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到底有多黑,你絕對想不到(圖)

>>>  深度觀察清末民初精神脈絡  >>>

2015/07/07/20150707213225821.jpg
沒有農田的“社會主義”新農村

作為個農村閑漢,胡咧咧兩句。

首先黑暗不黑暗的,先別急著怪罪在農村人身上,這不公平。農村的政治管理遠遠比城市里黑暗腐朽多了;而中國人的人情世故卻展現得淋漓盡致。

從孩子上戶口,改名字,改年齡,到家里蓋宅子劃宅基地;紅白喜事時架的三相電,老人的低保金,殘疾證。都得托人花錢。

競選村主任時,要花數十萬元。沒選上的賠了錢還丟了人。他們是為了一個月一千多的工資?還不夠煙錢吶。

有沒有不貪錢的我不知道。但是我見過好多人因為干村官,把百萬家產揮的一干二凈的。這是火中取栗。不是說你一拍胸脯,要做個好官,要帶領人民發家致富,就能全身而退的,搞不好就得萬劫不復。

這里面水深著呢。

農村里面,以書記,主任,文書為主。實際上誰的勢力大,誰說話就算數。這很容易就發展成獨斷獨行,說一不二了,為自己謀點私利,太簡單了。農村的勢力,一是錢,二是人。各分兩類。

要么是家里本家大,自家門里面香火盛,人丁興旺。為什么農村里生孩子多,要男孩?不是光為了給國家增加廉價勞動力的。

說個簡單的事兒。我一個老家的朋友結婚蓋新房子,在自家宅基地往后面硬生生伸出去兩米,這就多出了二十多平方。書記在他家門口轉了幾圈,對話如下:

“小五孩,你蓋屋往后伸這么多,總得給我打個招呼。”

“蓋都蓋完了,不想給你添個麻煩。”

一毛錢也沒花,因為我這個朋友他爹在農村放點高利貸什么的,家里兄弟五個,正年輕氣盛。你換別家試試,早把墻皮都扒了。

要么還有一種是上面有人有關系,這就不說了。

錢也分兩類。一種出門在外做生意,有了些家資,回到鄉里沖光威碴子的,弄個村官干;

另一類在農村土生土長的,錢也酸著呢。在農村照樣掙大錢,開好車。

次一些的,在村里充當坐地戶。就是把農村的糧食農產集中起來,出售給外來的批發商。當中間人吃提成。

這是個光威活兒,有些橫的,甚至跑到鄰近小村里充坐地戶,霸市。這里面自然就少不了爭端打斗了,五菱面包車拉人,后面放著鋼管刀具。

這個里面又不得不說本家大的好處。三五十人有預謀的斗毆,具有暴力性,犯罪性和組織性,可是卻不能算作黑社會。(模棱兩可),因為他們同宗同族,有血緣關系,是一家人。

對,我們是一家人在毆打他們,我們真的不是黑社會。只是我們家人多了點而已……

還有兩個暴利行業。一個是放高利貸,一個是開發房地產。

這兩個講起來麻煩著呢,后面再講。

總之,你們大概知道農村村干部的候選人都是些什么樣的人了吧。

先不談村干部的負面的一些事兒,先說說為什么有些人干上了村干部,卻會混擦皮,把家底抖落個精光。這個問題必須要談。

上面的答案都巧妙地回避了這一點。當一個村官的成本算了么?

除了剛開始拉票時候要送米送油買酒買煙的,你覺得當上了就不花錢了?開什么國際大玩笑!

想要光威,就得花錢。

以村主任為例,他手底下有幾個人?知道么?他也就管管副主任,安保主任,婦聯主任,隊長什么的……

計生辦,派出所等等都不歸村里管,這些歸鄉里鎮里管理。雖然這些個機構經常和村官狼狽為奸……

所以,有事沒事兒的時候,主任還得請這些人吃個飯洗個澡什么的。畢竟日后用到他們的時候還是非常多的。記住,非常非常多。

你跟人家沒來往,誰會給你白幫忙?土話說:白手拿魚想巧呢。

以及人情世故上的花費,把1200的工資全填進去都遠遠不夠。看我的口型,遠遠不夠!

