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184年十一月

>>>  春秋茶館 - 古典韻味,時事評論,每天清新的思考  >>>

正史未必可信,野史未必有假,讓你見識一下不一樣的三國

公元184年十一月,涼州羌胡叛亂,以“先零羌”部落為首,立北宮伯玉、李文侯為將軍發動叛亂。反觀漢朝這邊的涼州刺史左昌侵占軍費,其將軍蓋勛發現并勸阻,左昌不聽,反而將其調離身邊,遣往前線阿陽縣阻擋叛軍進攻,并命其死守,想以此致蓋勛于死地,蓋勛不得不率軍駐守阿陽縣面對叛軍主力鋒芒。由于蓋勛指揮得當,所率士卒奮勇拼殺,使得阿陽縣固若金湯,叛軍見阿陽縣無法攻破,便轉而攻打金城郡,涼州刺史左昌拒絕發兵援救,導致當時在西北頗有名望的涼州督軍從事邊允和涼州從事韓約雙雙被俘,并被作為人質,不予放還。金城郡太守陳懿為了援救邊允和韓約,孤身前往叛軍大營與叛軍談判,結果反被叛軍所殺,陳懿一死,金城郡無主,被叛軍攻占。叛軍脅迫身為人質的朝廷官員邊允、韓約歸順,二人眼看獲救無望,被逼從之。不久,由于邊允和韓約在涼州聲望極高,為籠絡人心,羌胡族叛軍共推邊允為首領。

朝廷緊急征召由羌族人和小月氏人組成的“湟中義從胡軍”準備反攻叛軍,出乎意料的是這支精銳部隊在金城郡令居縣附近兵變,反抗壓迫自己的漢朝長官,并加入到了叛軍之中,轉而攻擊漢軍,不久殺了漢朝的護羌校尉泠征,導致事態升級。而邊允率領叛軍士氣高漲,乘勝追擊,進入漢陽郡包圍了涼州刺史所在地冀縣,身處冀縣的涼州刺史左昌向鎮守阿陽縣的蓋勛請求援軍,蓋勛不計前嫌率援軍抵達,并于城樓之上斥責邊允等人背叛朝廷。邊允、韓約都說:“左昌侵貪軍費,不得人心,當初他若聽你的話及時派兵援救金城郡,或許我們還能有救,如今我倆罪孽深重,已經沒有回頭路了,不可能再投降了。”說到傷心之處,邊允、韓約在陣前抱頭痛哭,雙方將士都為之動容,于是邊允等人主動撤兵,解除了對冀縣的包圍。左昌貪污事發,被朝廷免職,朝廷派宋梟接任,宋梟繼任不久,由于平叛不利,也遭到朝廷免職,接著,朝廷以楊雍接任涼州刺史。不久,新調任的護羌校尉夏育被另一支“句就種”部落的羌族叛軍包圍在右扶風畜官縣,楊雍派戰功卓著的蓋勛前往救援,結果這次好運不再,蓋勛大敗,所率軍隊全軍覆滅,夏育逃走,蓋勛被俘,“句就種”部落首領滇吾早就聽聞蓋勛的英名,不忍加害,派人將其送回漢陽郡。不久,楊雍表奏蓋勛為漢陽郡太守。

公元185年,漢京城洛陽發生火災,南宮被焚毀,漢靈帝增加田稅以修復宮殿,百姓不堪重負,一時間農民起義蜂起,西及益州,南至交趾,中原大地叛亂叢生,餓殍遍野。

二月 ,靈帝增田稅建畢圭、靈昆苑。張牛角、褚飛燕等起義,號“黑山”。號稱百萬之眾攻河北。

三月,涼州叛軍已達數萬人,并進軍漢朝故都長安,此時的叛軍士氣高漲,聲勢浩大,其首領邊允正式改名為邊章,而韓約也改名為韓遂。朝廷派遣征討黃巾軍的名將皇甫嵩為左車騎將軍,防御長安。

