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無暴風勁雨時 守得云開見月明

>>>  春秋茶館 - 古典韻味,時事評論,每天清新的思考  >>>



誰無暴風勁雨時 守得云開見月明

一切開始的地方。陶后鮮有聞,二帝歸來發已斑。又到日落時,卻嫌脂粉污顏色。

巨海納百川,麟閣多才賢。博易鴻鵠起落,理學塔樓壯闊,瑯媛巍峨端卓。以自然之道,養自然之身。

在這兒,陷入球之三角戀,大中小處處為難。

網友的看法就直接多了:“這是泡沫要破了。” “難過的日子在后面呢,這只是暴風雨來臨前夜!”

也有網民表示擔憂:“買房的欠銀行錢,賣房的也欠銀行錢,銀行都快破產了,錢去哪兒了?” “熟悉的環境,熟悉的味道,這局,似曾相識。”

也有一種說法認為,今天人類所做的一切科學研究,都是在復原而非創造上古的技術。所以有信仰的人,更有創造力,因為他們信的科學,在古籍中有著比較完善的描述。包括牛頓等人,大都是這些信息的擁躉,馬斯克也不例外。

曉色

霜湖泛銀浪

河漢舞星芒

清啼穹紫幻

曉月凌曦光

唐浩

我想跟川爺喝一杯:磨嘰啥,快點干

[圖片]

作者:王浛旭

世事的老燒很烈性黑命貴和白左更尿性這倆性都敵不過川爺的血 性四年前你端起美利堅這杯酒就知道夠自己喝一壺酒壯英雄膽虎狼團團不破膽血涌好漢頭鱷魚逼近不罷休商場的酒再烈也趕不上癥治的酒劇毒買賣的交易再骯臟也趕不上癥治的勾當最陰損

四年來敵人變著花樣驅趕你下酒桌你不但沒死反倒送蘇/萊曼/尼們去了西天一千零一夜危險叢生你不但沒死反而立志收拾家里叛賊蘇/萊曼/尼

最毒的蘇二污手就在身邊四年來他們里應外合嘔心瀝血地推你下桌最毒的巴/格/達/迪陰魂不散一千多天他們賣人賣國絞盡腦汁地想毒倒你

大選在即新冠詭異上身舞弊玩賴攪亂全局你仍然活著見證神跡你耐著性子一步步按法講理這場鴻門宴你單刀赴會陪了四年哪怕他們野心勃勃哪怕他們不仁不義哪怕他們不思悔改哪怕他們把事做絕你都沒有掀翻了桌子仍然祝福對手崴腳早康復直到最高院駁回德州上訴你才推了一句:不智慧不勇敢

一旁急壞了七千萬支持者人們紛紛走上街頭別說他們急全世界都跟著急對壞種的慢節奏就是對人類的殘忍對敵人的優柔寡斷就是對自己的禍害

全世界眼巴巴地看著你美利堅不被吞噬人類就有希望我六魂出竅冒著險偷來鴻門一杯酒我七孔冒煙火點燃借來哪吒風火輪火速摸黑對著浩渺的蒼穹舉起杯對著大洋彼岸的那位爺火急火燎地來一聲張飛吼:再不果斷出手沒機會了磨嘰啥,快點干!

2020.12.13

[圖片]

狹路相逢勇者勝!勿謂言之不預也!

說句離本文主題不是很遠的題外話:楚國和秦國不一樣——秦國是搞法家政治,利出一孔。不要說平民,就連貴族都戰戰兢兢,秦王想用哪個就用哪個,外國人也生熟不忌——這實際上無關胸懷,而是舉國階層都被打散的結果。想象一下:如果你是公司老板,這家公司還有其他股東和老員工,你如果突然想提拔樓下保安當總經理,估計你做不到;如果你能做到,說明公司里所有人都是你下屬、而不是合作者,老員工也沒有任何說話的余地,你想干嘛,就干嘛。

秦王就可以想干嘛就干嘛,其他的中原國家呢,也在搞法家,但沒有秦國那么徹底,楚國是另外一個極端,楚國忙了半天,根本搞不定國內貴族——秦制在左,楚國在右,中間是其他那些國家們:這就是春秋戰國的奧秘!屈原呢?屈原想搞秦制——一個貴族家長,希望楚國搞秦制,屈原也算夠愛王庭(實際上楚國那些大家族,都是王庭分出來的,都是一個姓,不同的氏而已)。

屈原的想法有錯沒?沒有!——以楚國幅員的遼闊,如果真搞起了秦制,秦國未必是楚國對手。

屈原的想法有錯沒?其實也錯了!——看秦國就知道了,戰勝六國又能怎樣,秦朝才混了幾天?贏政家的DNA,有一條能傳下去么?

之所以能夠“楚雖三戶,亡秦必楚”,正是因為楚國的力量,不在王庭,而是分散在民間,在各家族的手里——所以六國破滅后,也只有楚國才有成建制力量的保存,才有天下共尊楚王,楚霸王的事。

否則呢?否則為啥天下不尊齊?趙?燕?魏?難道是他們的血統木有楚人高貴?不是的——因為他們民間的力量,也早就在他們自己搞的王權一統中,耗盡了!這才是楚國的真相:你不能說屈大夫是錯的;但也很難說,他就一定是對的……

因為商鞅確實看懂了人性……的陰暗面。

長安城忽然開始下雨,濕了繁華滄桑。慌張人潮里我遺忘了來時的方向。那年轉身離去,水聲遠了河岸,村落是否依然。千萬里外,我悵然回看。

文明的黑洞還有后來開了掛的蒙古人。

按照霍金的說法,只要有足夠的時間,黑洞最終也會消失的無影無蹤。

時間和文明,其實已經讓當年橫掃亞歐的蒙古大軍沒有了。

萬里長城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


綜合 2022-01-09 11:25:02

[新一篇] 謀一時憑膽識,謀萬世靠謀略

[舊一篇] 讀懂“六戒”,人生坦途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