培公的推薦,也不是他的心靈被康熙皇帝征服!被革職后的姚啟圣在浙江沿海一帶以經商為業。1773年,“三藩之亂”開始后,姚啟圣變賣家產,召募壯兵,投赴康親王杰書軍前效力。姚啟圣因功被再度起用為福建總督。

不過,施瑯的確是姚啟圣推薦的!經過姚啟圣的多次力薦,并愿以家人百口担保,康熙皇帝才任命施瑯出任福建水師提督。這一點,電視劇沒有寫錯!

但是施瑯這個人,可不是的姚啟圣弟子!

姚啟圣在再度担任福建總督后,招撫了大量臺灣鄭氏集團的兵將降清,還在最為關鍵的時刻,挺身而出,極力推薦,并愿以家人百口担保,康熙皇帝終于任命施瑯出任福建水師提督,施瑯從而成為了攻臺主帥!

不過,盡管姚啟圣有恩于施瑯,但是施瑯可是一點都對不起推薦他的姚啟圣!這是怎么一回事呢?

2.以德抱怨的施瑯

姚啟圣、施瑯都以收復臺灣為己任,作為建立蓋世之功的絕好機會,這本無可厚非。但隨著征臺日期的日益臨近,總督、提督兩人的矛盾也越加明顯。

先是施瑯以姚啟圣不熟悉水性為由,屢次奏請由他一人率軍“專征”,不需要總督同他并肩作戰。這令姚啟圣大感意外。

此后,兩人在攻臺時間、風向上更是相持不下。

為此,紫禁城里的康熙帝不得不頻發諭旨,讓兩人和衷共濟,共赴王事。

施瑯在京師時,與大學士明珠友善。因此,施瑯通過各種方法,采取明珠對他的支持。對平臺的人事安排,康熙一向重視福建籍官員李光地的意見。當康熙征詢李光地的意見時,李光地也明確表示支持自己的同鄉施瑯“專征”臺灣。

1682年冬,經議政大臣會議,康熙正式下旨令施瑯“專征”臺灣。此時的姚啟圣雖為失去親征臺灣的機會而痛心不已,但他仍以大局為重,督運糧餉,甚至將妻妾首飾捐出,以激勵將士。

施瑯以收復臺灣,被封靖海侯,世襲罔替。而姚啟圣卻受到不公正待遇。施瑯幾次密報姚啟圣的“陰事”,當康熙的侍衛吳奇爵了解情況時,又得到姚的“一點陰私事”,因此姚啟圣不斷受到康熙的指責。收復臺灣四個月后,姚啟圣在極度的憤悶中疽發而亡。卒時已無任何積蓄,諸子只好賣田將他安葬。

四、施瑯收復臺灣

1683年7月8日,施瑯率領水兵2萬余人,大型戰船300余艘,中小戰船230余艘,從今福建東山揚帆起程,鋒芒直指臺灣的戰略前哨澎湖列島。

1.施瑯一舉占領澎湖列島

施瑯出兵臺灣選擇了一個最恰當的時機:鄭經死后,鄭氏家族內部紛爭不斷,新繼王位的鄭克塽無力控制局面;由于農歷六月間是臺灣海峽颶風盛行之時,施瑯前兩次渡海攻臺就因颶風半途而廢,因此,臺軍主將劉國軒斷定清軍不會在此時冒險渡海,對清軍的進攻毫無防備。

鑒于以往的教訓,施瑯把選擇出兵的季節、時間、風向等條件作為一件大事,派專人查閱氣候資料并進行了海情和風向、風力的實地觀測。攻臺之前,清軍制定了詳細的作戰計劃,但在選擇北風還是南風的風向出兵這個關鍵問題上,軍內存在不同意見。施瑯認為:臺灣地區高溫多雨,特別是在偏南風向下,風速和緩順暢,因而有利于舟師橫渡海峽。他多次向皇帝上書陳述自己的意見,就南風和北風對航海軍事的影響優劣做了比較。他說:“乘夏至南風成信,當即進發搗巢。蓋北風剛硬,驟發驟息,非常不準,難以預料;南風柔和,波浪頗恬,故用南風破賊,甚為穩當。”他的理由最終說服了康熙帝和其他將領。