七月,皇甫嵩因宦官誹謗,上任四個月后于七月被免職。

同年,司徒崔烈建議放棄涼州。遭到議郎傅燮的強烈反對,傅燮發表了一篇激動人心的演說,譴責崔烈,并強調涼州地處前線的重要性,燮厲言曰:“斬司徒,天下乃安。”尚書郎楊贊奏燮廷辱大臣。帝以問燮。燮對曰:“烈為宰相,不念為國思所以弭之之策,乃欲割棄一方萬里之土,臣竊惑之。若使左衽之虜得居此地,士勁甲堅,因以為亂,此天下之至慮,社稷之深憂也。若烈不知之,是極蔽也;知而故言,是不忠也。”帝從燮議。由是朝廷重其方略,每公卿有缺,為眾議所歸。

八月,司空張溫被任命為車騎將軍以代皇甫嵩。蕩寇將軍周慎和新任的破虜將軍董卓被派遣到張溫的軍隊里效力,張溫所部十萬余人行至美陽縣扎營,與邊章、韓遂所率的叛軍相持于美陽。

十一月,一顆流星劃過天際,叛軍見之,以為對己不利,軍心動搖。張溫部將董卓抓住戰機趁機突襲,擊潰叛軍,迫使邊章、韓遂向西退入金城郡榆中縣。此戰得勝后,張溫兵分兩路追擊叛軍,董卓建議集中兵力攻打叛軍,被張溫拒絕,于是周慎率三萬人馬攻榆中,董卓率三萬人馬追擊叛軍精銳湟中義從胡軍。但周慎不顧部將孫堅的切斷敵軍糧道的建議,結果自己的糧道反遭敵軍切斷,只得倉皇撤退,而董卓在望垣縣被羌族精銳包圍,糧食耗盡,董卓想撤軍,但恐羌族人追擊,于是便在河上駐堤壩,佯作捕魚撈蝦狀,大軍卻秘密渡河,得以全身而退。羌族人察覺后隨后追擊,因被堤壩攔截,河水太深,而無法渡河。此次進攻,諸將中只有董卓全軍而還,凸顯了其軍事才能。雖然美陽之戰阻止了叛軍向漢朝的心臟地帶進軍,但也因漢軍的進攻失敗,導致叛軍仍有實力在黃河上游活動,渭河上游河谷成為雙方爭奪的焦點地區。

公元186年,靈帝修建西園。里面放置著從南國進獻的奇珍異草,恍如仙境。靈帝和宮女們脫光了衣服,嬉戲追逐。并給這處花園賜名為“裸游館”。

同年,涼州刺史楊雍也被以平叛不力為由免職,朝廷任命耿鄙為涼州刺史,耿鄙上任后雄心勃勃,開始征調涼州六郡兵馬討伐叛軍,此時扶風郡茂陵人馬騰應征入伍,被任命為軍從事,后因戰功,被升任為軍司馬。涼州將領蓋勛看到新任刺史耿鄙好大喜功,任人唯親,疏遠自己,卻信任名聲不佳的治中從事程球,而程球自私貪婪,涼州的士人們都討厭他。心高氣傲的蓋勛認為耿鄙不足為謀,必敗,便棄官回家,由范津暫代漢陽郡太守一職。

