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卷竹簡半盅酒

>>>  春秋茶館 - 古典韻味,時事評論,每天清新的思考  >>>



《復聯4》結尾的時候,奇異博士眼看著滅霸將各路超級英雄打得屁滾尿流,手握無限手套準備打響指的時候,知道大勢已去,看著鋼鐵俠豎起了一根食指,寓意著他跟鋼鐵俠說過的那句話將要應驗了:打敗滅霸的可能性只有一千四百萬六百零五分之一……最后超級英雄們勝利了。

父母為什么毫無顧忌地打孩子,對她吼?我思考了很久,得出答案:“因為這個世界,孩子唯一的依靠——保護他們的就只有父母,他們的底牌只有父母。”這就是您的孩子。

19世紀末,中國駐英、法、意、比四國公使薛福成這樣評價公司的威力:“盡其能事,移山可也,填海可也,驅駕風電,制御水火,亦可也。西洋諸國,所以橫絕四海,莫之能御者,其不以此也哉。”

半卷竹簡半盅酒

長期來看,中國是否會恢復到儒家道統?那儒家傳統一般也就是幾百年一個治亂循環,天下大亂血腥無比,那是否還是得向羅馬學習,以盡量解決傳承這一難題?

分權制加基礎上的儒家清明政治,道德教化。心向往之,我更了解中國歷史。

在迷茫的年代又該如何生活,如何安頓自己?

借用里根一句話吧,“簡單地生活,慷慨地愛,深切地關懷,和善地說話,其余的交給上帝。”這句話對今天的美國仍有指導意義。

對我們也多多少少有點借鑒意義,不過上帝得換成老天爺。

閑門向山路,深柳讀書堂。

放棄戰斗,準備幻想

在和奧巴馬的競選中,麥凱恩展現了風度翩翩的舞姿,大獲贊賞。于是,奧巴馬贏走了白宮和諾貝爾和平獎,老參議員則收獲了圣徒的光環。

當凱撒跨過盧比孔河,如果加圖和他握手言歡,那么共和國在精神上也死亡了。麥凱恩就是和凱撒和解的加圖,鮮花和贊譽屬于他,失望和懷疑留給了共和黨。于是共和黨的支持者投票給了特朗普,這就是2016年發生的事,那場勝利和共和黨無關。早在特朗普出現之前,麥凱恩們已經輸了很久,輸掉了半個美國。

經濟優勢會演化為政治優勢,最終最有權的人說了算,打敗了歐美,我們就真的贏了嗎?

我是中國人,我了解中國人,在螺獅殼里做道場的能力,太牛了。

“電腦系統可以輕松地修改成百上千萬的選票,兵不血刃地奪取政權。社交媒體可以全面審查言論,甚至封禁民選總統的聲音。這些僅僅是九牛之一毛。科技越發展,社會越專制。如何防止科技對文明(信仰、道德、倫理、常識)的顛覆,將是人類的終極課題。”(Busschool)

換句話說,35歲的程序員,才是軟件行業真正的精華和靈魂。

網上流傳著一個段子:房地產發展這么多年,現在賣房子的欠一屁股債,買房子的也欠一屁股債,更玄幻的是,就連賣地的地方正輔也欠了一屁股債,那么問題來啦,錢都去哪兒了?

因為習武者自己練武,有師承、知深淺,四處講手(比武),知道行業巔峰是怎樣的,文人不一樣,手無縛雞之力而心有浪漫主義,知道自己武力值不夠,但相信一定有世外高手,身在市井煎熬,只能寄希望于字里行間縹緲的名山大川……

武俠最吸引人的是:殺人不用償命。

對“俠”顛覆最狠的我覺得是溫瑞安。

作者

不用償命還能博得美名,實在有吸引力。

溫瑞安有推理功底,武俠也寫得起伏跌宕、波云譎月。

能用錢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意思是說,錢就是答案。錢夠不夠是另外一個問題。至于不能用錢解決的問題,才是真正的問題。