施瑯把平臺的首選目標定在澎湖是有其原因的。臺灣本島地域狹窄,缺乏戰略縱深,澎湖就成為其外圍防御的惟一屏障。臺軍主帥劉國軒也認識到了這一點,將臺軍主力悉數擺在澎湖,并建立了堅固的防御工事,還在媽宮、風木匝尾、西嶼頭、牛心灣等要沖地點加筑炮城14座,沿海筑造高墻深溝20余里,安設銃炮,準備與清軍決戰。面對臺軍的嚴防死守,施瑯采取了靈活的作戰方針,將清軍分為三路,以左右兩翼牽制敵人,主力居中直搗敵陣船隊。

7月9日,清軍到達今澎湖望安島。從10日起,清軍向澎湖島臺軍發起攻擊。清水軍迅速利用有利的西南風向條件,使用“五點梅花陣”,用多艘戰船圍攻臺軍一艘,集中兵力作戰。“炮火矢石交攻,有如雨點,煙焰蔽天,咫尺莫辨。”清先鋒藍理率7船沖入臺軍中,共擊沉、焚毀鄭氏船只14艘,焚殺鄭氏官兵2000余人。這時的劉國軒卻把勝利希望完全寄托在颶風上,因而幾次坐失了主動出擊的良機。澎湖一戰,清軍先后焚毀、擊沉和俘獲臺軍大小船只近200艘,殺死臺軍將領、頭目300余名,士兵12000余名,另有165員將領和4800名士兵倒戈投降。劉國軒只是仰仗地形熟悉,才從水淺礁險的吼門島嶼乘水漲風順之時,帶領31艘小船逃回臺灣。此役,清軍陣亡官兵329人,負傷1800余人,船只毫無損失。

2.臺灣島的歸附

施瑯一戰定澎湖,殲滅了臺軍精銳部隊,打開了臺灣島的門戶,鄭氏敗局已定,島內人心大震。施瑯獲勝后并不急于繼續進攻,而是在澎湖“撫綏地方,人民樂業,雞犬不驚”,甚至派人撈救跳水未死的臺軍官兵,使得臺灣、澎湖軍民“莫不感泣,愿內向”。與此同時,施瑯建議朝廷“頒赦招撫”鄭氏,以爭取和平統一臺灣,使臺灣百姓免去刀兵之災。康熙帝也同意施瑯的招撫政策。鄭克鄭克塽、劉國軒見施瑯“無屠戮意”,也愿意歸順。

7月31日,鄭克塽派人到澎湖施瑯軍前請降,要求仍居臺灣,“承祀祖先,照管物業”。施瑯拒絕了他們的條件。

8月13日,施瑯率領舟師到達臺灣,劉國軒等帶領文武官員軍前迎接,各鄉社百姓亦沿途“壺漿迎師”,臺灣終于實現了和平統一。9月17日,鄭克塽等遞送了正式的降書,并繳納了延平王等冊印。10月3日,施瑯親往臺灣,接受了鄭氏的歸降。從1662年上書請求收復臺灣,至1683年統一臺灣,前后共計20余年。

施瑯到臺灣后,果然不計前嫌,冷靜處理國事與家仇的關系,不但沒有誅殺一人,而且還到鄭成功廟祭拜,肯定了鄭成功開發臺灣的貢獻,與鄭克塽等人“握手開誠,矢不宿怨”。他疏請減輕臺民的賦稅負担,妥善安置歸降的鄭氏官兵。

1683年中秋佳節,康熙皇帝召見了平臺得勝歸來的施瑯,“解所御龍袍敕賜,親制褒章嘉許”,并封施瑯為靖海侯,世襲罔替,令其永鎮福建水師,“鎖鑰天南”,并特準在澎湖大山嶼媽宮城內及臺南城內樣仔林街建生祠,稱為“施將軍祠”。

        1684年5月,清政府決定在臺灣設立隸屬福建的臺灣府和鳳山、臺灣、諸羅三縣。 1696年,施瑯卒于住所,葬于福建惠安。



綜合 2022-01-09 19:03:40

[新一篇] 馬英九:懷念蔣經國先生!

[舊一篇] 中國歷史上的大屠夫之大清國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