同年,議郎傅燮得罪宦官趙忠,被外調出京,正式接任漢陽郡太守一職。

同年冬季,叛軍首領邊章病亡。

公元187年,韓遂殺北宮伯玉與李文侯,獨自掌控叛軍,擁兵十余萬,進攻隴西郡,涼州刺史耿鄙看到叛軍內訌,認為可以從中獲利,試圖在各地援軍沒有抵達的情況下在涼州重建漢朝統治,討伐盤踞在金城郡的涼州叛軍。新任漢陽郡太守傅燮知道耿鄙不得人心,出戰必敗,于是竭力勸阻,向耿鄙進諫:“使君您才到涼州不久,百姓還沒有得到訓練。孔子曰‘帶著沒有訓練的百姓去作戰,是糟蹋人的生命。’如今您率領這些沒有訓練的人去翻越大隴山的險阻,這是百分之百的危險,而叛軍聽說我軍將至,必定萬眾一心,這些邊塞的士兵一貫勇猛,勢不可擋,而我們的軍隊都是新兵,將領和士兵都沒融合,對你也不信任,萬一發生內訌,后悔都來不及了。不如我們罷兵休整,培養軍紀,賞罰分明。叛軍見我們不抵抗,一定以為是我們膽怯,叛軍多而龐雜,其將帥各為其主,必然會又為了爭權奪利而再次發生內訌,此時我們再率領已經訓練有素的軍隊去討伐離心離德的叛軍,這樣建立功業是輕而易舉的事。如今您不做萬全的準備而選擇危險的路,我個人認為使君您的決策是不對的。”耿鄙不從,仍自行其是。不久耿鄙率軍抵達隴西郡狄道,軍中果然發生內訌,其別駕從事和隴西郡太守李相如反叛,率軍先殺治中從事程球,再殺耿鄙,軍隊嘩然而散。隨軍的漢陽郡人王國眼看大勢已去,率領著軍司馬馬騰等人以及本部人馬反叛,投奔韓遂叛軍。王國自稱“合眾將軍”,韓遂和馬騰擁戴其為叛軍首領,率軍圍攻漢陽郡冀縣。 漢陽郡太守傅燮拼死固守,叛軍勸其投降,傅燮之子傅干,十三歲,也在官舍之中。傅干知道父親性格剛烈,仰慕古人高風亮節,恐怕不會接納叛軍的建議,于是勸說父親:“皇帝昏庸,宦官當道,父親都不能被朝廷所容。如今涼州已經被叛軍所控制,我們無法抵擋,不如接納叛軍的建議,暫時先返鄉后,再征募勇士,等有道的人出世,我們再來考慮拯救天下。”話還未說完,傅燮嘆氣道:“別成(傅干小名),你可知我今天必須死在這里嗎?正所謂‘圣達節,次守節’,商紂這樣殘暴的君王,都有伯夷為他絕食而死,孔子都稱贊伯夷是賢人。如今朝廷還沒有商紂王那樣殘暴,我的品德能超過伯夷?亂世不能培養出浩然正氣的人,我拿著朝廷的俸祿又怎么不替朝廷分憂?我既然已經到了這里,就一定要死在這里。你有聰明智慧,請努力加油。郡府的主薄楊會,將替我照看你,他就是我的程嬰(春秋典故)。”說到這里,傅干哽咽不能再說,旁邊的人都流淚哭泣。叛軍首領王國派前任酒泉郡太守黃衍進城勸降,傅燮手按住寶劍斥責黃衍:“虧你還曾是朝廷命官,反而為逆賊做說客!” 黃衍退出后,傅燮率僅有的士兵出城迎戰十倍與己之敵,終于戰死沙場。傅燮的死訊傳到國都洛陽,漢靈帝劉宏十分哀痛憐惜,下詔追封傅燮謚號為“壯節侯”。自此,東漢政府基本上喪失了對涼州的控制權。

同年,朝廷拜張溫為太尉,并讓其平定涼州叛亂,張溫成為朝廷第一位不在朝中為官的三公。張溫征召烏桓族精銳突騎兵3000隨自己前往涼州平叛,中山國相張純自薦為將要統領這三千精銳突騎,遭到張溫拒絕,反而以涿縣縣令公孫瓚為將,張純遂與泰山郡太守張舉,烏桓族首領丘力居反叛,殺護烏桓校尉箕稠、右北平郡守劉政、遼東郡守陽終等人。

公元188年,漢靈帝詔令征發南匈奴出兵平定張純的叛亂,南匈奴“羌渠單于”派遣其子左賢王于夫羅率兵前往平叛,但匈奴國人擔心朝廷會不斷征兵,征發軍隊的事永遠不會停止,于是南匈奴發生了十萬人的反叛,他們殺了“羌渠單于”,其子于夫羅繼任為“持至尸逐侯單于”,事后匈奴國人擔心其子于夫羅會報復,于是他們另立“須卜骨都侯”為新單于,于夫羅回不了南匈奴,只好留在河東郡一帶。至此,匈奴與漢朝決裂,不再有臣屬關系,王朝可謂內憂外患。