自從當上了主任,認識的人越來越多,去鄉里鎮里開會什么的,和領導交代工作什么的。

于是,事兒來了。

八月十五要買東西吧,過年要買東西吧。

兒女結婚的紅事要包份子錢吧,爹娘過世的白事要去吧。

領導生病了,去省城住院了,得慰問慰問吧。(每年都病別問為什么……)

每年行來往的錢就不足為外人道也了。

總之一句話,你不想辦法撈外水,錢根本不夠花!如果以上的事你不花錢的話,馬上就混不下去了,辦什么事都不靈光,一點都不光威了,灰溜溜的下臺吧!

所以各種花樣撈錢的事兒,就應運而生了。

撈錢嘛,免不了要欺壓老百姓。以前搞計劃生育罚款之流,要從老百姓手里摳錢,但農村的農民能有多少錢?現在學聰明了,想著法兒從農民手里面摳地,現在不少農村干部靠賣地,掙個百萬家資一點不稀奇。

可話又說回來,欺壓老百姓,有的人莊戶,老實,你能欺負。也有人是光威躲,眼子怕的惡子癩,就欺負不了,惹急了敢和你玩命。毛說過嘛,與人斗,其樂無窮。農民也分莊戶孫和莊戶刁。

以曾經比較猖狂的計劃生育罚款為例。計生辦和村干部合起來搞,這罚款也不是一次就能清的,時不時就給你殺個回馬槍。

比如現在超生了一個孩子,計生辦聞風而動,馬上就得上家里找去,討價還價一番后,三萬成交,你以為這就算完?

嘿,這錢掏得這么爽利,說明還有油水能榨出來嘛。他就不給你辦戶口,下回還來找你!

過個十天半個月,胡漢三又回來了。咋?我罚款都交了,咋又來?

一碼歸一碼,你上回交得是罚款,你戶口沒辦呢,你小孩不上戶啦?

一般人這時候就非常不情愿了,這不是坑人嗎,對這就是坑人。你不交他有辦法治你。把你媳婦帶走,關到計生辦辦公室里,把你家門給封了。農村人的廉恥心還是很強烈的,媳婦讓政府關起來了,丟人現眼么,有的就把錢交了。

還有倔強一點的,隨你弄吧,我就是不交。行,查查你家里面有沒有在郵局啊,學校啊,這些地方上班的,你不交罚款,我們就叫他下崗。

要是家里也沒有事業單位上班的,那就搞連坐,把你家四周的鄰居家都封了門。要不說欺軟怕硬呢,馬上這些鄰居就跑到你家做工作了。

“快把錢交了吧,交了就沒事了。”

“你現在不交,以后還得交啊。你不交連我們都不得安生。”一天里好幾撥人來開動員大會。

一般的老實人家能挺到這一步就不易了。罚款也交了,戶口也安了。不過你以為這就完了?

這群人一定會榨干你最后一點血的。

等再過一段時間,他們會以上面檢查等借口再來黑你的錢。這時候,你一定會大吼道:滾蛋吧,我小孩戶口都上完了,檢查能查出個什么出來!

“嘿,你小子嘴硬著嘞,你小孩是超生的戶口能和人家一樣么?”

雖然這話就是在放屁,傻子都不會信的,但是他有辦法治你啊。你不交錢,不讓你家小孩上學!

理由嘛,就是你家小孩是超生的,沒交罚款。實際上,就是村干部跟學校打了個招呼。農村里面基本上就一個公辦的學校,雖然農村不重視小孩的學習,但是一個字不識也不行啊。雖然你的戶口已經是合法的了,但是他就不讓你上學。

這差不多是計劃生育交罚款的正常流程了,最少罚三次,視人的老實好欺負的程度,可反復多次進行。

當然了,也是有不好欺負的。比如我上文提到的我的朋友小五孩,他家是五個孩子,肯定是超生啊。但是他爹兇猛。

五孩他爹有個仁兄弟是宰羊的,村里的文書(也就是會計),是販羊皮的。靠著這點關系,花錢從文書那里把戶口辦了。

但是就花了一次錢,計生辦有點不甘心。某天,一個計生辦的嘍啰去五孩家封門,五孩他爹很淡定的說:你回去跟xxx(計生辦主任)說,他敢進我家的門,我就敢把他的腿砸斷,叫他跪下來喊爹。把他弄死了,我給他抵命。

