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滿攔江:有產者為何要逃亡?

>>>  深度觀察清末民初精神脈絡  >>>

中國原本是好端端的,就因為中了階級斗爭的毒,付出了慘烈的倒退代價,也導致群體智商大幅降低,其心靈創傷,至今未得以平復。

   (1)

  古賀千代樹,遠道日本的朋友,來北京看我。我們已經兩年沒見面了,他的中國話還是沒多大進步。不幸的是,我們這邊還有個美國佬陪客,所以交談時那叫一個費勁,中國話,日本語,英語混在一塊,吃頓飯就象是打了場國際戰爭。

  古賀先生說:其實我也是中國人,我的家,是1200前,剛剛搬到日本去的。我的姓,就是兩個中國姓的組合,古姓和賀姓。

  不是吧?有這么套近乎的嗎?1200年前時……恰好是大唐帝國安史之亂,那時候搬家,能理解,能理解。

  我問古賀先生,這兩年收成如何呀?有沒有上個臺階。

  這家伙顯然一直在等我這句話,就見他眼神一亮,腰板挺直,大聲說:我很驕傲,我為我們國家,做了點貢獻的。今年我為我們國家,交了很多很多的稅!

  他毫不掩飾甚至很急切的自豪感和尊嚴感,讓我們很受震動。

  (2)

  古賀先生,很愛他的國家。而且他愛國的方式,與我們在中國見到的愛國行為,有明顯區別。

  古賀先生是創辦企業,幫助社會解決就業問題的同時,向他的祖國繳納大筆的稅金,這對他來說是極光彩的愛國舉止。咱們這邊……唉,中國的愛國成本極低,你可以挎著日本的佳能相機,去砸鄰居家的日系車,這就是愛國了。也可以登泰山而小天下,扒掉一個逗逼穿的日本軍國T恤,這也可以。

  中國式愛國,門檻極低。最大的特點是智力含量不高,能打善罵,差不多就是個愛國者了。

  日本這邊的愛國,就有點難度了。

  在我們的網絡上,能夠見到大量的愛國人士,但從未聽他們哪位說過:我為國家交了幾千萬幾千萬的稅,解決了多少人的社會就業問題,所以我愛國……

  在中國,有資格象古賀先生這樣說話的人,不是沒有,但更多像是沉船上的老鼠,正向海外狂奔移民——據中國與全球化智庫編制的中國“移民藍皮書”透露,中國海外移民存量已達到934.3萬人。移民人數接近千萬!

  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和新西蘭是傳統的移民國家,也是中國新移民的主要目的地國。2012年,在上述4個國家獲得永久居留權的中國人分別為81784人、33018人、29547人、7723人,總數為15.2萬人。此部分所說的中國人均指來自中國大陸的中國公民。

  這其中,中國投資移民人數迅速增長。截至2011年,個人可投資資產超過600萬元的中國人,在中國擁有約33萬億元的資產,其中2.8萬億的資產已經轉移至海外,約占中國2011年GDP的3%。

  這個數字告訴我們,在中國,象古賀先生這樣的有產者,企業家,或是和古賀先生一樣,多是外國人。又或是正排隊辦理手續,很快也會成為外國人。

  難怪我們的愛國者們,從不敢說自己為國家交了幾千萬幾千萬的稅,感情是貧賤不能移,剩下來的苦呵呵,窮得只剩下愛國的能力了。

  (3)

  飯局上,有個朋友問古賀:你對你的國家滿意嗎?

  古賀先生立即高聲說:滿意,非常滿意——這句中國話,說得字正腔圓,擲地有聲。感覺這應該是他常用中國話。

  他滿意,他自豪,所以他是不可能突然移民跑掉的,不會逃離日本。

  ——那么,中國那一千萬跑掉的有產者,他們又有什么不滿意的呢?

  我很好奇,非常想知道答案。于是飯局結束之后,這幾天就在網上翻來翻去,想弄明白個端倪。

  今天看到了一條新聞:社科院院長稱:國內階級斗爭是不可能熄滅的!

  ——《紅旗文稿》近日刊發中國社科院院長王偉光的文章《堅持人民民主專政,并不輸理》,文章稱:今天,我們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國家仍然處于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所判定的歷史時代,即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兩個前途、兩條道路、兩種命運、兩大力量生死博弈的時代,這個時代仍貫穿著無產階級與資產階級、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階級斗爭的主線索,這就決定了國際領域內的階級斗爭是不可能熄滅的,國內的階級斗爭也是不可能熄滅的。

  長見識了!開了眼了!!

