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碧螺春 周瘦鵑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洞庭東西兩山,山水清嘉,所產枇杷、楊梅,甘美可口,名聞天下。而綠茶碧螺春尤其特出,是在西湖龍井之上,單單看了這名字,就覺得它的可愛了。


碧螺春原是野茶,產于東山碧螺峰的石壁上。據說它的種子是由山禽銜來,掉在那里的。每年谷雨節前,山中人前去摘了茶葉,用竹筐子裝回來,以作日常飲料。清康熙某一年,因產量特多,竹筐子裝不下了,大家把多余的納在懷中,不料茶葉受不了熱,發出一種異香,采茶的男女們問到了,都說是嚇殺人香。原來嚇殺人是蘇州的俗語,借來夸張它香氣的濃郁。于是眾口爭傳,作為茶名。從此年年谷雨節,男女們先得沐浴更衣,同去采茶,索性不用竹筐,都把茶葉納在懷中了。康熙帝南巡時,曾到太湖,巡撫宋犖買了這茶葉獻上去,康熙以為“嚇殺人香”這名字太俗了,就給改作“碧螺春”。后來地方官每年總得采辦一批進貢,名為茶貢。那時因產量不多,只讓獨夫享受,民間是不容易嘗到的。


我很愛此茶,每年入夏以后,總得嘗新一下。沸水一泡,就有白色的茸毛浮起,葉多蜷曲,作嫩碧色,上口時清香撲鼻,回味也十分雋永,如嚼橄欖。清代詞章家李莼客曾有水調歌頭一闋加以品題云:“誰摘碧天色?點入小龍團。太湖萬頃云水,渲染幾經年。應是露華春曉,多少漁娘眉翠,滴向鏡臺邊。采采筠籠去,還道黛螺奩。龍井潔,武夷潤,岕山鮮。瓷甌銀碗同滌,三美一齊兼。時有惠風徐至,贏得嫩香盈抱,綠唾上衣妍。想見蓬壺境,清繞御爐煙。”他把碧螺春的色香和曾經進貢的一回事都寫了出來;可是沒有寫到茶葉才下之后,是曾經在采茶人的懷中親熱過的。


1955年7月7日新氣息的清晨七時,蘇州市文物保管會和園林管理處同人,在拙政園的見山樓上,舉行了一個聯歡茶話會。品茶專家汪星伯兄忽發雅興,前一晚先將碧螺春用桑皮紙包作十余小包,安放在蓮池里已經開放的蓮花中間。早起一一取出沖飲,先還不覺得怎樣,到得二泡三泡之后,就蓮香沁脾了。我們邊賞樓下帶露初放的朵朵紅蓮,邊啜著滿含蓮香碧螺春,真是其樂陶陶!我就胡謅了三首詩,給它夸張一下:“玉井初收梅雨水,洞庭新摘碧螺春;昨宵曾就蓮房宿,花露花香滿一身。”“及時行樂未為奢,攜侶招邀共品茶;都道獅峰無此味,舌端似放秒蓮花。”“翠蓋紅裳艷若霞,茗邊吟賞樂無涯;盧仝七碗尋常事,輸我香蓮一盞茶。”末兩句分明的那位品茶前輩面前驕傲自滿,未免太不客氣。然而我敢肯定他老人家斷斷不曾吃過這種茶,因為那時碧螺春還沒有發現,何況它還在蓮房中借宿過一夜的呢;可就盡由我放膽地吹一吹法螺了。




楚塵文化 2015-08-23 08:38:28

[新一篇] 尋訪“大紅袍” 王充閭

[舊一篇] 咕咚咕咚星球 劉瑜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