四周的鄰居明明還沒被連坐,三姑六婆就跑來開動員大會了,五孩他爹一嗓子就把她們嚇跑了。

過了兩天,計生辦的主任路過五孩家,還給五孩他爸敬煙,哥長弟短的。五孩他爹是放貸的,家里的狗籠子是關過人的,而且他向來不吹牛逼。

這還不算什么,還有厲害的。村里有戶人家七個孩子,老婆跟人家跑了,男人整天喝點酒不著四六,家里窮的連鍋都磕嘴。

所以計生辦每次都有意識的避開了這家,因為沒有半點油水能榨出來。

有一次,上面來人檢查計劃生育,計生辦特地避開了他家。這個男人聽說后,立刻變得無比憤怒了,拎著個酒瓶,就跑到計生辦辦公室去罵街了:

“你們都他娘的瞎眼了,我家七個孩子沒上戶口呢,你們都看不見?”

“小孩都吃不上飯了,也沒人管沒人問,你們不是查計劃生育嗎?我家超生了六個,你們來查呀!”

“國家政府,都不問事了?你們計生辦的人都死光了,沒個人去我家看看!”

“媽個比,明天我就去鎮里面告你們這群王八蛋!超生六個孩子的戶子,你們連看都不看!”

是不是很無恥,但是很有效。第二天,村主任就帶著人和米油去慰問了,千叮嚀萬囑咐,可別鬧事,別叫鎮里知道。

沒辦法,這種人整天喝酒,身體虛得很,又不能打他,出點事担不起。自己都顧不上自己了,更不可能顧孩子了,后來又訛了村干部一些東西,就不了了之了。

計劃生育罚款罚多少沒人清楚,給小孩上戶口到底要多少錢好像也沒具體的說法。據我的了解,有時候國家會下來政策,比如頭一胎小孩殘疾,可生二胎;雙方都是獨生子女,可生二胎;以及人口普查之后,等等都會下來一大批上戶口名額。

而計生辦這群人拿到名額后,就攢起來,也不說上面來了政策。

村里有人超生了小孩,求他們上戶口。他們一面說著不好弄啊,國家查得緊啊,一面高價出售這些名額。

其實這些戶口名額的來源可能跟超生一點關系都沒有,有需要的人未必能享用到這些名額。計生辦的人上戶的時候,也不會花一分錢,這些錢到底去了哪,就不好說了,哈哈哈哈哈。

計劃生育的事差不多是這樣,有不對的請指正。

計劃生育失勢……他們找到了更好的撈錢路子。現在鄉鎮干部最熱衷的就是賣地。

低保證,殘疾證之類的,我都不想講了,大概和你們想得差不多,比如經常和書記在一起打牌的,買兩箱奶送去的,家里有人在鄉鎮里工作的,敢跑到上面告他們的,以及真困難的。

實際上村干部并沒有什么執行的權力,都不在國家編制里,他們更多扮演的角色,是連接農民和鄉鎮領導的中間人,大多時候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但是他們權力又很大,就像你永遠不知道村里的公共產業每年能掙多少錢,這群龜兒子又是怎么花出去的。)

下面我要講點精彩的了,大家準備好了么?來四夠!

聽過以租代征這個詞嗎?

計劃生育的失勢,并不是因為這群人變得善良了;而是他們找到了更好的撈錢路子。現在鄉鎮干部最熱衷的就是賣地。

地是國家所有,農民也只有使用權,買賣土地當然是違法的,查到是要法辦的!

有地不能賣怎么辦那?有錢不掙王八蛋那!于是這群人想到一個非常富有創意的辦法,以租代征。

他們會告訴老百姓,你一年種地能掙幾個錢?這樣吧,你把地租給我,一畝地我一年給你一千塊錢租金,有這閑余功夫,你再出去到城里打工,不是更好嗎?這就是兩份收入啊!!

農民聽了就會覺得,啊,他說的好有道理,我竟無言以對。

然后一次性租他媽三十年,一畝地三十年才三萬塊錢,便宜不?

就三萬還不想給哪……分三十次給齊,一年給一千,大部分人只能拿到一次兩次,相信我。

拿到地之后,就在路兩邊大蓋商品房,店面房出售,一畝地是666個平方,蓋個兩層又是多少?