  此前,北京大學中國社會科學調查中心25日發布《中國民生發展報告2014》稱,1%的家庭占有全國三分之一以上的財產,而底端25%的家庭擁有的財產總量僅在1%左右。

  續后的分析文章表明,擁有全國三分之一以上財產的1%家庭,多以體制內官員、國企官員及民企老板為主。

  無論怎么看,發表“國內階級斗爭不熄滅”觀點的社科院院長,都不大可能和公眾爭奪底層的1%社會財產,他的位置一定在上面。

  那這個言論就明顯神經了。底層的赤貧想對上層玩階級斗爭,這是有可見經濟利益驅動的,雖然不合適時宜,但終究有其無奈的一面。可你一個有錢人,居然想對窮人搞階級斗爭,這擺明是走火入了魔道!

  現在明白富人為什么會象沉船老鼠一樣,瘋狂逃竄了吧?

  太神經!吃不消!

  他窮的時候,對富人搞階級斗爭。他有錢了,對窮人搞階級斗爭,讓窮人連窮都窮不安生——橫豎都是你的理,上下都是兩張皮,這還有完沒完?

  正常人,總是想找個正常環境的,是不是?

  (4)

  社科院院長力倡階級斗爭,絕對是導致中國有產者惶恐走逃的主因!

  人類文明是向前推進的,特點就是暴力游戲因其野蠻原始,而遭到正常人類唾棄!個體人的天性,是追求幸福安祥的,絕非是劣鼠一樣的相互噬咬!

  中國原本是好端端的,就因為中了階級斗爭的毒,付出了慘烈的倒退代價,也導致群體智商大幅降低,其心靈創傷,至今未得以平復。

  首先,斗爭觀念顛倒是非善惡。正常人類社會,是以人類的品行判別善惡,利他行為與觀念,是受到倡導的,損害他人生命財產權的,是要被禁止的——而階級斗爭觀念則不然,是以財富多少界定善惡,有錢就是惡,貧窮就是善,對財富創造者的傷害與屠戮就是善——于是,殺人放火暴力強奸,都被冠以正義之名,只要你將受害者誣為財富據有者。這必將導致天下大亂,是非混淆,殘暴行為大行其道,整個社會淪為陰風凄雨的血腥地獄!

  其次,人類文明進步,是以財富越來越富足為標志的。財富賦予人類自由,把人類從繁重的物役中解脫出來,進一步推創更偉大的技術與藝術。而階級斗爭以毀滅財富為目標,實質上就是以摧毀人類文明為目標——文革中所謂的破四舊,與文化領域統統成為大毒草而淪為文化荒漠,就是因為暴力對文明的毀滅所導致!

  再次,人之所以成為有尊嚴、有希望的人,是因為人類相親相愛相互尊重互助合作的天性。但斗爭觀念讓人淪為噬人獸類,不是相親相愛而是相互憎恨,不是相互尊重而是無情打擊,不是彼此合作而是殘酷斗爭。正常天性被扭曲,人性中的善被扼制,人性中的惡被擴大性釋放。一朝濫觴,復平待久。陷入暴力逆淘汰的社會,有可能徹底被噩夢所吞噬。

  還有,正常人類社會,有著有序的社會大分工。正常情形下的社會財富,有著從少到多的累積規律。但階級斗爭不承認正常規律,把財富累積之初的貧寒與累積之后的富庶對立起來,把社會不同分工對立起來,把規范有序的社會群體,強行撕裂成不同的政治陣營,越窮越革命,越革命越窮,在中止文明進程之時,讓人重返蠻荒世代。

  ——階級斗爭這玩藝,連低等動物都不認可——無論是食草動物還是食肉動物,都不玩這個,因為這個游戲太低端!它實際上是生命未出現之前的原生湯中有機高分子競爭法則,肥的高分子追獵瘦的高分子,瘦高分子則組團去吞噬肥高分子。人類已經進化到太空時代,這還有生物體想重返原生湯時代,絕對是令人震恐的自毀觀念。

  財富創造者需要一個相對理性的社會氛圍,需要一個公正透明的法制環境。但當階級斗爭沉渣泛起,反文明反人類反社會的仇恨惡獸,露出它的血盆大口和兇殘利齒,如何不讓人意冷心灰毛骨悚然?

  (5)

  移民去海外,那地方就不神經嗎?

  其實,真正移民到了海外,才知道家園的可貴。只有在海外承受過生存之艱的人,才有資格評說移民的苦澀悲喜。呆在國內只憑想象,是無法感受到那種萍飄無根的凄涼的,完全異質的文化,不屬于自己的歷史,被隔絕在主流生活氛圍之外,第一代移民只是寂寞的肥料,鋪陳于遠方的土地,為下一代人的成長提供養份。只有在回顧故國之時,或許會稍微找回點存在感。

  那他們為什么還要移民呢?