這幾家行業軟件公司,善於處理政商關係,內部做PPT和搞人脈的牛人,遠遠多於高級技術人員,就差變成國企了。

Buliwyf

其實歐美都在病急亂投醫。

病是中國病,醫是白左醫。

中國搶不止北美鐵銹帶的工業飯碗,還有大半個歐洲的(德國荷蘭瑞士勉強留下了一兩個)。

所以歐洲人寧可要黑人和msl也不要中國移民。

他們總以為近代那點殖民教育還有用,還能把黑人msl歸化成基督教法國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做夢吧

我頓時想起了劇作家老舍先生的名言:

“我想寫一出悲劇,里面充滿了無恥的笑聲。”

選舉舞弊是真實存在的,規模應該也不小,如果妥協,紛紛撤訴,證人翻供,最高院的最后保守派也無能為力。燈塔從此熄滅,以后就是誰有權掌握媒體誰說了算,平民被代表卻無自由,這不是開國先賢們愿意看到的局面。

我相信川票現在只是等待川普的司法動作,否則賓州這種連路人見了都要撥刀,何況他們持著槍。

太多太多危險擺在孩子面前,我們的忽視和避諱,很可能正將孩子推入深淵。

特朗普眼中的美國人民依然是19世紀朝陽初期粗暴野性的豪杰,但實際上,在薩特、福柯病態思維支配下,當今西方文明早已失去了捍衛自己的勇氣。就像羅馬帝國的臨終時刻,埃提烏斯和馬約里安試圖拯救羅馬的軍政措施卻被他們缺乏犧牲精神的同僚和人民不斷抵制,這兩位豪杰也最終身死己人之手……

埃提烏斯,這個最后的羅馬人,率軍抵抗匈奴入侵,傾全力保證羅馬帝國的完整,但終究被猜忌他的皇帝殺死:他當政時期,由于羅馬人口結構不可逆轉的改變,西哥特移民、法蘭克人和汪達爾移民在羅馬帝國境內的勢力得以鞏固并呈現出國家雛形,這實際上已經昭示了偉大的羅馬文明在西歐即將步入毀滅!實際上,埃提烏斯若生于羅馬朝陽時代,必會成為西庇阿那樣萬人敬仰的英雄,但生于羅馬末世,卻只能作為權臣被猜忌所殺;邱吉爾若生于18世紀大英帝國辟波萬里的光榮時代,很可能成就克萊武征服印度般的赫赫武功,但存于被羅素統治的帝國崩潰前夕,則只能淪為無可挽回的帝國送葬人;至于特朗普,若生于19世紀昭昭天命的初升美利堅,則會成為米拉波、休斯頓那樣的開疆豪杰,但生于21世紀被薩特、福柯支配的沒落西方,卻只能成為主流媒體口中愚蠢可笑的小丑……這或許就是“最后的羅馬人”不可逃避的命運:雖有拯救文明的雄心,但文明卻已喪失了保衛自己的意志;空有魯陽揮戈的勇氣,卻只能迎接時窮節現的宿命——畢竟,沒有羅馬的公民,就不會有羅馬的英雄;在大廈將傾之前,最后的羅馬人是孤獨的清醒者——這是他的悲劇,也是他的榮耀,更是他的不朽……桓宣武所言“遂使神州陸沈,百年丘墟,王夷甫諸人不得不任其責!”果其然乎!

想那二戰時,張伯倫代表綏靖政策,以薪救火薪不盡火不滅,希特勒則如戰狼般勇武,最后剛則易折反噬自身。

丘吉爾有句名言:”人的品質中勇氣是首要的,因為其他的品質都借由他出。”(Courage is rightly esteemed the first of human qualities, because it is the quality which guarantees all others)

紅瘦

那美好的仗你已經打過了,剩下的,就交給上帝吧!

說到這里,既然有了杜魯門等等故事墊底,我們如是站在中國利益的角度,再看伊萬卡老爹和拜登的大選,完全可以參考孔子在《論語.憲問》里對春秋五霸之齊桓公、晉文公的評價:


綜合 2022-01-09 11:21:25

[新一篇] 臥槽,睥睨天下的既視感

[舊一篇] 千里馬與干將、莫邪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