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境界〔印度尼西亞〕莫名妙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午后。很意外,在巷子小攤旁遇見老劉。想避已來不及,只好硬著頭皮迎面與他打招呼和握手。
                 
  “我是小田,棉中同班同學。”
                 
  他呆望著我,大概沒想到在這陋巷里會碰到熟人。
                 
  “我們是乒乓校選。”
                 
  我提醒他。
                 
  “啊,對,我記起了。”
                 
  他想了好一陣子總算記起了。
                 
  “你的球很古怪,但你打不贏我。”
                 
  當年他和我都是乒乓迷,還夢想當國手呢。寒暄過后,是一陣沉默。他心不在焉,無語。我心事重重,難言。多年不見,竟是如此隔膜。我終于鼓足勇氣,打破僵局,說道:“老劉,真對不住,當年向你借的一筆,至今一直未還給你……”
                 
  “呵,是么?”他的反應很平淡。
                 
  “以前的事我已忘得一干二凈,提它干嘛!”
                 
  “可是借債不還,我于心不安。”
                 
  “唉,同學有難,互相幫忙,是應該的。”
                 
  “是應該的。”
                 
  他又重復一遍。他的回答及謙和的態度使我大感意外。卅年前,他曾怒氣沖沖地向我討債、逼債,那時我窮得三餐不繼,他非常氣憤和失望,在眾人面前奚落我一番。那一幕,令我畢生難忘,那是我的奇恥大辱。但我不怪他,只怪自己沒有志氣。這也是我后半生頭抬不高、腰伸不直的原因。從此我們斷絕了來往。我心中有愧,老實說,我無顏見他。今天異地乍逢,沒想到他不計前嫌,落落大方,如此寬容,叫我感動得說不出一句話來。我的眼眶濕了。他只簡單的一語,把幾十年的陰霾一掃而空。壓在我心頭的大石,也給他輕輕的一揮,散掉了。哎,如此偉大的胸襟,我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是真的。我早聽說,近年他一心向佛,努力修行,想不到竟達到如此高的境界,令我肅然起敬。但我從他的衣著和舉行觀察,覺得他經濟環境,應該不會算太寬裕。但他卻輕易地放我一馬,把舊賬一筆勾銷,實在難能可貴
                 
  。我拉他到我攤子坐,泡了杯熱咖啡,拿出肉包子。他也不客氣地接過來吃,看出他吃得津津有味,他還連聲贊說:“好包、好香。很好吃。”
                 
  他舉止匆忙,吃完就起身告辭。我順手把今天賣不完的包子全包好交到他的手。他先是不肯,但拗不過我的熱情,終于無奈地收下。我此舉動機何在,是為了補償?是還債?我自己也說不上。他倒反而對我千謝萬謝,說多年了,難碰到像我如此熱心腸的好人。他的步履蹣跚,我一直目送他的背影在小巷尾消失。我百感交集,他是一個多么崇高可敬的人啊。我深深地吸口氣,給自己松懈一下。回到攤子,我發現桌上留下一個小布袋,我隨便一翻,里面有一個硬紙皮,歪歪斜斜寫著幾行字,字跡已開始模糊,字是這樣寫:“本人患有嚴重健忘癥,如故疾復發,請仁人君子施援手,與下列地址和電話聯系……”
 


網載 2013-08-27 10:54:11

[新一篇] 舊瓶〔印度尼西亞〕莫名妙

[舊一篇] 廟內,廟外〔印度尼西亞〕金梅子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