為什么我之前說,有些人在農村也能掙大錢,但凡跟房子和地沾上邊的都不是小錢,即便在農村。

剛開始的時候,老百姓還覺得這是好事,畢竟拿到手里的錢比啥都實在。

等到拿不到錢的時候,等到發現自己的地里,不是用來種地,而全他媽成了廠房的時候……唉,知道真相的我眼淚掉下來。

找吧,鬧吧,最后都無疾而終。這算是小規模,萌芽時期的事,沒什么影響力。

發展到高潮的時候,是整個鎮里要大規模修路,這是個大家都喜歡的事。

農村里道路不方便,很多路都很窄很難走,很多人家蓋房的時候,都得自討腰包在門前修路。

鄉鎮干部也很高興啊,這是大大的提升政績啊,說不定還能……還能……..

修路工程如火如荼的開展了,村干部還發起了修路捐款的活動,隨心意捐款,老百姓響應的呼聲也很高,我們鎮是中心鎮,分管五十五個治安村,最后捐下來總歸得幾百萬吧,反正我是捐了,不然街坊四鄰都得罵我。

修路當然是一件百分之二百的好事,可惜有人不干好事那。

修著修著,這邊要建個垃圾站,啪啪啪,占一片地。

垃圾站當然要建啦,建個小小的做個樣就行了,剩下的地方全蓋商品房店面房~

修著修著,那邊要建個污水處理廠,啪啪啪,再占個幾十畝,蓋一片別墅樓~

我為什么要提修路,這很重要。

農村跟城市不一樣,沒什么商業圈,最值錢的地方,就是路兩邊的地方。十字路口邊上的地方,很好!中心村主干路的地方,很好!通往城里去的路兩邊地方,很好!

這些地方都可以蓋商品房,可以用來做生意的,飯店,早點鋪子,超市,煙酒鋪,修車鋪,澡堂子等等。我老爹最大的心愿就是這輩子能在路邊上給我買兩位房子,因為這本身就是件很有面子的事。

路修到哪,哪的地就要值錢了,賠償有國家掏腰包,給錢的時候還能再討價還價嘛,老百姓有幾個知道國家政策的,再說就算知道又能咋的!我過年就吃月餅了,你能把我咋的。

修路要用的工程隊……你以為你的工程隊干得漂亮就用你?你以為你的工程隊價錢實惠就用你?

我只想說,我們村的文書都買了三個挖掘機了,你知道挖掘機多少錢嗎?你們天天黑挖掘機,這玩意兒二手的都要七八十萬!

好在不光房子能首付,挖掘機也可以,首付二十萬挖掘機開回家。

等掙了錢再買,慢慢還唄,整個鎮子的路有得修呢。

這個事并不在于違法,因為文書挖掘機的報價也是合理的,文書不屬于國家公務員,也可以做生意。

但是,他要不是村里文書的話,還會用他的挖掘機?我也有二十萬啊,我也想貸款買輛挖掘機修路,反正造福子孫后代,我要去!我要去!我要去!

在這個修路的過程中,很多干部都要成開發商了……當然了,放在明面上的開發商不會是他們。

到這里,大概所有的鋪墊都有了。

村里的交通便利了,城里一些工廠轉移到農村里來,比如一些嫌城里租金貴的,又比如一些污染排放不達標的,像辣條廠,皮革廠,塑料廠,玻璃廠等等。

工廠不需要多好的地方,地方大就行,農田真真是極好的選擇。

我前面說的以租代征將在此被發揚光大。

一畝地租三十年,一年一千塊,三十年三萬。

三萬分三十次給,一年給一次,一次是一千塊錢。

如果只給一次的話……

一畝地一千塊錢賣出去了……

六百六十六個平方米,一千塊錢賣出去了……

釘子戶就是這么誕生的。

農民沒有了地,這這這……每十五或二十年就重新分地,本來就越分越少,越分越少,現在就要全部拿走。

就算給齊了三萬又怎么樣,誰知道三十年后的光景?