五月, 冀州刺史王芬欲廢靈帝,立合肥侯,邀請平原名士陶丘洪、華歆、曹操、南陽許攸、沛國周旌等共議廢立之事,

曹操聞之回信拒絕王芬:“這廢立皇帝的事,是天下間最不祥的。古代人有權衡成敗、計較輕重然后施行的,只有伊尹和霍光。伊尹是心懷至忠的誠意,又據有宰相的權勢,位列百官之上,所以廢立皇帝,才會計劃得成,完成廢立。等到了霍光,他先受到了先帝托國的重任,又憑借皇室宗親的地位,而且內有太后秉政的權重,外有群臣同心的大勢,加上昌邑王即位沒多久,沒有貴重寵幸的人,朝中也缺少同心的官員,他的話只能通過侍從表達,所以霍光計策施行便宜迅速,事情完成就像摧枯拉朽。現在各位只見到古人成功的容易,沒有看清當前的困難。各位好好想想,你們結眾連黨,與七王之亂有什么差別?合肥侯的地位,比起吳王劉濞、楚王劉戊怎么樣?而且你們現在做的乃是非常之事,希望按照意愿成就大事,不是很危險嗎!”

當時陶丘洪接到消息正想赴行,華歆制止他說:“這廢立皇帝的大事,伊尹、霍光都感到棘手困難。王芬性格疏忽而且不擅統軍,這件事一定不會成功,而且還將牽連家族妻兒,你千萬不要去啊!”于是陶丘洪聽從華歆的話停止前往。

靈帝剛好想去北方巡視河間舊宅,王芬等密謀作難,上書言黑山賊攻劫郡縣,征求起兵。沒多久北方出現赤氣,東西竟天,太史上言“當有陰謀,不宜北行”。帝乃止。于是下敕命令王芬罷兵,不久又征召他入京。王芬非常恐懼,于是自殺身亡。南陽許攸逃亡。

九月,南單于于扶羅反叛,并與白波軍、黃巾軍合攻河東郡。

同年,朝廷派遣中郎將孟益率領騎都尉公孫瓚討伐張純等叛軍,公孫瓚與張純戰于石門,初期,公孫瓚大勝,但公孫瓚過于深入敵境,后援無以為繼,反為烏桓族首領丘力居等圍困于遼西管子城二百余日,公孫瓚糧盡,士兵潰散,此時丘力居也已糧盡疲乏,逐主動撤圍,遠走柳城。朝廷詔拜公孫瓚為降虜校尉,封都亭侯,兼領屬國長史。

公元189年二月,涼州叛軍王國已攻到陳倉,危及長安和洛陽。靈帝急拜戰功顯赫的董卓為前將軍,與左將軍皇甫嵩共解陳倉之圍,兩軍相遇,董卓、皇甫嵩等奮勇廝殺,王國叛軍大敗, 陳倉之敗后,王國被韓遂、馬騰廢黜,原信都令閻忠被推為涼州叛軍的新頭領。但閻忠不久去世,叛軍開始內斗并最終分成三個集團:金城郡的韓遂集團,渭谷的馬騰集團,枹罕的宋建集團。因為叛軍的權力從起事的少數民族轉移到本土漢人叛軍手中,羌人和月氏人漸漸不再支持叛亂,此后也不在此亂中起作用。涼州三大叛首各自成為軍閥并采取不同措施以適應新的地緣政治背景。宋建遠離中原紛爭,自稱“河首平漢王”,割據枹罕和河關地區自立三十年之久。后為羌族和氐族所滅。


綜合 2022-01-09 11:21:09

[新一篇] 共和時代與強大的帝國

[舊一篇] 八陣既成,自今行師,庶不覆敗矣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