  朋友給我轉過來一份文件,是個留在美國的博士,名叫常青。起初他在佛里里達州,這個地方不征收車輛財產稅。但后來他搬家去了密蘇里州,他開的那輛破車,就必須要交車輛的個人財產稅了。

  他的那輛車,官方折價為3430美元,實際上在市場上的價格遠高于此——但這個數字對他有利,因為他要按這個基數打稅,當年要交346.99美元。次年車價折舊更低,要交的稅也更少。

  讓他新鮮的是——在稅收單據上,詳細地列出了他所交納的稅款,將會用在哪些地方。

  以下是稅收單據上,羅列的該項稅收的具體使用分配:

  密蘇里州圣路易縣政府 1.03 美元(0.3%)

  縣醫療基金 4.80美元(1.4%)

  縣立公園維護 1.72美元(0.34%)

  縣退休證券(當事人也不清楚這項用途)0.96美元(0.27%)

  道路與橋梁 3.60美元(1%)

  圣路易社區大學7.55美元(2.2%)

  特別教育 42.53美元(12%)

  動物園與博物館 9.59美元(2.7%)

  縣立圖書館 7.22美元(2%)

  市學校 217.64美元(63%)

  地鐵、地下通道維護3.00美元(0.8%)

  下水道系統3.43美元(1%)

  市政府33.48美元(9.6%)

  (為窮人提供的)免費食宿工作間3.09美元(0.9%)

  縣的其他用途費用6.85美元(2%)

  稅單顯示,近63%的個人財產稅,用在了當地教育事業上,即為當地中小學校所有。另外還有12%的稅收用在了當地特別教育事業,如成人職業教育等等。這兩項加起來,占到了個人財產稅的四分之三。

  轉給我這份稅單的,也是位海外人士。他問我:在這個國家,你同樣也是位納稅人,你們的口號是:依法誠信納稅,共建和諧社會。我問你,你這位守法的、誠信的、和諧的納稅人,你交的稅用在什么地方,你知道嗎?又有多大比例,投入到教育上?

  ……我無語。

  他說:其實,大家只是,想活得明白點。

  (6)

  在古賀身上,我們看到個聽說過,沒見過的東西:

  民族自豪感!

  這種民族自豪感,來源于內心深處的疚謙。

  ——環境,已經完全為你鋪設好了。公權力呈現在陽光下,因為那是你私權讓渡的一部分,必須加以監督!官員不敢拿你的稅錢去吃、去喝、去賭、去嫖、去養情婦,去和多名女性發生并保持性關系。官員的財產是必須公示的,否則他們就會把手中的權力,兌換成貨幣。不會有官員智商低到叫囂讓老百姓公示財產的怪事,更不會有官員神經到,利用體制的不透明獲得足夠收入之后,還要對窮人搞階級斗爭。不會有人惡意毒化社會規則,即使有,也不會有市場。更不可能借官媒之勢讓這種神經言論招搖過市。

  ——絕對完美的社會不存在。但,最基本的規范,應該是對公權力濫用的避免、與對官員的智商準入門檻設置。相反的是,一個官員自由度過大,雷人言論不斷突破底線的社會,必然是百姓的自由空間遭到異常力量的擠壓,對公務行政體系失去了起碼的監督權,已沒有力量制約官員的神經行為與雷人言論。這樣的社會,釋放出來的不是創造潛能,而是因長久不公而積淤的怨毒!

  古賀先生說,他對他的國家非常滿意!就是因為他處在前一種情況之下,公務行政體系的不規范行為,對他造成困擾極有限。他需要的只是通過自己的人生努力,證明自己。他完成了這個挑戰,因此感受到極大的自豪。

  國家給了他公正的發展環境,他還給了國家不菲的人生成就。這是他自豪的理由,而這種自豪,是真切的、發自內心。

  如果缺少了這些,那就只能把自己慘遭壓制極盡渺小的人格,與通過不公正社會剽掠而形成的龐大權力資本掛靠起來,以空洞的口號、抽象而毫無意義的名詞,構筑一種虛幻的自豪感。而這種虛幻的自豪感,最是經不起現實生活困境的映照,膨脹起來固然是嚇人,一摸空癟的腰包,就立即破碎了。

  當一個社會里,制度性的貧困盡極可能降低,因此窮人不會失去自尊,而只會獲得更多關愛與保護。阻礙個人奮斗的權力藩籬被拆除,獲得財富的手段,是通過勞動創造而非權力壟斷,因此有錢人能夠獲得足夠的安全感。此外還有,學術界盡管不是凈土,但至少不會有文化官僚神經囈語,散布撕裂社會的原始斗爭觀念與仇恨毒素。等到了這個時候,不需要任何人刻意提醒,民族自豪感與尊嚴感,自然就會在每個公民的心中產生,并牢牢扎根。



綜合 2022-01-09 19:03:28

[新一篇] 【文心雕婁】有一種不成功,叫做父母太希望孩子成功

[舊一篇] 震撼:蔣介石近80年前的講話 網友驚呼預言成真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