基礎農田本來就不可以做除種植以外的事,這是違法的,這會削弱國家土地后力。

但是誰來管呢?鄉鎮干部和村干部?他們就是這件事里最大的受益者。這個辦法就是他們想出來的,然后拿了地,再高價賣給工廠。

對了,不是賣,是租。

他們還有工程隊哪,在一個月色祥和的夜里,把你們家地里的麥子全部推到。

想當釘子戶這么有前途的職業?先試試你的斤兩夠不夠啊。

今天工程隊所有的工人,駕駛員,都三倍工資,陪他們耍耍,別弄死人就行。一般報道里,冒充政府人員的社會人員大概都是這類人。

我想你們一定沒見過被大糞堵了門的家,那比吸糞車爆炸有沖擊力吧。

有權有錢有閑,事情就很容易辦。

當然了,所有的罪不會白受的,挺得越久,賠的越多,很多釘子戶的目的就達到了。

莊戶孫都在被欺負,莊戶刁都忙著在地里打井,架電,拉圍墻,蓋大棚,這樣就能多賠點。

莊戶孫看見了,也想拉圍墻,然后第二天就讓城管大隊把墻皮都給扒了。

有的還扒了好幾次。

莊戶孫非常不爽的說:“憑什么他們能拉圍墻,我不能拉?你們占用基本農田都行,我打口井都不行?衛星那娘的這么厲害,就只拍到我家了?”

沒辦法,誰叫你人單力薄,好收拾呢。和尚摸得,你就摸不得。

哪里有壓迫,哪里就有反抗,也有釘子戶得到了他們滿意的結果。

有一個坐過十年大獄的男人,不僅得到了三十萬賠款,村里還在另外一個地方給他補了原來那么多的地。

他的父母很老了,老婆也在他蹲監獄的時候跟人跑了,也沒什么本家。他就一個人,但是他是真敢玩命,對方人再多,也不敢要他的命,牽扯到人命,都得吃不了兜著走。

在我們那有個畸形的價值觀,要是你當了兩年兵,連個黨員都沒混上,就返鄉了,一定會有人笑話你沒本事;但是你要是坐了兩年牢,返鄉了,放心,一定會有人請你吃飯。一是你在里面受罪了,接個風,二是你這人敢干別人不敢干的事,日后保不準用的上。

第二個人,用了文明的方式,堅持不能的告,不停的上訪,到省里北京去告,登到網上,登到報紙上,哦,對了,被潑大糞的就是他家。

家里人多次被毆打,但他一直用文明的方式保衛自己的利益,他動員了幾十口人家聯名上訪,最后市里面也下了《責令停止違法行為通知書》。

可惜,結果并不完美,鎮里給了他七十萬,讓他不要告了,他就妥協了;該還原的基礎農田也并沒有還原。只有副鎮長和中心村村主任受到黨紀處分。

原本故事在這就該結束。不過有個彩蛋,我以為能說明部分農村農民的局限性。

“我們之間出了叛徒。”

那個文明的男人,動員了幾十口人家聯名上訪,這里面就出了一個叛徒;這個叛徒的地并不多,他摻和進來,就是想增加點議價能力,到時候讓村里鎮里能多賠點錢。

村干部稍微利誘了他一下,這個投機的家伙,就反了水,成了村里干部的眼線。比如他們這群聯名的人明天要到哪里上訪,下一步打算怎么干,他都報告給主任……因此,他多獲利了好幾萬。

一個受害者就這么成了加害者。

賣地的事,差不多是這樣,有不對請指正。因為能寫的東西太多了,又不知道怎么寫了,沒寫到的就算了,權且當成荒誕小說看。很多枝微末節都一筆帶過了,但是其中復雜的東西也很多,我不知道的也很多。

不知道會不會和諧,其實我都是瞎說的。漏了說的還有一些,就先寫這么多吧。

對評論里的兩個問題,解釋一下。

第一個,全國情況不一樣,不能以偏概全,答主請標明地名。

其實我已經暗示出了地方。

第二個,我也是農村的,太夸張了,哪有這么黑暗。

仔細看,我寫的所有,最多是斗毆,沒有涉及人命,歸根到底還是利益糾紛。

生活水平確實在提高,衣食無憂,有地方住,可以外出打工;說實話,很多人希望修路能沖到自己家,那能賠不少錢;如果以租代征的錢真的給齊,不少農民也很樂意一年拿一千塊錢,我們那包一畝地一年也就是800到1000元。釘子戶畢竟只是極少數。

這樣看是不是順眼多了,矛盾也緩和多了。

只是拿土地換發展,到底值不值,把地都賣完了,還留給子孫什么,那是基本農田。

至于以上所說所有政治管理上的黑暗,都只是皮毛。”


綜合 2022-01-09 19:01:08

[新一篇] 一位大學老師對〝女子無才便是德〞的解讀:現代人的理解是愧對祖宗!

[舊一篇] 【Artist】幾米筆下的的十二星座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