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貪程維高之子是如何“洗白”的?

人文精神  >>>  當代網絡名家選輯

撰文|汪憂草

來源|天涯雜談


“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卑詩省)一著名房地產開發商,實際上是被國際刑警組織通緝的中國貪官程慕陽”——香港《南華早報》29日報道稱,程目前在加拿大從事房地產開發生意,與當地政府官員多有往來。根據中紀委網站4月22日公布的紅色通緝令信息,程慕陽2000年8月外逃至加拿大,外逃時所持證照信息為香港永久居民,涉嫌罪名為貪污、窩藏轉移贓物,立案單位是河北省石家莊市橋西區檢察院。(4月30日《環球時報》)


中共中紀委近日公布了百人外逃名單,其中河北省委原書記程維高之子程慕陽赫然在列。據媒體披露,程慕陽現在是加拿大的大地產商、慕陽國際企業有限公司主席及首席執行官,但2001年和2004年,程慕陽兩次提出申請加國國籍,均未被受理,為此他還曾多次將加國移民當局訴至加聯邦法庭。加拿大聯邦法院的文件顯示,2012年12月,程慕陽提出了175萬加元的賠償請求,要求加拿大移民部就拖延處理其移民申請予以賠償。公民身份被拒后,程慕陽轉而申請難民身份。


十多年前的高干之子,如今竟淪為外國“難民”,這樣的巨大落差,確實叫人不由得不感喟人生如戲、戲如人生的狗血劇情。更吊詭的是,程慕陽在難民申請被拒絕后提出司法復核,其所聘請的律師是大衛?馬塔斯(David Matas),而此君乃是賴昌星的代理律師。一場難民申請,居然把程慕陽與賴昌星聯系在了一起,這樣的“陰差陽錯”就更是充滿喜感。


但喜感也好,狗血也罷,終究是反腐敗風景線上各種光怪陸離的絕妙寫真。正如以“中國第一女巨貪”享譽江湖的前溫州市長楊秀珠最終不得不匿身于荷蘭鹿特丹陰暗的地下室里一樣,程慕陽從風光一時的高干子弟墮落成加拿大“難民”尋求者,這樣的遭際本身,除了透示著“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民間智慧,恐怕還彰顯了貪腐分子“魚死網破”的孤注一擲。


與楊秀珠出逃兩年就陷入“窮途末路”、進而展開一場曠日持久的引渡大戰不同,程慕陽在溫哥華這些年倒算是混得不錯。高調的他據稱是溫哥華知名地產商人,其公司接手過多個大型項目,如溫哥華近郊占地龐大的國際貿易中心,毗鄰溫哥華國際機場,擬于2017年開業。其妻名下還擁有溫哥華西區一處價值達338.7萬美元的花園洋房。媒體上甚至可以看到他與加拿大自由黨黨魁合影的照片。


張愛玲曾經這樣寫道,“每個男人一生大概都會愛兩個女人,一個是白玫瑰,一個是紅玫瑰,當你得到紅玫瑰,她便成了墻上的一抹蚊子血而白玫瑰就成了床前明月光,當你得到白玫瑰,她便成了衣襟上難看的白米粒,而紅玫瑰則是心口永遠的朱砂痣……”一粒朱砂痣,令不知凡幾的癡男怨女如癡如醉。而程慕陽的“東窗事發”,竟然也與他眼角的一顆“朱砂痣”脫不了干系:至少在不少媒體人看來,如今已經改名換姓的他,最終卻被那顆“朱砂痣”給“出賣”了。去年國際刑警發出針對程慕陽的紅色通緝令即顯示,程慕陽1969年出生于江蘇常州,身高1.77米,黑發黑眼,右邊眉毛旁邊有一處痣。


從高干子弟到國際“難民”,程慕陽的悲情人生至少闡明了幾個道理:一是,從“官二代”到“腐二代”其實只有一步之遙,這不但考驗官員自律,更考驗制度的約束力;二是,腐敗分子固然可以風光一時,但人生是一場馬拉松,一時的風光無限終究不能笑到最后、笑得最好;三是,靠貪污腐敗來斂財,就算一時得逞,就算遠走他鄉,到頭來也難免有“露餡兒”的那一天。




天涯觀察 2015-08-23 08:50:20

[新一篇] 導游歇斯底里罵人:典型的“群體焦慮癥”

[舊一篇] 組圖 奶茶女上面是誰:持軍區通行證開豪車撞人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